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渡過萬惡黑水,一座與神共居的鹿港小鎮

text & photo / 群
鹿港巷道迂迴路轉,每十間房厝,路便一曲,九降風君臨巷口立馬四散無蹤,鎮內街區廟宇林立,祭祀痕跡廣佈,鹿港的信仰早已跟生活分不開了,文化悠久,自開疆破土之時便慢慢推移演成為至今的樣貌。

「你一定要去看看天后宮的夜景。」一位在地人仔細叮嚀我,沒有地圖沒有指標,那時連要去哪個媽祖廟都還沒搞清楚,我跟著人流走,中山路底處,歷經百年的媽祖廟豎立在那,那時已接近九點熄燈的時間,但祭拜人流絲毫沒有減少的趨向。
|天后宮|
為了能長久保存,以及厚愛之意,天后宮打造時不用任何一根釘子全由木榫結構搭建,具有防震效果。
從古至今已逾四百餘年,泉州人為拓展海外貿易,渡過萬惡黑水的台灣海峽,在一片荒土,抖落家鄉塵埃,重整他們的文明,建起信奉老家祖廟開基媽祖的鹿港天后宮(又名舊祖宮),以感謝還能在台灣這片土地看見落日晨曦。所有天后宮的大門皆朝向大海,建造舊祖宮時,此大門朝向與中國大陸在地的天后宮廟門對應,在八卦藻井一對蟾蜍座下掛著「博海蒙麻」朱漆金字匾額,「博海」就是指台灣海峽,承蒙媽祖庇佑,「麻」則指的是眾人。
|龍山寺的藻井|
泉州沿海奉祀觀音菩薩已有千年之史,早於媽祖信仰之先,龍翔飛舞、灣海必昌。藻水中之物,取以壓制火災,藻井是建築物最尊貴的做法,龍山寺以16組斗拱層層出挑,逐漸向上縮小,齊集頂心明鏡,明鏡高懸,當中盤臥金龍俯首下視,為的是阻隔過高的空間,以保持室溫及避免灰塵落下。
|五營|
竹符上的中將君就是三太子--李哪吒(右圖)
這排紙紮兵馬被劈頭蓋臉的雷雨淋了幾天,在竹符下東倒西歪,背後其實代表著拔地參天的整支神軍,在鎮守鹿港犬牙交錯的各個邊界和地域。

五營,是鹿港民間信仰中保護廟與村莊的重要護法神,分為「東西南北中」營軍,在五方保護「境內」居民安全,配對顏色旗幟為「青白紅黑黃」,意指「青龍、朱雀、白虎、玄武、黃帝」,神兵通常由孤魂野鬼收編後訓練而成,並由中壇元帥(中將軍)率而統領,五營陣是鹿港角頭廟的其中之一,每到四、五、六月之際,各府千歲便會讓信眾帶著兵馬和竹符在各個地域邊界「安營扎寨」。

一支電線桿之下又或一圍花圃邊,表述鹿港沖積沈澱許久的信仰,在原本赤裸的海灣上,建立起一座與神共居的城鎮,我能想像他們渡過那道黑水溝,一肩背著祖先神主牌位,一肩扛起守護他們世代的家鄉神明,既是生離也是死別,若僥倖存活,必謝蒼天!
|香條|
來廟宇參拜之前,會在公布欄貼「香條」預示,另外鹿港還有普渡歌,緣起大家地區分散,一些周邊的同鄉沒有辦法獨立舉辦盛大的普渡典禮,每到農曆七月,鞭炮聲便會依次在鹿港各街響起。
|玉渠宮|
鹿港玉渠宮主神「田都元帥」,被視為戲曲神的守護神,也為了讓孩子們喜歡,不會被廟的莊嚴以及陣頭文化所驚嚇,畫師還突破傳統在斗拱繪上了海綿寶寶與派大星等卡通人物。
|葫蘆問|
在傳統信仰裡,相信葫蘆象徵避邪、吉祥,與「福祿」通音,「葫蘆問」是一種很傳統的民俗的童玩。
|郊行|
鹿港在海上貿易時,郊路(貿易)非常廣大,以貿易性質分為「八郊」:「柑、廈、南、泉、油、糖、布、染」,郊行是當時的商業組織,另外供奉「生意媽」的「郊四媽」。
其中「柑代表雜貨,為「柑仔店」,「廈」代表稻米,「南」代表魚貨。
|不見天|
鹿港有一句古老的諺語:不見天、不見地、不見女。

以前鹿港繁華,房屋眾多,密佈的攤販棚架遮住很多天空,地板由紅磚鋪成,看不見黃土地,時聞賣飴聲響徹巷尾,不見天地意味著「繁榮」,雖然在日治時期,發現這樣的規劃繁雜,且易產生空氣不流通的現象,因而更改拆除,使此景不復見,但現在依然很多節慶廟會,將燈籠高高掛起,遮掩天地,象徵繁榮。

圖片出處 /

tag / 鹿港 廟宇文化 旅遊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haveAnice...FRIEND!蔵ちゃん的民生社區散步
2月某日、台湾は松山空港に降り立った。台北には松山と桃園の2つの国際空港があるけれども、松山空港は市街地にとても近い空港。アクセスの良さが抜群で日本で言えば福岡空港のイメージになるのだろうか。 市街地ゆえに空港を一歩出ると、空港近く特有の無機質な風景ではなく、人々の活動が感じられる街並み。 日本の電機メーカーのすこし煤けたネオンサイン。 これをレトロと呼ぶのはすこし乱暴。 どちらかというと日本が30年ほど前に経験したバブル前夜に似た感覚。 うん。嫌いじゃない。2月某天,我已經抵達松山機場。來到了台灣。通常要前往台北,一般雖然可以選擇降落在松山或桃園機場,但對於想要立刻前往市區的話,松山機場的距離絕對要親切許多。地理位置之便,以日本國內舉例來說,大概就像福岡機場的感覺吧。不同於一般機場週邊特有的無機質風景,正因為地處市區中心,只要一踏出機場,便可以接收到來自這個城市人們活動中的風景、街道洋溢的熱情。 路旁日本電機廠商出產的霓虹燈,有點黑黑舊舊。 將它稱為令人懷舊的復古,好像有點失禮。但真要說的話,大概類似於30年前的日本,那種體驗泡沫經濟前夜的感覺。 嗯。不會討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