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日本最甜的毒蘋果-安藤櫻


1985年,第一屆東京國際影展於日本舉辦,1985年,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1986年初)四位繆斯誕生於日本,30年後她們早已各自在電影圈闖出一片天。不管是一顰一笑、一悲一喜,唯有在大銀幕上無需任何包袱形象,她們就像希臘神話真正的「Muse」,時而瘋狂、溫文儒雅、可塑性高,帶給他人活力與靈感的泉源。

2017第三十回東京國際影展,宮崎葵、滿島光、蒼井優、安藤櫻,齊聚於「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特輯,再次向全世界宣布,她們是能夠代表日本的繆斯女神。
男人不壞女人不愛的時代早已過去,現在是女人不「怪」,大家不愛的世代。從搞怪、奇怪、怪異、怪僻,真正厲害的演員,是能夠把角色的怪,詮釋成帶有個人風格的味道,而怪味發源體,就是安藤櫻。她就像一顆毒蘋果,明知有毒,卻令觀眾無法克制咬下蘋果的慾望。

細看安藤櫻的族譜,強大的基因是天才演技之路的開端,父親是知名導演奧田瑛二、母親是隨筆作家安藤和津,姊姊為導演安藤桃子,集演藝世家於一身的安藤櫻,同時也是不折不扣的貴族世家。親戚皆為從政、知名企業的高官,外曾祖父是「教科書等級」第29任總理大臣犬養毅,最不可思議的是,安藤櫻的祖先甚至包括「桃太郎的狗」(傳聞桃太郎為吉備津彥命的原型,隨行的手下包括犬飼部,即為犬養的祖先)
2012年安藤櫻閃婚嫁給同為星二代家族的柄本佑,並且已生下被媒體喻為出生超級演藝世家的天才嬰兒。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基因作祟,留著桃太郎的狗的血液,有如脫韁的小動物,時而溫馴、時而全力狂奔,現在又多了一個母親的身份。有一種野性,是名為安藤櫻的呼喚。
電影《健太與純與加世的國度》

曾因為不想以演藝世家的標籤而被過度關注,安藤櫻仍抵擋不了心之所向,在父親奥田瑛二執導的電影中,以女服務生的小角色出道。直到2009年,在《愛的曝光》中飾演一名被滿島光迷戀的神秘女子,擅於洗腦他人的邪教重要幹部,甚至親自剪掉父親生殖器的角色,安藤櫻以此片獲得橫濱電影節的最佳女配角以及高崎電影節的最佳新人,倒也就此開啟安藤櫻的不正常之路。  

相較於多數長相清純、美豔的女演員,安藤櫻不起眼的外表,卻是演技最亮眼的存在。從《健太與純與加世的國度》和誰都能上床,渴望被疼愛的女子,隨著愛人踏上的公路之旅,直到被狠狠踢下車,電影最後一幕全部給了安藤櫻,當她撥開遮住眼前的頭髮,吐掉嘴巴內的血,有如看破紅塵的眼神,再次證明能夠代表日本電影的女演員,就此誕生。
想看好的日本電影,唯一認證安藤櫻,高質量的電影參演,成為電影旬報年度十佳的幸運星與常客,2012年的《應許之國:雙重人生》更是被評選為當年Top 1,細膩地描繪北韓與日本之間,被資本與共產主義一分為二的親情,這也是安藤櫻首次到手的影后寶座。

而在《愛與誠201X》飾演名叫口香糖姐的校園大姐大,以歌舞片的形式唱著尾崎紀世彥《待到重逢之時》;下一秒,又成了《夜戰》只穿著內衣褲,在賓館高唱絢香《三日月》的援交妹。兩部戲加起來,短短不到三十分鐘的出場,安藤櫻滿溢而出的戲劇張力,幾乎橫掃當年的最佳女配角,並且在日本歷史最悠久、最具公信力的電影旬報,成為史上唯一同時榮獲最佳女主角、女配角的紀錄。 說不定,安藤櫻的家擁有一座後花園,可以擺放這些獎盃(現實中則放在老家神龕旁邊)。

2014年更被電影旬報選為「日本電影史上100位女演員榜」第8位,當時僅有安藤櫻是前十名中唯一未滿三十歲的演員。
電影《百元之戀》
電影《0.5mm》
電影《白河夜船》

回顧大銀幕上的職涯履歷,活在社會底層、在作賤自己與被男人踐踏之間,安藤櫻成了四位繆斯中,境遇最慘的女神。她就像一條繩子,有時能直挺挺地演出大而化之的角色,卻又在被捲成一團亂的複雜中,成為替社會底層的日本人們發聲、從谷底重新出發,代表希望的女神。

有鑒於安藤櫻是一個和正經八百扯不上邊的人,因此,如果要形容看她演戲的感覺,只有「超爽」二字才能概括內心的激動與感動。《0.5mm》以半脅迫老人的方式,「寄生」於對方家中的看護,安藤櫻整整掌握電影的196分鐘;《百元之戀》從肥胖、邋遢的家裡蹲,再到站上拳擊擂台的魯蛇,安藤櫻必須在兩週內從肥宅瘦成腹肌女。絕對的反差與爆發力,一直都是她的強項。

早已在大銀幕上,獻出無數次的床戲與裸體,安藤櫻不斷褪去身上的衣物,裸露並非情色,而是逐一將女性的情感與慾望,藉由安藤櫻的軀體釋放。一如,她不是需要王子才能被吻醒的睡美人,而是《白河夜船》吉本芭娜娜筆下在無法喘息的寂寞中,渴望獲得清醒與真愛的普通人。
日劇《寬鬆世代又怎樣》
當安藤櫻成為觀眾心目中的問題女子,唯有宮藤官九郎在《寬鬆世代又怎樣》, 將她塑造成穿著西裝、說話嚴厲的事業女強人,在工作和婚姻之間迷茫,只有私下與戀人或男閨蜜相處時,才會流露出小女人的另一面。這是安藤櫻距離觀眾最近的一次,同時也是最貼近本人、最有魅力的一次。

畢竟,安藤櫻的聲線是最適合當演員的全能類型。嬌嗔時,是令人招架不住的可愛;生氣時,又成了標準的河東獅吼。安藤櫻身上肯定有一個開關,能夠輕易轉換從頭到腳每一個細胞。

套用一句《寬鬆世代又怎樣》小茜的台詞:「如果害怕受傷,是無法獲得幸福的。不傷害任何人的傢伙,也無法帶給任何人幸福的。」不斷挑戰自己極限的安藤櫻,只為了帶給觀眾最好的演出與日本電影。

或許,安藤櫻不是看起來鮮嫩欲滴的蘋果,卻總是能在一口咬下之後,徹底愛上這顆名為安藤櫻的毒蘋果,而且有時候還會甜到牙疼。

圖片出處 / cinemacafe

tag / 日本影視 電影 演員 安藤櫻 東京國際影展 japan now銀幕のミューズたち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3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電影】計程人生 - 國際名導在計程車上遇見的伊朗眾生相
文 / 老巫伊朗導演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電影總取材於社會的爭議與真實,因而在2009的總統大選之際,為拍攝相關紀錄片而獲刑6年,負上「危害國家安全」、「散佈反對伊斯蘭政府的宣傳」的罪名,並禁止他在20年以內從事電影相關的製作及拍攝。這次他突破形式,在計程車裡面拍攝《計程人生》(TAXI),電影用 USB 偷渡出國參展,並獲得柏林影展最高榮譽金熊獎。他說:『我是個電影導演,除了拍電影外,我不會做別的事。電影是我的表達方式,也是我生命的意義。』,金熊獎主席暨《黑天鵝》導演戴倫亞洛諾夫斯基則讚譽此片為:獻給電影的情書。潘納希行駛計程車,將伊朗開到一條為世界所注目的路途。《計程人生》採用偽紀錄片的方式,介於真實與虛構之間,企圖構築出一個屬於伊朗現世的眾生相。導演在一輛計程車上,裝設了多架小型攝影機,自己擔任司機,藉由與每個乘客的對話,反映出不同社會階級間彼此迥異的價值觀,並且也一再探討何謂電影及影像的功能性。這種巧妙的安排也讓觀眾不斷著迷於真假之間,順著導演所安排的路徑一路跟著計程車讓人領略伊朗社會複雜的各種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