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銀座蔦屋書店 藝術匯集新名所

文/ 費雯麗

如果說書本像一艘船,帶領讀者探索著廣袤的海洋,那麼書店,是否就像一座宇宙,充滿著無數的星系,讓人窮盡一生也無法觸及它的盡頭呢?好在,這份無法窮盡不但不令人沮喪,而是有更多的踏實與安心,隨意開啟,都會有新世界般的驚奇。4/20 於銀座大型商場GINZA SIX六樓甫開幕的「銀座蔦屋書店」,它所提供的宇宙,充滿著藝術的氣息,以及和式旖旎/凜冽兩種截然不同卻巧妙揉和的風情。

世界最美的書店,如何延續至每間分店?

蔦屋書店似乎已經成為日本書店的代名詞,尤其代官山的蔦屋書店,甚至被譽為世界最美的書店之一,這項殊榮帶來了高知名度與滿滿的觀光人潮,但作為一家連鎖書店,如何把這份美感與殊榮延續到其他地方的分店,就成為一大課題,人們期待著蔦屋書店必然的美麗與驚奇,然而「複製」並非長久之計,強調與在地連結,做出自己的特色與個性,才能讓每座蔦屋書店獨立成長,銀座蔦屋書店有著座落於 Ginza Six 的超優勢地利之便,人潮無須擔心,但如何讓人駐足與留下印象,他們將自己定位於匯聚世界「藝術」養分的匯流地。
以藝術題材為主的6萬冊書籍,涵括100名藝術家的研究資料與著作,古今和洋橫跨範圍盡力展延,再以時間為縱深,有簡單就能入手的書籍,也有高價稀有的珍貴巨型書,呈現的方式,太多太多。

自由展現書中的世界

其中,以東京為舞台的漫畫作品之今昔比照,同時在專櫃上也展出了漫畫家的原畫;那些被視為是「18禁」的春畫,做為日本繪畫藝術的一環,自在而坦然地放置在開放的架上,對於光是瞥見封面就不自覺害羞的自己而言,反倒像是不夠大器了;在以日本傳統文化書籍為主的角落,則是直接展示了日本刀,即使放置於玻璃櫃中,也難以隔絕刀鋒的凜冽之氣。

每個櫃架、書檯、方格,搭配著「實物」都呈現出自己的一番天地。這些保留了一定比例的展示空間,彷彿是借用了美術館、博物館中展示呈現的方式。如果美術館博物館會在建築中設製圖書室,以補足那些未能鉅細彌遺解說的背景資料、歷史緣由與延伸閱讀,那為何不能反過來呈現呢?銀座蔦屋書店大量的展示,讓人們將文字、實體、與自己的想像得以做出更相近的結合。

安頓那些無法被歸類的分類法

逛書店時,另一個有趣的觀察點,是歸類的索引選詞。歷史、地理、宗教、哲學、心理、美術、攝影、本土文學、外國文學,這些歸類法當然很易懂,但那些「無法被歸類」的非典型,以及更多心情思維上的需求,喜怒哀樂的感覺,這些主觀的意識是否也可以被直白地標籤出來呢?
書店本身也許要保持一定的客觀與冷靜,但若是添加了一些意識,反而更有互動感,更能感受書店想說的話,所以不只是單純地標示出「歷史」、「愛情」、「生活心靈」,「東京——過去」、「相遇/別離」、「希望/絕望」,令人更能精準地抓住其精髓。
這種分類的概念,其實可以追溯源頭,從蔦屋書店同事業體中的老前輩——影音出租店「TSUTAYA」說起。
位在澀谷車站八公口十字路口的 TSUTAYA,就和其他影音出租店一樣,以導演、演員、製作公司、原著為標準陳列,又或著,會細膩地再細分,比如以戰爭電影為例,便會以「古代」、「二次戰前」、「第二次世界大戰」、「戰後・反戰」等來區別。微觀思考是能讓觀眾更迅速地抓住自己的需求,宏觀來看,則是方便觀眾系統性地、按部就班地綿密吸收。

書冊佇立成一展間

當然,不容忽視的還有矗立在書店中間的「T-GALLERIA」展覽空間。
彷彿兩本超巨大的書,展開豎立放在地板上,形成了兩個「ㄑ」拼湊成的四方型開放展間,外頭是攝影師蜷川實花的櫻花寫真,內部則是杉本博司的「發電機」系列作品。配合著挑高6公尺的天井,讓自然光灑落,空間運用賦予彈性與想像。

古今和洋、極端高雅與下町風俗的融合,銀座蔦屋書店包羅萬象,卻又緊扣著「藝術」的主題與定位,值得旅人到此汲取體驗。


銀座 蔦屋書店
地址|東京都中央区銀座6-10-1 GINZA SIX 6F
時間|9:00~23:30

圖片出處 / 費雯麗 自行拍攝

tag / 日本 書店 城市書店 蔦屋書店 銀座 旅行 費雯麗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311地震後獻給當地人的每日畫作,專訪中西直子:我就是朝認真過頭的笨蛋而努力!
interview,photo / 劉秝緁;interpreting / Dayday 在富錦街上的beher近期以食物研究圖書館之姿重新開幕,現正展出以トラネコボンボン(虎斑貓Bon Bon)聞名的中西直子原作畫展〈記憶のモンプチ〉,展示了中西小姐自日本311東北大地震後的每日一畫。開始這個計劃,起源於中西小姐想著能為當地人做些什麼呢?朋友告訴她,金援和物資都已經足夠,但人們心中空虛的那塊,可能過了很久都還沒辦法復原……遂請中西小姐每天都畫一幅畫作為禮物吧! 中西小姐說,一開始只是為了遵守和朋友的約定,沒想到,這樣畫下來就成了一種風格。2013年開始,〈記憶のモンプチ〉在日本各地巡迴展覽,在2017年的現在第一次把作品帶到了台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