x

關於七龍珠再現,與童年二三事


抱歉如果我因興奮而顯得碎嘴,全因新的七龍珠電影《七龍珠Z:復活的F》激起太多孩提時的悸動了。


若用上一代的眼光觀之,我無疑是被漫畫和卡通荼毒長大的一輩,記得小時候放學總迫不及待地趕回家,打看三台,五點前務求坐定,一直到六點半為止。在那個尚未提供副語選擇的年代,少少幾位臺灣配音員,用著他們精湛的聲音演出,豐富了我的年少,偶爾也不免驚訝於為何孫悟飯的聲音與隔壁葉大雄如此相近(註1

至於漫畫,當年全是靠哥哥挾帶進家門,不用自己尋找貨源當然輕鬆,只是多半斷簡殘編,缺前補後,既是娛樂,倒也不那麼在意。於是我從自垃圾場回收來的少年快報裡見證孫悟空與基紐特戰隊的對決,第一本《幽遊白書》誰都不認得就直衝仙水篇,更在不知《金田一》是推理漫畫情形下,讓紅鬍子弄得我連做好幾晚惡夢。

▲早期的七龍珠其實是帶有中國神怪風格的冒險漫畫

七龍珠自1986年起,開始了為期十年的長篇連載,即使作者鳥山明本人曾言明並不喜歡中後期以武打為主的故事情節,但他筆下的武道大會、離體飛行的氣功、以及爆炸性變身的超級賽亞人,確實影響了無數漫畫界的後進,以及成長於90一代的少男女。

誰不曾拳眼朝外,平舉腰間,口裡低吟運氣的聲音?或是對討厭的人掌心朝外,五指齊張,給他一發想像的痛擊?那是童年最私我而幻夢的畫面了。

2009年東映動畫重製了《七龍珠改》,大幅刪減舊版撐時間的畫面(納美克星爆炸再也沒有三集的長度可以逃跑),而2013年的電影《七龍珠Z:神與神》,也為睽違十七年的新故事揭開序幕,在日本大賣30億,甫於月初上映的《七龍珠Z:復活的F》,更有懷念的舊角色回歸,並推出了3D,以及據稱是日本國內首部的IMAX。暑假電視動畫也將再開新連載,名為《七龍珠超》,故事將承接打倒魔人普烏後;但當年由東映動畫製作,鳥山明僅提出意見修改的《七龍珠GT》,則被排除於歷史之外。

▲日本上映首週,有許多愛好者cosplay來觀影,形成一幅奇景

抱歉如果我因興奮而顯得碎嘴。

前幾天走在路上,和朋友L聊起網球王子,本來就擅長零星記憶的我開始一一盤點角色,結果在主角隸屬的青學立馬栽一跟頭:副隊長,短髮,不是菊丸,而是和菊丸配雙打的……就這麼在答案周圍打轉,卻難以切中要害,渾身癢。

後來是L脫口說出:阿,大石。

是了,大石秀一郎(名字就是事後google來的)。關於動漫角色的記憶,將會一直以獨特的形式不時浮現於我們日常的對話,做為暗號,用來確認對方的年代,成長背景,是不是跟自己同一國。甚至更久遠的,那些關於賽璐珞上(註2)上色的鄉愁,關於拾起躲避球嘗試尋找火燄圖紋,坐在副駕駛座上試著吶喊「打開推進器」,你考驗自己與同儕的記性,同時也試著記起那個坐在電視機前的身影。

童年其實未曾遠離,一道去戲院拾回過往吧,然後向這世界發上幾記龜派氣功。


註1:七龍珠Z在衛視中文台的配音員僅有六位,少年時期的孫悟飯配音員為楊凱凱女士,與哆啦A夢裡的大雄為同一人。

註2:賽璐珞(Celluloid Nitrate),為一合成樹脂,在電腦製作普及以前,動畫多半以手繪在賽璐珞上進行拍攝,因易燃與毒性,現已不再使用。 

圖片出處 / Girl's Channel , twitter , 宅宅新聞 , スズミチのiijan!

tag / 七龍珠 鳥山明 漫畫 動畫 電影


因奉 大學畢業已好幾卻仍眷戀青春 崇拜比自己更喜歡音樂的人 正努力往半工半廝混的混搭生活前進。

have2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Infong Che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九州大分〕以自由為名,放映著音樂、畫作、特產的電影院 — LIBERTÉ
Photo / teikoukei;text / zizi  一樓的立牌張貼著現正放映的電影海報,走上樓的扶梯旁也讓經典的電影海報佈滿,正當打算要買票看場電影時,一進門的空間卻像是迷你雜貨屋,販售著咖啡飲品、雜誌繪本、當地特產、音樂唱碟等,甚至還有個小型藝廊。在電影放映前,不只是空等著倒數進入電影劇情,LIBERTÉ — 整個日田市僅存的非典型電影院,存在許多新奇的事物等你來觀賞體驗。 坐落在有著巨型保齡球裝置的日田アストロボ—ル(保齡球館)二樓。電影及保齡球,兩項皆經歷過鼎盛而逐漸沒落的產業,一起在這裡發出了時間沾染塵埃的光芒。九州旅行第二回,have A nice 要特別介紹位在大分縣日田市的LIBERTÉ — 這間放映了許多有趣事物的空間,以電影院為名,實則經營著城市的文化與情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