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職人企劃 - Conehead錐頭, Beat Maker

曾昱昇 Conehead
1988-10-26, 高雄
Beat Maker

尖頭外星人
並存的復古與未來感
超現實的聲音彷彿置身于錯質的異度空間
電子顆粒的聲音中放射出嘻哈的另類疊拍
粗糙的聲響中呈現出lofi最原始的氛圍

Beat maker的嘻哈世界並未想像中的嘻哈,廣聽City pop, Funk, Jazz的Conehead,書生氣息的樣子也是一種嘻哈的表現。生活低調且樸實的他不算活躍,但生產之音樂總是讓人輕易抓住他的重點,大量的迴饗與律動,一種屬於Conehead的神秘元素。
1.第一次被Instrumental Hip Hop吸引的時間點

應該是2008年左右第一次聽到9th Wonder的Beat Tape,到隔年 2009年蛋堡出推出第一張專輯收斂水之前,在網路上就有他的作品,也是在2008左右開始接觸Jazz Hip Hop,回頭發現台灣也有人做到位的Jazz Hip Hop,再後來瞭解到原來蛋堡的beat都是自己做,間接地啟發我開始做beat的初衷,同時也搭上Nujabes影響世界的Mellow Hip Pop風潮,喜歡這種音樂帶給人自由想像的感覺,後續幾年漸漸轉而越聽越多不同的純音樂類型。 
2.最推崇的beat maker 

就目前風格來說影響最深的是Jay Dee/J Dilla,或者更準確地說,他是影響那些影響我的人的人,說起來有點繞口,就像是這個風格的祖師爺吧!他的鼓Swing的方式、鼓點、充滿突進感的短Bass line,還有後期切短Sample的方式,都很令人驚艷。另外其他同樣受Jay Dee風格影響,但又能走出各自路線的artist,,像是Wun Two的極簡loop風格,Ohbliv、Dibia$e、Knxwledge的人將swing概念延伸的off beat風格等。同時也受到一點Organic/ Field Recording/ Experiemental Hip Hop等風格影響,像是Teebs、Shlohmo等人堆疊處理各式聲音的方式,有著Hip Hop根的電子風格,我也特別喜歡
3.做音樂時讓你最感動的一件事 

我按下第一聲大鼓的時候,因為剛開始什麼都不懂,當那一刻我真的發出第一個聲音、屬於自己掌控時,對我來說是很感動的,因為懂得不多,那時就算一直按大鼓我也覺得很High,很開心。 
4.做beat時會特別注意的地方 

雖然國外已經很多Beat Maker會Sample東方文化的東西,但我覺得他們再怎樣dig都很難比我們dig自己的文化能來得深。雖然Hip Hop是一個外來文化,但我希望能盡量把它做成屬於這地方才有的東西,像是之前的一些Beat有Sample過客家歌謠、在地廣播電台上的歌曲等,這些是非在地人會比較難去模擬的。 
5.開始做beat有改變的生活習慣

跟以前聽歌的角度不一樣,因為當自己真的接觸後,對聲音會習慣聽得更細,例如我喜歡聽的beat有些結構並不複雜,但在簡單的結構中,每個聲音就越顯重要,對於聲音的拿捏也就需要一定的練習,例如聽到很屌的聲音,會好奇那個製作人是怎麼做出這個聲音的,想認真去研究。也因為做Beat踏入嘻哈/電子的圈子,認識很多同樣喜好同種音樂的朋友,這對我來說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其實改變我滿多的,生活更多色彩。就算沒有音樂,人生還是可以活,但太沒意思了。
6.做beat啟發到你什麼想法 

年輕不再、時光飛逝、把握時間。我原本的生活就是順順的,沒有一些大轉折,而也不會去思考過多,過得舒舒服服就好。但當我開始做音樂後,每一個階段都有不一樣的心境轉化,想要去突破很多的東西,並大量攝取音樂,間接地就體悟到時間的重要性,因為好像再不做你想做的,就來不及了。現在我只想要趕快去做想要做的東西,而且當我被越來多世界各地文化洗禮後,反而越能珍惜自己民族的文化。 
7.未來計劃的實行 

對自己的話,希望我做的東西風格能夠更明確,而且不止在台灣,在世界上講到什麼樣的風格或流派,我自己能夠是個獨一無二的樣子;或是聽到Conehead,可以直接聯想到這個名字所代表的音樂風格,這是我給自己的一個大方向和目標。
8.對國內Beat scene的看法 

其實不一定要大家都喜歡或是欣賞,但至少不要讓Beat這一塊這麼難以接觸,大家能夠願意去看這是什麼東西,雖然這是外來文化,過去彼此都還在模仿學習,但我認為近年台灣已可以開始漸漸的有台灣Beat Scene模樣,遠期目標是希望這塊場景在台灣也有越來越多獨一無二的音樂家,慢慢發展起來,成為只屬於我們自己的音樂風格。 
9.希望大家如何認識beat 

Hip Hop有趣的地方在於取樣的精神,我覺得這音樂影響到我很深,也就是這麼一個概念,間接地去衍生出各式各樣的東西,這是它在音樂形態上較特別之處。其實台灣有非常多厲害的音樂人,只是大致上這場景還是屬於很小眾的階段,但這是全球性的運動,因為網路的便利,台灣也有許多傑出的音樂人開始被世界注意。
10.對Dickies印象

應該算是隨手抓了就能穿上出門的服飾吧,起初我對Dickies不是特別有印象,對我來說它會是生活感多一些的品牌,能隨心所欲地去做我想做的事、各種事,久了後褲子上留下的故事才是我所想要的,而Dickies就是一個這樣的品牌,可能也是因為很實用耐操的關係,我可以盡情的讓褲子留下我想要的痕跡,越穿越有味道。
http://ppt.cc/cWr63
https://conehead.bandcamp.com/
https://soundcloud.com/cone-head

圖片出處 /

tag / dickiestaiwan


have7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Dickies Taiwa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職人企劃- 施文浩, 刺青藝術家
施文浩 Aimless Shih 1988-10-09, 台北刺青藝術家https://instagram.com/aimlessshih/人生一回,總有那麼幾個時刻的茫然青春,漫無目地的活著,或許才能體會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然後重新踏實的出發,追尋夢想。這是我所認識的浩子,才華洋溢的他,目前是UnderTattoo的資深刺青師,憑藉著創意的想法,漸漸地在台北東區累積了超高的人氣,即使如此,他依然努力不懈的學習與吸收。只能說,一個新興世代的刺青文化,想法比什麼都還的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