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曾經的森林系少女,現在的魔性妖精-蒼井優

text / CharMing的投幣式置物櫃
cover photo / 荒木經惟

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同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思女神。

泰國蒼井優、台灣蒼井優、中國蒼井優...,當蒼井優變成一種標竿甚至是形容詞的時候,其實你我都知道,全宇宙只有一個「蒼井優」。而約莫十年多前,「森林系」的風潮開始席捲日本與台灣,有如生活在森林帶有空靈特質的女孩,是天然、簡潔、隨意為主的穿搭風格,也像是代表一個人由內而外的氣質。只是十年過去了,當年的森林系代表人物-蒼井優,早已在不知不覺中,從原本的空靈少女,蛻變成移居「青木原樹海」的魔性妖精。

為什麼台灣人特別喜歡蒼井優呢?這大概是拜導演岩井俊二之賜,從《青春電幻物語》從電塔一躍而下的援交妹、《花與愛麗絲》穿著紙杯跳芭蕾的愛麗絲、《吸血鬼》有自殺傾向的女孩,在岩井美學當中,蒼井優的空靈感成了與之頻率相符的光,以及不食人間煙火的少女。岩井俊二是如此形容蒼井優的,「她知道自己不是天才,按照她的標準還有很多不足的地方,就像人類不能定義那就是神一樣。蒼井優屬於不能預測的類型,永遠不知道下一步會變成什麼。」

在當了一陣子純愛少女,電影片約接不完之時,蒼井優的下一步遲遲未踏出去,依然是大銀幕上最常見的鄰家女孩,以及名導的眼中的繆思。李相日執導的《扶桑花女孩》是蒼井優感覺最嚴苛、最想逃跑的拍攝現場,劇中角色卻也呼應蒼井優的真實,從小姑娘一躍成舞台上萬眾矚目的存在;山田洋次的《春之櫻:吟子和他的弟弟》,讓她打消退出演藝圈念頭,以及接連在《東京家族》、《家族真命苦》成為山田洋次鏡頭下,有如催化劑的靈魂人物。 

雖然有著人類的外表,卻是喜歡惡作劇、施魔法的妖精,這是最能夠形容蒼井優,遊走於黑白之間的多元與兼容性。其實,早在2007年《歡迎來到隔離病房》蒼井優飾演罹患厭食症的少女,一頭帥氣的雷鬼頭、為戲減重七公斤,過往的清新與空靈,全都成了極為逼人的魔性,也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森林系少女開始慢慢走向樹海,誘惑觀眾進入這片充滿魔性的蒼井優世界。

人們總說,從二十代後期踏入三十代,是女人解放與蛻變最大的關鍵。將這句話放到蒼井優身上成了完美應證,以及「妖魔化」最劇烈的時期。

從《岸邊之旅》短短出場十分鐘的最強小三、《東京喰種》搶走主角風采的美女食屍鬼,甚至是《乒乓少女大逆襲》臭臉潑辣油的粗魯中國人,蒼井優的「魔性」開始成長茁大。即便放到電視劇《王牌大醫師》擁有雙重人格的藝伎、《悠閒世代又怎樣:純米吟釀純情編》說著一口鄉音的單親媽媽、《偵探物語》瘋狂靈媒師。蒼井優揮別過往的清純與透明,近年來活躍的程度直逼「最大咖的配角」,觀眾總是能在大銀幕與小螢幕中,發現蒼井優的身影與不曾重疊的角色,而她抱持著「藉助別人寫的劇本傳達想法,作品裡的訊息比什麼都重要」的心態演戲,蒼井優就是有本事把配角演得像主角,甚至是一不小心就會搶走主角的風采。

回顧這一兩年擔任女主角的電影,蒼井優成了新銳導演松居大悟、白石和彌,與中生代導演接班人山下敦弘的繆思,而蒼井優也毫無保留地褪去森林系的衣裳,接連在三部作品拍攝大膽情慾戲,以及「不被社會認同與接納的女子」。每當蒼井優再一次化身為渣女或沈重女,心中都會不禁地OS:這不是小優,這不是小優。

當觀眾的印象還停留在跳著芭蕾舞的蒼井優,晃眼十年,雛鳥早已蛻變成駝鳥,在《愛情,突如其來》動物園跳著鴕鳥的求偶舞,曼妙的舞姿是當年愛麗絲的進化,明知充滿危險卻又禁不住想靠近,這是角色的本質更是蒼井優本身的魅力。與其說近幾年的力求轉型,不如說是蒼井優想要證明一隻鳥也能幻化成鳳凰,《她不知道那些鳥的名字》是證明自己能把渣女,演得如此淋漓盡致以及最突破性的演出。

蒼井優就像一面鏡子,以同一張容貌映照出虛幻與真實的「照妖鏡」。

即便在大銀幕上成了一隻魔性妖精,但是在台下手拿著螢光棒,應援著自己最愛的早安家族一團的 ANGERME(影片點此),藏不住的笑意與可愛,觀眾愛的就是充滿反差感的蒼井優。 對於電影有一定程度堅持的她,說著「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夠成為觀眾選擇作品時的保證」,或許這個名字不是票房保證,卻是毫無疑問地品質保證,而你我都知道不是蒼井優需要電影,而是觀眾、導演、電影需要這位名為蒼井優的繆思。

圖片出處 / 花與愛麗絲 , 歡迎來到隔離病房 , 東京喰種 , 愛情突如其來

tag / 日本影視 東京國際影展 電影 演員 蒼井優 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6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哥吉拉 x 超人力霸王:東寶與円谷的恩怨情仇
三不五時就會翻找一下特攝片資料,這次提出的疑問是:地表最強的怪獸:【哥吉拉】(ゴジラ / Godzilla),與巨大外星英雄:【超人力霸王】(ウルトラマン / Ultraman)的對決,究竟會是怎麼樣呢?很可惜,因為一些緣故,這個對決至今仍然沒有出現過。【哥吉拉】首先於 1954 年在東寶映畫公司登場,而【超人力霸王】則是日本特攝片權威円谷製作公司,在 1966 年推出的特攝電視劇。在 80 年代初之後漸行漸遠的東寶與円谷,其實早期有著不錯的合作關係,除了 1968~1992 年間長期持有円谷股份,東寶特攝片也一直交由円谷出身的特攝監督名將。包括在日本有著崇高地位的創辦人円谷英二、旗下愛將有川貞昌,以及 80 年代後重振哥吉拉系列聲勢的中野昭慶,三人相繼擔任當時東寶的前三代特攝監督。有著早期的情誼,這個合作其實不是沒有機會出現,只是沒能來得及。円谷自製的【超人力霸王】在 TBS 開始走紅之後,東寶與円谷便開始討論讓超人力霸王與哥吉拉一起在大銀幕登場的可能性,然而沒有人料到的是,円谷英二監督卻於 1969 年底累倒住院,隔年一月病逝。「老爹(オヤジ、円谷英二的暱稱)都不在了,留在東寶也沒有意義。」留下這段辭職感言的是時任東寶第二代特攝監督的有川貞昌,不難想像在這個時候,的確不可能去思考兩大角色合作的可能性。同時間,因為家用電視機普及而造成的「(日本)國片夕陽期(邦画の斜陽)」開始,1973、1975 連續兩部哥吉拉作品票房創下歷史新低,因而東寶決定暫停推出哥吉拉系列,同時對特攝片的預算也大幅刪減,直到 1984 年這怪獸之王才再度現身。於此同時,【超人力霸王】透過 TBS 大受歡迎而催生了電影劇場版,雖然東寶曾出資拍攝【超人力霸王】1967 年的第一部劇場版,但是不比當年的此刻東寶亦自身難保,円谷也只好另尋伯樂,只是沒想到合作夥伴換成了東寶的死對頭:松竹映畫公司。1979 年円谷與松竹一口氣推出三部劇場版,其中有兩部都是以電視版重新編輯上映,如此省錢的方式卻獲得了極大的票房成功,在這之後,據聞東寶遣人送了「鹽」到松竹,對此一般有兩種解讀:一是傳統的撒鹽鄙視之意,二則意味著「松竹拿走了東寶的恩惠」。從這時開始到 1992 年円谷第三代社長円谷皐買回東寶持股為止,東寶不再對円谷的製作預算挹注資金,合作也越來越少。此時東寶的特攝技術在過去與円谷的合作下早已成熟,而 1971 年接任的第三代東寶特攝監督中野昭慶,之後也為東寶開創了平成年代的特攝復興時期。如果你 google 一下,也可能會找到一個影片:一段超人力霸王跟一隻有點像哥吉拉的怪獸打架的影片。其實這是 1966 年,【超人力霸王】電視劇第 10 集〈謎樣恐龍基地〉裡所出現的,一隻名為「吉拉斯(ジラース)」的怪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