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期待再相逢,《花椿》紙本休刊


文/多麼

好似跨在時代間的裂縫,面對不斷衝擊著我們的科技新鮮事,另一面我們也在揮別被時間市場篩選後消逝的事物。這次要含淚送別的心頭之愛,是每月5號可在全日本資生堂店頭免費索取的刊物《花椿》( Hanatsubaki ),歷經77年,每個月約有10萬本發行量的《花椿》,2015年底將終止紙本月刊的發行,把重心轉移到網路平台上。

《花椿》獨有東西方融合的美學魅力,源自熱愛藝術的資生堂二代社長福原信三,在歐美學成歸國後接掌資生堂事業,深受西方藝術環境影響的他,奠定了好幾項資生堂至今仍維繫的組成,比如意匠部(今廣告公關部、設計部)的設立、建立品牌標準字 、開設資生堂藝廊。而《花椿》便在著重藝術文化的企業氣氛下逐漸發展,由前身《資生堂畫報》及《資生堂月刊》轉變為提供VIP會員的刊物。

1937年創刊號封面、2015年12月786號封面

《花椿》作為資生堂企業形象誌,擁有自己獨立的編輯團隊,並不委外代編,深度及廣度上,在時任40 年的美術指導仲條正義領航下,平面設計、流行敏銳度在日本時尚雜誌領域有著先驅角色的影響力。


1930年代至1960年代《花椿》封面回顧。戰後的經濟復甦讓人們有餘力關注打自己的打扮,以致《花椿》出刊的高峰在1969年達到680萬本的發行量。


1970年代至2000年代《花椿》封面回顧。自60年代後期仲條正義開始擔當藝術總監,過去訪問中談及製作的甘苦:「雜誌弄得亂七八糟也沒關係,我就是喜歡那樣,太過漂亮反而無趣。」仲條正義言中亂七八糟的風格,至今我們回頭翻看二三十年前的《花椿》,許多視覺上破格的安排,讓人覺得仍是新鮮。80年代與仲條正義共事的編輯長平山景子形容道,做出與別人不同,讓人可以發出讚嘆聲的題材才是我們所追求的。


2000年至今的《花椿》封面轉變。2012年3月由澁谷克彦接手藝術總監之位,與仲條正義不同的敘事語言,有點奇幻、很多超現實的視覺企劃,改版後的新鮮氣息讓花椿迷們又再度熱血澎湃。同時間《花椿》也大躍進踏入數位時代,提供 APP 軟體當期線上閱讀。 


主題性重溫過往雜誌內容,是我很喜歡的《花椿》企劃之一,作為化妝品本業,在雜誌裡揭露自有商品理所當然不過,但花椿編輯們怎會允許只是乖乖地介紹商品呢?有趣的編排,影像的輔助,先狠狠抓住你的注意力停留在頁面上,再誘發你一探究竟的好奇心。


1977年4月號的口紅特輯,是仲條正義親手執行的插畫版面,質樸單純的輪廓線裡填滿顏色,像是用口紅塗上嘴唇的軌跡。


除了每個月固定發刊,每年底集結整年十二個月份限量發售的合本,讓人不用擔心落掉任何一個月,海外讀者也可以一次收藏一年份。雖然月刊休刊了,希望年度合本仍有持續發行的計畫。日本媒體《每日新聞》在報導裡訪問到資生堂企業文化部長,談及網路有它傳播即時快速的優點、但紙張依舊有它迷人的地方,希望發揮兩者各有的優勢。專注網路是希望能拓展更年輕族群對我們的認識,《花椿》並沒有完全放棄紙本,會以季刊的形式保留下去。

也不要太悲傷,今年《Studio Voice》、《relax》紛紛復刊,或許哪天還會和心愛的你再相見。

圖片出處 / 花椿 , stylebubble , VisualizingCultures , lazycalm

tag / 花椿 資生堂 hanatsubaki 雜誌 紙本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城市書店】和書一起曬,屋頂上的森雨書房
text / 多麼;photo /  BOLIN photography週末的時候,離開了平時常去的區域,坐上捷運紅線向更北的地方,前往幾日前預約好要拜訪的森雨書房。以遊牧形式帶著書四處旅行的森雨書房,在不同的空間裡,分享自己喜愛而影響至深的書本。從首站台中到剛結束的台北站,作為下一站出發前的停歇,回到自家頂樓邀請大家和書一起被太陽曬一曬。出發前森雨留了手機給我,他說他平時不會一直用網路的,如果找不到路,可以直接打給他,想起森雨的 LG 摺疊手機, 我在另一頭點點頭拿著不離身的 iphone 回答他說我瞭解。從奇岩站出來,往山的方向走了十分鐘,兩旁房子有新有舊,但多半都是即將完工的新建案,穿越它們走上一個小山坡,房子高度變矮,看得見後方翠綠的植被,遇見下來迎接我們的森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