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職人企劃 - 熊仔, 饒舌歌手

熊信寬 熊仔

1990-09-12, 台北 
饒舌歌手

台大電機系畢業,目前攻讀台大電信所的熊仔說:「寫詞唱饒舌只是我的興趣,正業是位研究人工智慧的研究生。」因為興趣,在一場饒舌Battle比賽中展現了過人的天賦,銳氣逼人的韻腳、無懈可擊的flow,徹底地將對手打飛到九霄雲外。但私底下的熊仔,卻是戴著眼鏡搔著頭寫著程式語言的宅宅,與唱饒舌的他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兩個模樣,這或許就是他要帶給新世代一個不一樣的饒舌歌手,持續的衝撞與探索無限的可能。
1.印象中,你是何時興起對Hip Hop與地下文化的興趣

恩!其實是,國一的時候,因為那時候聽周杰輪,聽到了「以父之名」當時覺到超帥,開啟對音樂的熱情,直到有一天,在電台聽到了阿姆Eminem的《Encore》那張專輯—反舌鳥 (Mockingbird) 這首歌,立即衝去買了阿姆的專輯,一整個被大衝擊,從此之後就愛上饒舌音樂了。其實我不算是很深入地下文化,真正地接觸到地下文化是在我大學的時候,以前其實就是一個喜歡聽嘻哈歌的書呆子。
2.你是在什麼因緣際會下開始記錄寫詞玩饒舌

其實也是國中的時候,一開始我從改歌詞,重填別人的歌詞,後來就覺得我可以改歌詞,那我自己也可以寫吧,這一切都是從模仿開始,不過受到當時所接觸到的音樂關係,曲風蠻像周杰倫哈哈哈!自己真正寫出完整的歌應該是在高中,內容當然是有關於愛情(宅笑):

愛情是沙士
氣泡是發誓
氣泡走了糖水留給誰擦拭
此一時彼一時
那時是那時
那時願為比翼鳥
何時願為連理枝
3.你期望自己的作品為Hip Hop文化圈與社會帶來什麼樣的影響

其實我覺得我的音樂沒有很嘻哈,我很喜歡嘻哈文化和饒舌文化,但是要說我創作的內容意識的話,其實就沒有很嘻哈,我的作品是反應我們這一代真實的徬徨,除了嘻哈之外我很喜歡各種音樂,像是搖滾或是電子我都很喜歡,這些不同曲風的音樂我都會應用在我的音樂上,所以我會把些這中意念融入在我的饒舌創作之中,不過饒舌還是我最拿手的。如果是對於台灣嘻哈來說,我希望可以帶給這個圈子看到更多的可能與創新;對於社會而言,我想要顛覆大眾對於嘻哈的刻板印象。就類似國外有一種所謂的「意識饒舌」,那是可以帶給大家反思的一種意識創作,但是我現在會想要突破這樣的想法。
4.你心目中Rapping代表著什麼?你個人最主要希望透過饒舌傳達出什麼訊息?

我昨天晚上才在想,一般人要是沒有創作的習慣或是創作的可能,那我所創作出來的東西,對於其他人而言會不會產生共鳴。我每天晚上都會整理我的思想,這些也同時變成我創作的靈感。以前就是好玩,沒有想要傳達什麼,主要都是在揶揄一些台灣的嘻哈現象,但是後來覺得自己這樣的想法,格局實在是太小,直到發現自己稍微有影響力的時候,才決定與其在旁邊酸葡萄心態,不如就自己下去做,所以才開始做「無限」這張專輯的時候,就是在寫屬於自己的東西,從我的初衷,到自我膨脹到失去平衡,再到回歸初衷,像是「凶宅」一歌就是自我膨脹的意念。

0  →  Φ  →  ∞ → 0  
0 意指單細胞,代表著我的初衷
Φ 意指細胞分裂,一個自我膨脹的過程
 ∞ 意指瀕臨崩貴失去平衡的概念 
這是我「無限」專輯一整個的創作脈絡,最後還是希望可以帶給大家一種療癒的感覺,可以試想台灣的國高中生其實都是很困惑的,借助「信」這一首歌,給年輕人更多反思的空間。
《無限,信 (feat. 葉丙成老師)》: https://soundcloud.com/poe4ever/feat  
5.自己寫詞唱beats上台表現的秘訣是

以前會覺得上台很沒自信,我以前台風超鳥,因為在家練唱是一回事,上台又是一回事,我最怕就是你唱饒舌是在完全不同頻率的場合,不過每一場表演都是累積經驗值。對我來說,只要覺得自己是有人在支持的時候,自信心自然就來了,所以我很感謝那些在背後支持我的人。
6.你個人欣賞的藝術家,或任何啟發你靈感的人

大支,因為他真的教我很多東西,我們台大嘻研社每年成果發表會,大支都會來觀看我們這些玩饒舌的後輩表演,當時他就很關心我。我都會跟他討論創作理念,我很欣賞大支的作品,他的創作的架構與脈絡是相當漂亮完整的,他教了我很多除了技巧之外的東西,帶給了我很多思維上的衝擊,要我跳脫台灣嘻哈的框架去創作。

J.Cole ,他最新的專輯與我的這次的創作公式是一樣的,皆是一個故事起承轉合的呈現,就像是任何經典的英雄故事。我聽他的作品和寫的內容,我完全可以感同身受,他給了我很多共鳴,感覺可以理解他的想法,這也是我如此崇敬的原因。

Kendrick Lamar,他就是一位完全跳脫嘻哈框架的天才,一直不斷給我在音樂上的震撼,技巧上有太多可以跟他學習的,最主要的是他音樂創作的格局非常大,一直突破在做完全不一樣的事情,我會想要做概念專輯也是因為Kendrick Lamar的關係。
7.你目前在進行什麼工作,未來想要挑戰什麼不同領域的工作

我目前在進行學生的工作,目前就讀台大電信所,是一位不太敬業的研究生(笑)。理論上應該要常去研究所寫論文和做研究,但是外務太多,其實有點內疚,雖然一部分是逃避的心態,希望自己可以在新的一年,把所有的事情兼顧到最好的狀態。
會啊,我個人的計畫,我希望我可以出國去讀跨領域的音樂和電腦科學,因為我目前在學校研究的就是人工智慧相關的研究。
8.若要你挑在台北跟朋友hang out最舒適的穿搭,你會穿什麼出門

平常到學校的時候,不太會注重自己的穿著,參加活動場合就會注重自己的穿著。其實以前沒有特別的研究服飾品牌,但是我們有一位學弟超級愛Dickies,而且這次合作真的覺得Dickies蠻帥的,尤其是星際大戰系列的,我都很喜歡。
9.請定義你心目中的「自由」、「成功」

就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比如我在做專輯的時候,有人常會問我:假如有人贊助我一百萬,對我來說會不會做出更屌的音樂之類的,但是對我來說,我還是會堅持做同樣的事情,自由就是可以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所以也不一定要很有錢。
成功,就是快樂。
10.請給未來想要靠Hip Hop文化吃飯的人一些建議,特別是針對饒舌領域

第一個音樂本身對我來說,是沒有辦法賺錢的,但藝人可以。看你想不想當藝人,應該這樣講,我現在並沒有想要靠音樂賺錢,所以我可能也沒有辦法給別人建議,但重點其實就是要懂得包裝和行銷自己,當然音樂本身也要有一定的水準,我自己的話,我覺得我目前讀書專研的領域,是可以有更穩定的收入,另外經營自己是要花很多心思和時間的,這是一門很大的學問,我自己嘗試過覺得蠻累的,相較之下,與其花時間經營還是把時間放在做自己喜歡的音樂比較快樂。
https://www.facebook.com/poe4ever?fref=ts

圖片出處 / RobinSerious

tag / dickiestaiwan


have7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Dickies Taiwa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職人企劃 - 李維錚 Jenn Lee, 品牌主理人
李維錚 Jenn Lee09-23, 台北JENN LEE 品牌主理人一走進Jenn的工作室,彷彿來到了一間私人藝廊,牆上的掛置、地上的擺設、衣桿上滿滿的服裝作品,處處是驚喜,一個無不吸睛的空間。最令人難忘的是一張被漆成全白的單人破沙發,Jenn跟我們說,那是她外面撿回來的,漆白後因為會剝落的關係不太能坐了,但因為好看也就擺著了;在那個空間裡,所有的物品各司其職般的存在,絲毫不突兀也不衝突的闡述自己的身份與意義,掉落的戶外招牌改製成客廳的中島,撞球桌化身成巨大的設計工作台,鑲在牆上的銀色塑膠椅等等,然而這些符號也同樣投射在Jenn的身上,一位為服裝而生的人,清楚透徹地表述了自己的價值與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