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職人企劃 - 官靖剛, Rapper; Guitar

官靖剛
1985.07.04, 台北
饒舌歌手
吉他手
https://www.youtube.com/user/WAYNESOSAD/videos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wdPnel3qpI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N9qN8ljJhE

最Hip Hop的Rocker
香菸、酒、饒舌樂、搖滾魂
他用最幽默的角度望向最嚴肅的一切
用最緊繃的筆觸寫下世事的荒誕
爽朗的笑聲是招牌
但唱出的是無人可比的認真態度

80年代的孩子有嬉鬧也有憤怒,熟練於吉他的搖滾樂背景下,官靖剛也跨足饒舌領域,字字珠璣的文字有對人生的真實領悟,不矯情卻淋漓盡致地帶出灰色文字的氛圍,但他可不是個憤世忌俗的傲嬌文青,生活中的他是最徹底和成功的奇寶,絕絕對對的有趣。
1.接觸吉他的時間點與經過

大概是國中的時候,有一群玩在一起的朋友,當時大家很喜歡聽古惑仔跟BEYOND,後來他們開始興起組樂團的念頭,但那時候並沒有隨他們起舞,只想天天抽菸打屁就好。國三那年,五月天發了第一張專輯,我那時聽到覺得超帥又很好聽,就開始想要學如何彈吉他。之前那群玩樂團的朋友其中一個是現在Revolver的企劃Dan他說可以教我彈,於是就跟他學了些皮毛,類似Powerchord那種基本的東西,但一直都還沒有買吉他,一直到國中畢業後去鬍鬚張打工,我把賺到的第一筆薪水拿去買了一把便宜的電吉他和音箱,才真正開始彈。
2.簡述湯湯水水、傷心欲絕、Take This這三個樂團對你來說的區分之別

我在2009年加入傷心欲絕,但2012時離開,一直到2015年六月才回去。我在傷心欲絕裡擔任的角色其實比較簡單,因為寫歌的人主要是許正泰和劉暐,我負責的部分主要在編曲,像是吉他的Solo、Riff和合音,所以其實玩這個樂團我比較像是一個輔助者的角色,相對起來就比較輕鬆,而我們東西就主要就是以民謠為主體的龐克樂團。


而其實在湯湯水水之前,我們有個團叫「用筆來唱歌」,走的算是比較前衛的Hardcore/Screamo,歌都很短但要做很久(30秒的歌要做三個月)。而這個團結束之後我跟當時團裡的Bass手和吉他手,在樂團結束後還是想玩其他東西,比如說Stoner Metal和一些比較沈的東西,剛開始大家就用Jam的方式去集體創作,也因此寫出了好幾首歌。開始我們在我家一個閒置的房間(我們稱其為才子的房間)做了好幾首初期的作品,後來也找來張勳齊彈Bass,而鼓手由開始代打的唐世杰(透明雜誌) 肉羹(媽媽大吼)到最後才確定為尊龍(落日飛車),尊龍加入後多了很多迷幻的東西、Space Rock,就變成大家最後看到的湯湯水水了。

Take This就比較有趣一點,傷心欲絕的許正泰、湯湯水水的阿儉;透明雜誌的洪申豪、唐世杰、阿儉;午夜乒乓劉邦傑;Ahblue,這七個人合在一起,想做什麼就做什麼,每首歌也都很短,比較是玩票性質的樂團,對我來說不太會去管什麼樂風或觀眾,練團跟演出就是大家一群朋友一起玩樂跟休憩的時間。要說樂風的話應該就是Hardcore Punk吧,主要是以樂趣為主。

3.踏入饒舌的經過

國中時聽到的第一個饒舌,是DJ魏巍的一首歌叫Ugly Girl,那時只是單純覺得歌詞超北爛,我就把它背了起來,去KTV也會點來唱。後來熱狗出了專輯「就讓我來Rap」,那時就覺得饒舌很好笑。後來開始彈吉他後就認真玩搖滾樂,沒有去聽太多Hip Hop,直到之前聽到一個廠牌叫Anti Con,出了一個FOLK HIP HOP 團叫Why?,才又回去聽饒舌,而漸漸對Hip Hop有點興趣。剛開始主要聽的是西岸的東西,例如Dr. Dre、Warren G,而有一陣子失戀就一直聽Wu Tang(失戀就是要聽兇的)但我會開始想要自己唱是因為聽到參劈的「押韻的開始」,突然覺得中文饒舌很有趣,之後又在網路上看到熊仔、BR精湛的表現之後才真的想自己也來饒看看,兩年前我還去上熊仔的社課,收穫良多,我覺得他把饒舌的觀念講得很清楚且條理分明,最大的收穫應該是發現;饒舌跟編吉他Solo很像,而那一次之後開始自己寫東西就變得比較得心應手,知道押韻不是一切,比較知道要用什麼方法去寫。
不過中間有個插曲,在2010的吵年獸,有個表演團臨時無法來,因此有一個時段是空著的,我們一群人就上去亂搞,我跟Ahblue看到什麼就亂念,那時才知道原來我也可以唱饒舌。而濁水溪公社的「黑貓仔堅」則是對我很重要的一首歌,算是我的念歌啟蒙,因為歌詞把情境描繪得栩栩如生,讓我知道原來歌也可以這樣寫。
4.對於創作的想法(搖滾與饒舌是否自身詮釋的角度亦不同)

在吉他的創作上,我的目標很簡單,只要把曲編好聽就好,而我有當主唱的團Take This,心態比較輕鬆,幾乎是沒有放太多心的亂寫,有趣好玩好笑就好,我不用去在意太多東西,歌詞也是很隨興的去創作。
饒舌的話我會比較嚴肅看待這件事,講的東西也都是我所關注的事,或是我自身的事。饒舌的表演相對來說比較趨近我個人內心的寫照。跟玩團最大的不同是,饒舌完全以個人的表現去面對台下,如果表演不好就只會自己的問題,沒有團員可以怪,只能對自己負責。當我在寫詞時,也會比較斟酌在我這樣寫,是不是就是這樣想,會誠懇的去看待這件事,像我就沒辦法寫吹捧自己的詞,因為從來沒這樣想過,我也掰不出來。我也沒辦法像其他饒舌歌手寫謾罵的人的詞,他們一直罵但到底是在寫誰也沒指名道姓?Free Style也是,我唸一堆東西,有押韻有Flow可是沒有內容,我也沒辦法。但有時候我也會杜撰一個故事出來,像是我自己的小說創作,另一種就是講我自己的事了。
5.音樂在生命中所占的地位

對我來說是一個很好的消遣,既能排解寂寞又可以賺一些酒錢。以前年輕時會做很多夢,覺得說不定音樂能讓我的生命更圓滿,但最後才知道其實這些都只是天方夜譚,頂多只是間接的調劑我的生活而已。但音樂讓我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說的想說的話(是在家裡看美劇之外的另一個選擇)。其實到現在已經不會有太多的期待,不過聽到別人的讚美自己的作品,還是會覺得很開心,以此獲得一些小小的成就感吧,音樂會一直做下去,除非有一天我聾了才會停止,或是我發現另一件更有趣的事。(比如說慢速壘球,我是投手第四棒,屌吧。)
6.舉辦活動時會注意的地方?邀請的嘉賓如何選擇

這有兩個層次,我工作辦的活動和我自己辦的活動。其實心態是很不一樣,在Pipe就會考慮到票房問題,即使我覺得沒有那麼有趣的表演者或團體,我還是會找來。但是我自己辦的活動,我就只會找我自己喜歡、自己覺得帥的。會優先選擇龐克樂團,因為我覺得龐克對於地下音樂是一個很重要的元素,而台灣現在的龐克樂還滿低迷的,相對受到比較的關注比較少。
7.人緣頗好的你有和生活哲學?(待人處事)

伸手不打笑臉人,笑就對了。
開玩笑要找個底線,但有時候還是會不小心開過頭。
8.個性的養成是有何故事使然?影響最深的人(想感謝的)

我最想感謝的應該是我去年過世的外婆。我是給外婆帶大的,她在的時候,我就是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那種小少爺,錢花光了還可以跟她拿。那時就想說有外婆在,不管怎樣都會有人罩、天塌下來都會有人頂。小時候她也會一直跟我說:「不要佔人家便宜,佔人家便宜要還更多」所以我不常跟人家要東西,因此滿常吃虧,但也可能是因為這樣人緣比較好吧。(雖然還是會叫張勳齊載我、還是會喝Ahblue的酒)而我是獨生子,小時候爸爸很嚴格,每本課本都要帶回家,被發現沒帶就要罰站,那時候不行出去玩,就常常一個人待在家,自己跟自己玩,自己跟自己講笑話,讓自己開心。若寫完功課了就看電視,一定看港片台,所以說話的節奏和用的詞都受港片影響很多。我也很喜歡跟著外婆一起看相聲,就比較知道怎麼說話。而因為爸爸很兇,情緒控管有問題,會前一秒平靜下一秒就炸掉,也可能是因為這樣我很會看人臉色吧。
9.對於臺北之地下音樂文化的看法及遠景

針對這個問題,我會比較傾向把焦點放在搖滾樂上,不管是搖滾樂和饒舌,或是電子音樂,大家還是都太拘謹了。那時年輕時我也想很多,但那不是一件好事,現在大家好像需要一個典範,要有一個高高在上的目標,但根本不用想那麼多。太需要體制就不是Underground了。
十年前大家很需要海祭,像現在有見證大團、樂團補助、金音獎,有的由政府來主導;或是有大型組織去弄這些東西,但Underground是有表演就自己辦,不一要Live House,我對這一塊的看法就是去運用手邊的東西去做東西出來,不是去依靠體制、政府。在練團時辦一個Studio Show,自己成立一個廠牌幫自己發東西,但就是要讓大家看到我。
台灣的龐克樂團可以去做更多的事情,可以去亂搞音樂,大家喝得醉醉的開心就好,不是在把作品放上Streetvoice,等老師來欽點去站上Legacy的舞台。我自己的饒舌我就到處的去表演,就是亂搞才有出路。
10.近遠期個人目標的計劃

好好的工作,去創作多一點的饒舌歌,樂團的話看傷心欲絕看有沒有機會到中國巡演。(順帶一提我們預計在四五月時發新專輯),接下來在Pipe也有個大型企劃要做,但目前還是保密階段。七月我的公司要做逃脫遊戲,跟職業運動隊伍合作。還有很多事要去執行。
遠期的就是:我要生小孩。不一定要結婚,但它是一個幫助,要有人幫我生、陪我一起養。
11.對於Dickies的印象

覺得是一個很正派的美式工裝,小時候都會看大哥哥穿,現在長大後就覺得若想要當個正派美式人應該就要來件Dickies吧。但我自己的Dickies的單品比較少,這次的訪問剛好讓我意外獲得幾頂帽子,謝謝Dickies。

圖片出處 /

tag / dickiestaiwan


have7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Dickies Taiwa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職人企劃 - Conehead錐頭, Beat Maker
1.第一次被Instrumental Hip Hop吸引的時間點應該是2008年左右第一次聽到9th Wonder的Beat Tape,到隔年 2009年蛋堡出推出第一張專輯收斂水之前,在網路上就有他的作品,也是在2008左右開始接觸Jazz Hip Hop,回頭發現台灣也有人做到位的Jazz Hip Hop,再後來瞭解到原來蛋堡的beat都是自己做,間接地啟發我開始做beat的初衷,同時也搭上Nujabes影響世界的Mellow Hip Pop風潮,喜歡這種音樂帶給人自由想像的感覺,後續幾年漸漸轉而越聽越多不同的純音樂類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