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繪畫裡我們不用長大—荒井良二創作展:想像的旅行

photo / 一個設計 an everything 提供

享譽國際的兒童繪本大師荒井良二,是日本九零年代具代表性的繪本畫家,著名的作品有《睡美人》、《天亮了,打開窗子吧》、《太陽風琴》...等。他曾說過「語言能表達清楚的,我不想畫成繪本。我更在意的是那些無法用語言表達的部分。」於是讓人在明亮的色彩渲染中,跟著輕鬆如詩的故事結構,搖搖晃晃地進入荒井式有點荒誕、不切真實的旅程中。這次首度來台舉行創作展:「想像的旅行」,由荻達寓見主辦,將他自由與無度的畫風,在敦化北路街區跨越三個展場進行展出,邀請大家帶著童心,來場散步裡的繪本旅行。

左:《睡美人》 / 右:《太陽風琴》

荒井良二因為大學時期在書店受到的啓發,以其美術系的繪畫基底,以及高中時期為吉他譜詞的文字力,開始了繪本的創作。在1990年自費推出了第一本繪本作品《MELODY》,而後受到繪本獨立製作人土井章史的賞識,進一步於隔年出版了第一本創作圖畫書《徐徐與慢慢》(ユックリとジョジョニ),期間不斷投入在展覽與繪本創作中,同時也參與雜誌插畫、舞台美術等工作,於2005年獲得了林格倫文學獎(Astrid Lindgren Memorial Award)*,獲獎評語寫到他是:「洋溢著溫暖、充滿玩心的幽默、大膽而隨興,吸引孩子與成人的繪本」。

而作為第一個獲獎的日本繪本畫家,荒井良二並沒有因此改變太多,曾有人說不知道他的繪本到底是給大人、還是小孩看的?而如此具目的性的動力,並不是他繪畫的初衷,不為觀眾、不為銷量,他只是構築一個充滿玩味的世界,給心中那個永遠不用長大的小孩。


*註:阿斯特麗德・林格倫文學獎(Astrid Lindgren Memorial Award)是世界上最大的兒童文學和少年文學獎,獎金僅次於諾貝爾文學獎,可以說是世界上僅次於諾貝爾文學獎的世界第二大文學獎。
左:1990年自費出版的處女作繪本《Melody》 / 右:1991年出版第一本創作圖畫書《徐徐與慢慢》(ユックリとジョジョニ)

而這次首度來台的展覽,以「荒井良二創作展:想像的旅行」為名,規劃了一場有如旅行的觀展體驗,引人在敦化北路的街區中散步三個場域,好像繪本一般,能夠遇到荒井所繪畫出的所有不可思議。就像是《太陽風琴》中,那台小黃車的啟程,遇見我們與荒井良二交會的故事。


O第一站:荻達寓見 diida ART BOX
展出有荒井良二於山形藝術祭期間的創作,近距離觀察原稿的細節,還可以把週邊與繪本帶回家。

O第二站:an everything 一個設計
打造成《睡美人》故事中的場景,讓你一踏進展區,就掉入了荒井良二的童話世界。

O第三站:光景 Scene Homeware
以咖啡廳的生活場景,展出荒井良二日常的札記創作。展期間更有「閃亮寶石的秘密」特調。

荒井良二創作展:想像的旅行
展期|2018/11/23-2019/1/05
地點|
◗ 荻達寓見 
民生東路三段130巷18弄10號

◗ an everything 
民生東路三段113巷7弄9號

◗ 光景 
民生東路三段130巷18弄11號

開放時間|
週二至週五12:00 ◗ 18:00 (17 :30 停止售票及入場)
週六12:00 ◗ 19:00 (18:30停止售票及入場)

圖片出處 / 一個設計 an everything

tag / 展覽 臺北 荒井良二 繪本 荻達遇見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插畫家_王春子 Wang Chuen Tz
photography_teikoukei / interview_wuyibow和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要從她的最新創作的繪本《雲豹的屋頂》說起 ──繪本畫面埋入許多屬於台灣民間建築與生活之上的軌跡,水塔、鴿舍、鐵皮搭建的屋頂,再加入了春子擅長描繪的自然動物,形成了一本既紀實又富含想像,既懷舊又奇幻的成人繪本。 春子遙想2008年至歐洲旅行三個月,在回台的飛機上,正當快降落時,向窗外一看,鱗次櫛比的鐵皮,讓她確信已經回家了;對於鐵皮屋甚至更多其他的民間建築,她不曾認為那是醜陋的,反而是非常草根、有生命力,和自己生命息息相關的。 也因此,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儼然成為了一趟台北小旅行,花了兩天的時間我們遊逛春子成長的記憶,從年少時住過的萬華、求學時乃至成人時都持續租賃的八里、出社會後將安東街當作工作室、乃至現在被她視為最靜謐、最豐富、最能放鬆的八里半山腰的家。我們一路穿梭在街道中找尋著繪本中的建築元素,「啊,原來這頁裡面提到的兩排長滿藤的房子在安東街。」、「萬華有一個很大很古老的水塔,在我小時候就存在的。」驚喜如我們,就在街道上、在春子記憶裡、在她無意間的觀看角度裡,串接出插畫家對台北舊建築的奇異感受。同時居住過都市和郊區、新台北與舊台北的她,如何分辨自己對哪一種台北面貌的喜愛,「我希望可以和住的城市保持一點距離,這樣會看到它許多有趣的點,如果一直住在核心裡,說不定會開始討厭。」最終落腳於淡水八里半山腰的家,成為她心目中的理想小洞穴。「創作需要靜下心,最多是開會和找資料的外出,不然現在居住的空間是最安靜、最沒有壓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