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落葉中的Wabi-Sabi—通往Wabi-Sabi的美感世界

提到Wabi-Sabi, 
一般人總會想到自然界蕭瑟衰頹的景象。
事物由盛而衰的萬千不完美的樣貌引人注目,
但不完美卻能引起人們內心的共鳴。
而這正是Wabi茶道師傅希求的理想境界。

通往wabi-sabi典範。一九九二年,我試著掌握與描述最吸引我的美的特質。當時,我大部分時間都待在日本。談到「美」,我指的是表面上源自於事物的興奮與愉快所結合起來的感受,這種感受使我們更能感覺自己活在世上,並且與這個世界產生連結。這種感受通常還伴隨著對真、善與愛/難以抗拒的感覺。

為什麼我對美感興趣?我父親最近才在一場離奇的車禍中喪生,因此我開始質疑生命的目的。我考慮了各種可能,最後發現體驗美的事物可能是人活著最好的理由。美是一種認識到高階形式時不由自主的反應。窺見我們心智深層的知覺結構甚至也可能是一種美。美是一種「覺悟」,它顯示出森羅萬象的背後有著更根本的東西。我想更深入地了解這個過程。

我發現最吸引我的美其實就在眼前,它只是隱藏在不起眼的景象之中。它與好的品味無關;也許正好相反。但談到美,只要是最敏感、最具審美眼光的人必定看得出來。 
我不確定該怎麼描述美。最後,我拿起相機,走出東京寓所前門,開始拍攝讓我感興趣的任何事物。我試著不做思索;我只帶著一雙眼睛,以及一根用來按下快門的手指。第二天,我重覆這種什麼也不想,邊走邊看邊拍的模式——之後每天都是如此,就這樣持續了兩個月。那時是秋天。不久,我拍攝了許多樹葉照片,這些葉子分別處於不同的分解階段。它們讓我想起一些菸屁股的相片,這些菸屁股八成是從曼哈頓的排水溝裡撿來的,並且受到厄文‧潘恩(Irving Penn)的仔細觀察。那是迷人的景象,但那有什麼含義?背後存在著什麼觀念?根本的概念結構是什麼?這種景象如何用文字形容?

我靈機一動,翻開十年前我研究日本茶會時寫的日記。讀了幾頁之後,我想到一件事。我想起日本朋友用「wabi-sabi」這種簡略的口語來形容某種衰頹之美。我的朋友指的是「wabi〔與〕sabi」、「wabi〔或〕sabi」還是兩個詞合起來?有可能是兩者的結合吸引了我的注意。
過了一段時間,我看出wabi-sabi同樣適用物質與環境的性質、情感狀態、道德倫理的選擇乃至於精神態度上。然而,我在做了一些研究之後發現,wabi-sabi不是既有或正式的詞彙;也就是說,它從未用於書面或學術作品。此外,wabi-sabi也與茶會的物品與行為沒有直接關係。wabi與sabi確實源自日本中世紀,但意義含糊只是暫時做為口語使用的wabi-sabi則非如此。我發現,一個語義學上的建構物可以符合我追尋的審美感受意識模式—也就是美。

但,wabi-sabi到底是什麼?反覆思索之後,我認為wabi-sabi應該可以說是wabi茶(茶這個字可有可無)的概念繼承者。顯然,wabi-sabi源自於wabi茶,但wabi-sabi卻轉變成稍微不同的事物,它變得更具包容性,也更具庶民氣味。就像wabi茶曾經包含所有sabi的意義,現在,wabi-sabi也包含了所有wabi茶與其他事物的意義。我的任務焦點變得更清楚:我要去除這個概念的神祕色彩,將其轉變成可理解的形式,讓所有的人,無分國籍,都能將wabi-sabi融入自己的世界觀與美學語言中。在原本的語境之外使用wabi-sabi,很可能讓它的意義產生微妙的變化。有些意義可能喪失,但也可能因此獲得新的意義。
讓wabi-sabi變成一種概念。wabi-sabi是從wabi茶鼎盛時期形成的觀念匯聚而成的。然而,這些在日本受西方哲學與藝術理論影響前所產生的觀念,不符合我們今日要求的清晰與嚴謹,因而無法成為「有用的概念」。事實上,wabi茶是在避免明確概念化的心態下所產生的事物,而概念化正是現代美學論述的核心。從非常具體到極度抽象,要把包羅萬象的世界轉變成有用的概念,這顯然是極為艱鉅的任務。我大可附上充滿wabi-sabi意味的照片,然後在底下加幾行蘊含詩意的圖片說明。但我的目的不只是提供直覺、非文字所能形容的理解。我的重點是傳達wabi-sabi做為一個概念的完整意涵,它必須用文字來表現,才能成為清晰觀念的媒介。

我一方面對日本文化進行研究,另一方面也形成個人的理解,我努力融通兩者,試圖找出wabi-sabi最根本的美學內容。我將這些看法去蕪存菁,將其簡化成精練的文字與詞彙,使傳達出wabi-sabi的核心本質。


(行人文化實驗室 出版)
作者|李歐納.科仁(Leonard Koren)
譯者|黃煜文

圖片出處 / Leonard Koren/行人文化實驗室 提供

tag / wabi-sabi


通常我們是一間出版社,但更常我們在做一些實驗,例如,假裝我們也是作者。用打群架的方式,找到一個目標對象(議題/主題),再找來一群堅強的夥伴,我們不被時間牽著鼻子走,我們只在乎打一場有把握的勝戰。為議題和主題找到新的觀點、思考方式、甚至是讓它延續與存在的可能。現在,我們要來賣字、賣觀點,告訴大家有關行人的觀察。

have38nice give0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行人賣字委員會'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帽子男二人組片方眼鏡自作紙閉本祭
帽子男二人組片方眼鏡自作紙閉本祭 ???抱歉,就像是Google翻譯所開的玩笑。變調的辛普森家族,壞掉的illustrator笑臉,XX是KAWS,阿嬤是surepume,那些暗藏在日常內心的腹黑碎片。 極具玩興的惡童藝術家 Ken Kagami (加賀美健),以及脫力系藝術家 Masanao Hirayama (平山昌尚) 即將登陸台中 washida HOME。 一如往常隨性玩弄,在各式藝術書展充斥的世界,他們只想就地坐下把因手癢繪製的塗鴉作品與ZINE拿出來分享,一些會心一笑的橋段。沒有桌子沒關係,沒有主辦單位沒關係,沒有主題也無所謂,兩個帽子男,自閉的在washida B1空間聊天開玩笑,若你也見到他們,歡迎加入一同玩耍。 Event of no age limit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