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洗盡鉛華後

有些事物,在時光不斷地流動之下仍能保持魅力,不受時間引力的影響,反而越來越有味道。
像是帆布,這塊歷史悠久的布料,由棉線織成,百分百天然素材。除了船帆、帳篷之外,也使用於墊子、包包、工具袋等等,用途相當廣泛。


雖然近年紡織技術不斷提升之下,各種布料推陳出新,不過這類堪稱經典的傢伙們,屹立不搖。
至於帆布與一般棉布料哪不同?帆布是由兩條以上經線撚成的粗線織成,使用平織的織法,結構單純,布料堅固耐用。

在台灣帆布多半以盎司為單位,一般常見的8至18,數越大布料越厚,家用機使用上大概14左右便差不多了。
而日本帆布是以號數區分,一般常見為4至11,號數越小越厚,織紋也越明顯,至於厚薄之間的差異到底是如何造成?越厚的布使用的織線雖然粗細不變,但只要增加紗線的撚數出來的布料便會變得厚實。

有些品牌,專門以帆布製作單品,簡單卻迷人的風味十分吸引人。




【PRAS】
始於2015秋冬,算是相當新的品牌,整體的品牌視覺也很簡單明瞭。

使用児島,柴田織物公司所生產的帆布。1948年,戰後便開始的紡織公司。在帆布裡頭,如同剛剛所說的,在日本是使用號數來區別,而10號帆布大約是12.6盎司,不過為了更貼近心中所期待、想要的感覺,特別開發12盎司的帆布來製作。
布料之後便是鞋底,使用加琉製法製成,屬於比較老,效率也差的技法,優點便是耐用、耐操,現在一般帆布鞋比較不會去用到這樣費工的製法。

第一眼便給它深深吸引,我實在太愛這樣整體簡單到不行,細節極度用心的單品,在使用中漸漸發現它的貼心、迷人之處。




【WAKOUWA】 
一樣來自日本的品牌,ANATOMICA旗下的鞋款支線,一樣的加琉製法,不過不同的是鞋身,來自美國的DANDUX公司,1940年代的L.L BEAN也適用這家公司的帆布。

而最大的不同在於,WAKOUWA是以1930年代TOP SIDER所製作的鞋款為靈感,款式皆為當時軍用訓練鞋的樣子。
尤其是這個咖啡色,就是當初最常見的樣式。

在足弓部分也下足苦功,不斷調整成亞洲人的腳型,在舒適度上堪稱頂級。




【raregem】
主理人西條賢先生原先是製作家具相關的,不過也會自己動手製作很多東西,後來某次機會,CLASKA Gallery&Shop DO的大熊先生看見了西條先生自己做的皮革包,便邀請放在DO販賣,後來越做越多,品牌現在也有自己的店面了。


雖然一開始是皮革包,不過後來所製作的帆布包也相當具水準,更難能可貴的是還帶一份柔軟,純淨的設計感將布料之美展露無遺,像是不多加調味的上等新鮮食材,嚐一口便會愛上。



而後來大熊先生與西條先生有個訪談,西條先生有幾句話讓我印象深刻。
「以我的工作來說,像是椅子、桌子,這些內裝家具都不再做塗裝上色,讓人可以直接接觸到材質本身。」
「看的東西跟以前沒什麼不一樣,就像是換了鏡頭,景深不同了,能夠輕易捨棄多餘事物。」

對我來說,這也是帆布所帶給我的感覺,更能夠延伸至生活態度與美感。

圖片出處 / PRAS , WAKOUWA , raregem

tag /


have36nice give8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歐古力'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桌上自決,重奪漂亮主權。 由一個豆皿開始!
白做佬去台北探朋友,從宅味最烈毒味最濃的光華商場走出來,抬頭一看,見到條架空大天橋。天橋蓋得很醜、橋底的油漆就像日久失修的天花板或者頭皮一樣,一片片翻起,準備掉下來。這時,我想到PTT一個無聊post「浴室的拖鞋這樣真的好嗎」......女生受不了男生選一雙激醜的拖鞋,起初見到那雙拖鞋爆笑,再看留言有點心寒:因為好多人覺得無問題!好用就好、設計重點是防滑、實用、MIT呀,要支持!其實我想說,拖鞋好看一點,一定會滑死人?就是MIT,更加覺得恨鐵不成鋼。如果由一雙拖鞋以至一條天橋,它外觀如何你都覺得不甚了了,你再不要牙癢癢,說我們的市容醜。因為我們沒有好好為漂亮/美麗/有型把關。夫妻檔松永武跟高井知恵組成的Kata Kata,用傳統的日本方法,將自己繪畫的可愛圖案印在和紙上,再將它轉化到陶瓷小碟。因為這種古老製作方法,令到每件成品總會帶點偏差。換句話說,每個小碟都是獨一無二。在這個世界工廠血汗生產線,甚至香蕉的弧度不合都會被丟掉的瘋狂世界。我們覺得這些偏差、獨特是何等浪漫!這個小東西,他們稱之為印判手豆皿:你可以享受台啤或者紅酒時拿來盛花生果仁、或者在工作檯上放曲別針等小物。由於太可愛,單單放在卓上看都很爽。買來當小禮物更佳!不過你會面對一個難題:就是買了後看看又不捨得送給人!我們給您我建議,就是買一雙一個自用一個送禮,送禮自用兩相宜呀。白做佬回到香港,覺得天橋、道路這些硬件蓋得還可以(可能是英政治年代的傳統吧)。馬路平順、好多天橋底更種滿植物,弄得不錯。不過其他更重大的事情,醜陋值卻是以幾何級數標升。我們都很為難,一方面覺得自己居住的地方有這種鳥事,令人好羞恥。另一方面又感到好無力,民生大小事都不可自決。我們是否就這樣放軟手腳跟大氣候一起沉淪?對不起,我們不會。我們見到社會醜陋崩壞,更要活得漂亮!在所有可以控制得到地方,漂亮地行使我們的主權。用印判手豆皿盛前菜、平日拿一張鬼馬卡片派給朋友、紙膠帶印有皆川明(Minä Perhonen)的花草美人。我們不是滿足於小確幸(還說這個用語,骨都有點發麻),而是好好善待自己,令自己生活更漂亮,開心有型地跟醜陋鬥長命!終有一天,會見到醜陋自爆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