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無限接近透明的弓-高橋一生


如果說主演是弦,導演與編劇是演奏者,那麼高橋一生就是最襯職的「琴弓」。即便失去琴弓的樂器主體,仍能夠以撥弦的方式彈出聲音,然而琴弓存在的意義便是讓琴弦振動,加上演奏者的技巧,得出能夠被譽為日本名曲的旋律。

只是這把看似助攻的琴弓,時至今日卻成為箭在弦上的「弓」。
四重奏 

2017年演活《四重奏》愛講道理的家森諭高,頓時從原本的萬年綠葉,成為看到炸雞配檸檬,下一個聯想到的就會是高橋一生的爆紅。同樣身為編劇坂元裕二的御用演員,不知道當時坂元裕二在編寫、分配角色的時候,是不是刻意讓高橋一生飾演中提琴手呢?中提琴的音色不僅相對隱晦,演奏上的限制比小提琴多,而在低音部分又容易被大提琴取代,使得它的獨奏比較不像合奏那樣受重視。這不就是高橋一生嗎?

10歲加入兒童劇團,1995年曾配音吉卜力動畫《心之谷》的天澤聖司,只是他一開始的演藝之路,不僅沒有像聖司一樣成為圖書卡名字欄的第一行,反而因為進入變聲期而被迫放棄成為聲優。2000年,演活《池袋西口公園》的繭居族,卻也導致後面的演戲邀約總是同類型的陰鬱、殺人犯等角色,在那一段被定型、無法演出自己想演的角色,甚至影響到日常生活,回到家盯著黑頻的電視發呆不講話的時期,他決定改往舞台劇發展,而曾經栽培大量實力派演員的蜷川幸雄導演,那一句「演技,並不是變成某個誰,而是總有一天能夠成為的自己。」改變他對演戲的態度。

「不順利的時候,對演戲真的是恨到了骨子裡。但憎恨或許就是因為太過喜歡了。」如此答道的高橋一生,年過30歲後半,才初嚐走紅的滋味。

追憶潸然,台譯那一年我們談的那場戀愛  

高橋一生將自己的演藝之路分為「演出《Woman》以前,演完《Woman》以後。」當時唯有編劇坂元裕二,看見高橋一生黑暗之外的另一面,而這也是他第一次接到如此陽光積極的角色。  

坂元裕二曾說,「他記台詞的方法非常獨特,好像沒有演技一樣,全是自然而然把台詞說出來。」而讓角色變得透明的方式,就是不讓角色凌駕於自我,「進入角色後,關於這個人的一切就會意識過頭,畢竟一個人活著是沒法把自己分析得那麼透徹,我覺得角色也是一樣,就把角色當作我自身的延續,在忠實地按劇本裡寫的去演,說到底身體還是我的,用本色演出。」 

3月的獅子
民眾之敵
女城主直虎

在《四重奏》正式開播前,被問到與其他人共演的感想,「四重奏跟單獨一人演奏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既然是四重奏,四個人就必須有默契地配合。但每個人對配合的理解不同,就連喊一、二、開始,大家的節奏也都不同,但是這種合作我認為在演戲的過程也會改變。」

或許正是因為大量的配角經驗,他更懂得什麼叫做合作與配合,比起能任意改變風格的變色龍演員,高橋一生的變色,反而是透過與外在環境融為一體,作為不過度突出、搶走主演風采的自然感,得以不斷隱身於各大戲劇作品,配合主演的步調投以「默默在一旁注視的柔情眼神」,這似乎也成為某種高橋一生的「專屬溫柔」,甚至令無數的女性同胞為之瘋狂,彷彿只要被注視就能夠得到幸福、得以療癒。

民王

如今這隻變色龍,從《民王》開始便不再以保護色偽裝自己,面對以銳利眼神著名的遠藤憲一、新生代變色龍影帝菅田將暉,高橋一生成了「反客為主」的搶眼,以毒舌秘書一角大受好評,甚至為他推出SP特別篇、短劇以及寫真集等無數周邊。正因為體驗過無數角色的人生,才能以第三人稱的角度,重新為角色注入故事以外的故事。

《an.an 》

至今已參演五部大河劇的高橋一生,則是被NHK工作人員喻為「堺雅人第二」,有朝一日能成為大河劇主演的最佳人選。偏偏這位男友感十足的高橋一生,卻意外在日本以藝人情慾、性感形象而著名的女性雜誌《an.an》「官能的流儀」特集號中,展現大尺度性感的另一面。不禁令人想起《四重奏》不知道有沒有穿著寫上ultra soul的內褲,或是直接不穿的家森,隱藏的性感在《裸睡美人》有如一隻神祕的貓,不斷挑逗觀眾的神經,以及令人醉心的成熟魅力。

關於高橋一生,其實應該叫他高橋醫生,彷彿只要盯著他所有負面情緒就能痊癒,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旁的皺褶被日本稱為くしゃくしゃ,就像是能夠把人包進去的療癒,如同他演戲時會讓觀眾忘卻高橋一生,而是以無限接近透明的距離,拿著弓、已蓄勢待發的狀態,完美地隱藏在角色之中。

圖片出處 /

tag / 日本影視 高橋一生 電影 戲劇 演員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3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電影】計程人生 - 國際名導在計程車上遇見的伊朗眾生相
文 / 老巫伊朗導演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電影總取材於社會的爭議與真實,因而在2009的總統大選之際,為拍攝相關紀錄片而獲刑6年,負上「危害國家安全」、「散佈反對伊斯蘭政府的宣傳」的罪名,並禁止他在20年以內從事電影相關的製作及拍攝。這次他突破形式,在計程車裡面拍攝《計程人生》(TAXI),電影用 USB 偷渡出國參展,並獲得柏林影展最高榮譽金熊獎。他說:『我是個電影導演,除了拍電影外,我不會做別的事。電影是我的表達方式,也是我生命的意義。』,金熊獎主席暨《黑天鵝》導演戴倫亞洛諾夫斯基則讚譽此片為:獻給電影的情書。潘納希行駛計程車,將伊朗開到一條為世界所注目的路途。《計程人生》採用偽紀錄片的方式,介於真實與虛構之間,企圖構築出一個屬於伊朗現世的眾生相。導演在一輛計程車上,裝設了多架小型攝影機,自己擔任司機,藉由與每個乘客的對話,反映出不同社會階級間彼此迥異的價值觀,並且也一再探討何謂電影及影像的功能性。這種巧妙的安排也讓觀眾不斷著迷於真假之間,順著導演所安排的路徑一路跟著計程車讓人領略伊朗社會複雜的各種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