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無限接近透明的弓-高橋一生


如果說主演是弦,導演與編劇是演奏者,那麼高橋一生就是最襯職的「琴弓」。即便失去琴弓的樂器主體,仍能夠以撥弦的方式彈出聲音,然而琴弓存在的意義便是讓琴弦振動,加上演奏者的技巧,得出能夠被譽為日本名曲的旋律。

只是這把看似助攻的琴弓,時至今日卻成為箭在弦上的「弓」。
四重奏 

2017年演活《四重奏》愛講道理的家森諭高,頓時從原本的萬年綠葉,成為看到炸雞配檸檬,下一個聯想到的就會是高橋一生的爆紅。同樣身為編劇坂元裕二的御用演員,不知道當時坂元裕二在編寫、分配角色的時候,是不是刻意讓高橋一生飾演中提琴手呢?中提琴的音色不僅相對隱晦,演奏上的限制比小提琴多,而在低音部分又容易被大提琴取代,使得它的獨奏比較不像合奏那樣受重視。這不就是高橋一生嗎?

10歲加入兒童劇團,1995年曾配音吉卜力動畫《心之谷》的天澤聖司,只是他一開始的演藝之路,不僅沒有像聖司一樣成為圖書卡名字欄的第一行,反而因為進入變聲期而被迫放棄成為聲優。2000年,演活《池袋西口公園》的繭居族,卻也導致後面的演戲邀約總是同類型的陰鬱、殺人犯等角色,在那一段被定型、無法演出自己想演的角色,甚至影響到日常生活,回到家盯著黑頻的電視發呆不講話的時期,他決定改往舞台劇發展,而曾經栽培大量實力派演員的蜷川幸雄導演,那一句「演技,並不是變成某個誰,而是總有一天能夠成為的自己。」改變他對演戲的態度。

「不順利的時候,對演戲真的是恨到了骨子裡。但憎恨或許就是因為太過喜歡了。」如此答道的高橋一生,年過30歲後半,才初嚐走紅的滋味。

追憶潸然,台譯那一年我們談的那場戀愛  

高橋一生將自己的演藝之路分為「演出《Woman》以前,演完《Woman》以後。」當時唯有編劇坂元裕二,看見高橋一生黑暗之外的另一面,而這也是他第一次接到如此陽光積極的角色。  

坂元裕二曾說,「他記台詞的方法非常獨特,好像沒有演技一樣,全是自然而然把台詞說出來。」而讓角色變得透明的方式,就是不讓角色凌駕於自我,「進入角色後,關於這個人的一切就會意識過頭,畢竟一個人活著是沒法把自己分析得那麼透徹,我覺得角色也是一樣,就把角色當作我自身的延續,在忠實地按劇本裡寫的去演,說到底身體還是我的,用本色演出。」 

3月的獅子
民眾之敵
女城主直虎

在《四重奏》正式開播前,被問到與其他人共演的感想,「四重奏跟單獨一人演奏還是有很大的不同,既然是四重奏,四個人就必須有默契地配合。但每個人對配合的理解不同,就連喊一、二、開始,大家的節奏也都不同,但是這種合作我認為在演戲的過程也會改變。」

或許正是因為大量的配角經驗,他更懂得什麼叫做合作與配合,比起能任意改變風格的變色龍演員,高橋一生的變色,反而是透過與外在環境融為一體,作為不過度突出、搶走主演風采的自然感,得以不斷隱身於各大戲劇作品,配合主演的步調投以「默默在一旁注視的柔情眼神」,這似乎也成為某種高橋一生的「專屬溫柔」,甚至令無數的女性同胞為之瘋狂,彷彿只要被注視就能夠得到幸福、得以療癒。

民王

如今這隻變色龍,從《民王》開始便不再以保護色偽裝自己,面對以銳利眼神著名的遠藤憲一、新生代變色龍影帝菅田將暉,高橋一生成了「反客為主」的搶眼,以毒舌秘書一角大受好評,甚至為他推出SP特別篇、短劇以及寫真集等無數周邊。正因為體驗過無數角色的人生,才能以第三人稱的角度,重新為角色注入故事以外的故事。

《an.an 》

至今已參演五部大河劇的高橋一生,則是被NHK工作人員喻為「堺雅人第二」,有朝一日能成為大河劇主演的最佳人選。偏偏這位男友感十足的高橋一生,卻意外在日本以藝人情慾、性感形象而著名的女性雜誌《an.an》「官能的流儀」特集號中,展現大尺度性感的另一面。不禁令人想起《四重奏》不知道有沒有穿著寫上ultra soul的內褲,或是直接不穿的家森,隱藏的性感在《裸睡美人》有如一隻神祕的貓,不斷挑逗觀眾的神經,以及令人醉心的成熟魅力。

關於高橋一生,其實應該叫他高橋醫生,彷彿只要盯著他所有負面情緒就能痊癒,尤其是笑起來的時候,眼睛旁的皺褶被日本稱為くしゃくしゃ,就像是能夠把人包進去的療癒,如同他演戲時會讓觀眾忘卻高橋一生,而是以無限接近透明的距離,拿著弓、已蓄勢待發的狀態,完美地隱藏在角色之中。

圖片出處 /

tag / 日本影視 高橋一生 電影 戲劇 演員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3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 at 北師美術館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