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載浮於平靜裡

前陣子有幸與禎佑、爾祺合作,剛好兩位都有在創作,想趁這樣的機會跟他們聊聊在創作之中的內心世界,想看看我們之間的有何異同。
請先稍微介紹一下各自的作品吧!

禎佑:此作品系列叫「原生慾」,分成兩個情緒主軸,先說而這個名詞來自於心理治療上的醫名「原生變性慾」,心靈狀態是女性,而身體是男性的一種情況。
而此系列就是在敘述作品中的人物面對外在壓力努力尋找真實的自己,藉由她成功找到自己的故事來與我做一個旁觀者描述的關係。
水的部分,則是藉由江本勝博士的「水知道」書中的實驗而啟發,實驗說明兩杯水,在相同的種種條件下,對兩杯水分別說不同的話,分別好話語壞話,而結晶因此有所不同,證實了水會吸收外在訊息這項研究。
最後畫作上水的每一個動態都配合著她的動作而有所相互關係,此件作品叫迷戀,一種自我擁抱尋覓自己的一種心靈狀態,水動態則較為隨性,其實這也是此系列末端的作品了,創作過程中常想,藝術是一種生命反照,而她並不是我的自畫像,但怎麼能呈現或是代表我?是過程中學習了去了解自己,畫水也是一種我自己對畫面人物故事的情感更是對自己鑽牛角尖性格的療癒抒發,並讓這一切去給你們感受情緒,自然跨性別的議題或許不再是個焦點,性別方面會成為焦點的人其實就已經歧視了他們 選擇的權利,而作品想呈現的和我一直在追求藝術渲染力以及震撼力,利用此視覺感受便忘記那一切,剩下就是畫面直接的感受,總言之只希望能讓周遭的更多人自發性地去看看這塊領域 完成自己在意的生活! 
爾祺:我的創作是以插畫為主。目前的插畫是圍繞著我在台北的生活為主題,描繪在生活中各式各樣會觸動到我的人事物,多半是感到喜悅、感到快樂或覺得有點好笑的瞬間。


平時都是怎麼尋找靈感的?

禎佑:先真正的了解自己是怎麼樣的一個人吧,我是一個對許許多多事物都有很多情緒的人,也相對於其他人我對自己是很嚴肅較保守的,所以我會常看一些所有有視覺刺激的作品,不管任何形式,服裝、古典、攝影、插畫、科學、生物、心理學,但大多都是看看圖片哈哈!
最後在每天固定的時間,對自己做一個心靈儀式,去好好的轉換,時好時壞,但終究所思考的會有出口,我想這應該就是靈感了!
爾祺:靈感這種東西真的不是說來就來的,靈感總是在我觀察並嘗試了很多東西之後才會突然出現。我尋找靈感的方式大概是讓自己放鬆吧,去做一些輕鬆的事,慢慢去發現自己,有的時候真的會突然想到什麼。看書也是我尋找靈感的方式,閱讀可以讓人更清楚自己的想法,當自己感到有些迷茫的時候,閱讀常常會是一個尋找靈感和答案的出口。

平常工作有無特別習慣?

禎佑:如果是繪畫類型的話,我會藉由擠油畫顏料的時間來好好的沈澱自己的情緒,因為畫寫實這件事,其實要把許許多多的情緒給抽離,才能把最真實的她給呈現出來,所以才藉由水來做一種對他的情緒抒發吧。
音樂部分也是一個點,繪畫人體時我較常不聽音樂,因為它渲染力很強,我很容易受影響。
爾祺:我工作的時候喜歡穿著輕鬆的裝扮,會聽音樂,有時候會喜歡播放一些演講或談話性節目,會對自己有提神和紓壓的作用。


覺得自己有固定的風格嗎?

禎佑:風格,目前我還是在嘗試中,因為我創作連一個十年都還不到,所以風格這件事不能用一個系列一個短時間拉去衡量固定。
另外我想說「只有不屬於時間的事物,才能在時間裡永不消失」,也許我們處在這種混亂變化的年代中,越是應該允許自己去緩慢地相對平靜地去建構一些東西,這些東西它最終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越來越具有它的價值,而這個價值的其中一部分就是風格。
爾祺:我不太想自己先去定義自己風格,單純希望我能貼近自己的心去創作。在創作的時候我會有常用的色系和習慣的畫法,慢慢積累後我想我的風格應該會更明顯地呈現出來。

往後在繼續的這條路上,有什麼特別給自己訂的目標嗎?

禎佑:有,都還再持續計畫中,有短期和長期的,大多關於新作及展覽,當然最重要的是能在2019年為自己辦一個對的起自己的個展囉哈哈。
爾祺:希望自己可以繼續創作下去!希望自己作為一個創作者可以不斷地保持熱情和好奇,作品可以融入大家的生活。
創作時多少都會有些情緒上的起伏,會習慣壓抑著、保持平穩還是順著情緒的感覺走呢?

禎佑:因爲我的作品都是需要長時間的過程才能完成,所以大多都是保持平穩較多。

爾祺:當遇到情緒起伏的時候我其實不太想會壓抑自己,我一定會找個出口來排解壓力,去讓情緒平復。我會選擇跟家人或朋友聊聊,去做一些放鬆的事情,例如去散步,讓自己頭腦放鬆。

對你們來說,最平靜的那一瞬間多半是在何時?又是如何看待這件事的?

禎佑:雖然這樣說很矯情,就是在畫畫過程中畫到忘我的狀態,通常會不知道自己在幹麻但就畫的比平常好很多。
我大學上篆刻課時,老師就有說到這樣的情況,他說是一種當下身心靈已經完全而融合,我想創作的人多多少少應該能夠體會,因為這實在太難去形容了。而這是我很喜歡的,所以會更專注的在我的工作上!
爾祺:多半是在情緒完全融入在創作中的時刻,當把自己投入在畫面裡的時候。最平靜的時刻需要我保持一個很穩定的精神狀態,我會很享受那樣的瞬間
創作時多半耗時,在這段期間除了利用手邊素材拼湊出成品外,也是和素材們與自己對話的時刻,慢慢地磨出最平衡、完美的結果。
在這次合作之後,也期待禎佑、爾祺在往後的作品。

圖片出處 /

tag /


have36nice give8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歐古力'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3張圖表,讓你今晚找到最適合和朋友共享的葡萄酒
品味葡萄酒 品酒需要動用視覺、嗅覺,然後才是味覺。別忘了觸覺也參與其中,包括感受葡萄酒的溫度、酒精的灼熱、單寧的粗糙或是柔順,以及氣泡酒所釋放的氣泡。對愛好者來說,就連聽覺也可以是一種享受,例如打開軟木塞時「啵」的一聲,或是氣泡酒持續發出的「嘶嘶」聲。 葡萄酒的色澤 色澤指的是葡萄酒的顏色、明暗和清澈程度,這些細節提供了若干線索,告訴你這款酒的年紀與基本概況。色澤不僅取決於葡萄品種,例如希哈的紅酒顏色較鮮明、加美的酒顏色較淺,與葡萄酒的老化或陳年也有關係,例如年輕紅酒的反射光澤是紫羅蘭色、老化的紅酒則是磚瓦色,年輕白酒的反射光澤偏綠,並且顏色會隨著陳年而加深。有時葡萄酒會在杯壁上留下「酒淚」(或稱「酒腳」),顯示酒中的甘油和糖分含量較高;甘油是一種帶有黏性、甜味的化合物,賦予了葡萄酒「油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