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文化人眼中的在地台北與移居台北 — 富錦樹 吳羽傑 x 小日子 劉冠吟

text / 許慈恩;photo / 蔡耀徵;圖與圖說-富錦樹

「我覺得很像大同電鍋,生活在這裡的不同的人,好像都很巧妙地融合在一起了。」問起台北如何以生活物件比喻,富錦樹集團創辦人吳羽傑(Jay)像是接殺了一顆差點成為全壘打的高飛球一般,遊刃有餘地笑著說。

「台北算是種族單一性滿高的,但其實也納入了很多不同的文化,客家、原住民……像我太太算是日本來的新住民。你不覺得大同電鍋不論是什麼食材組合、怎麼料理都無違和感嗎?」能蒸、能炊、能熬,無論如何混搭不同的元素,似乎總能成功做出或創新、或溫醇的美味料理。端看時間長短來決定口感,久一點就變得柔軟;短一些便保持乾脆。那是他眼中的台北,「也像是富錦街和富錦樹。」
 
而這樣熱熱鬧鬧的包容力,正和《小日子》社長劉冠吟口中的台北不謀而合。從小在永康街長大的劉冠吟說:「台北是世界上少見高度住商融合卻不會太吵的城市。」又或者說這裡雖然外國人口密度不高,卻一點都不排外。也就是這樣恰到好處的混搭和熱情,調和成那鍋名為台北的好滋味。

至於,那是怎樣的特別口味,具體來說大概就像她在高中時期,學校附近早餐店裡同學點的特餐,「她很喜歡吃巧克力厚片吐司夾煎蛋,看似甜鹹不搭的組合,但阿姨都會面不改色地做出來,我覺得台灣的早餐店都很神奇、很有創造力。」就像在台北城市裡,無論如何光怪陸離,總有一種搭配能讓人滿意。
台北地理指南:遷移和雨季

關於吳羽傑和劉冠吟,是兩種不同的台北遷徙。

因為「很喜歡住在水邊」,劉冠吟從熱鬧的永康街搬到有河景的文山區。她說,台北就好在「切換生活的風貌和地貌很快速。比起國外其他城市,要到山或海都相對容易。」從中心到市郊,一下子生活就由動轉靜,「現在因為工作的強度很高,所以我希望回家時可以有一個很明確的自然區隔。」劉冠吟是那種熱愛自己的城市和工作,於忙亂的街頭,會讓人忍不住回頭的輕巧女性,或者,一本如《小日子》般耐讀的生活雜誌。

另一頭Jay則有些相反地,從景美轉移到更具城市感的富錦街。他說,「我就是一個city boy,需要城市的快節奏,也迷戀快中有慢,在我看來,富錦街就是那樣的地方。」而在如今所謂「富錦街」的生活風格裡,也留下了Jay的軌跡。「開了A店,旁邊可以蓋一個B,B旁邊是C,C旁邊又有D,那我就在想,這些店加起來,我心中的富錦街應該長成什麼樣子。」那是富錦樹最初的起心動念,隨著富錦樹集團陸續打造了花店、冰店、服飾到咖啡店等不同類型的店面,那組合起來的樣子,我們也幸運地見證了。
富錦樹在民生社區的店舖經營,成為中港台地區的社區創業的經典範例。富錦樹咖啡店、富錦樹355選物店(上左至右)。由富錦樹開設的瑞士環保背包品牌FREITAG與富錦樹台菜香檳,也是民生社區內的熱門店家。(下排左至右)

於是一南一北,說的不只是地理,更是兩人南轅北轍的性格。當整個盆地降下細雨,喜歡憂鬱感的劉冠吟,總格外享受陰雨;而討厭壞天氣的Jay,則像被迫浸泡在盆地。因為是台北,有著典型的潮溼天氣,正因為是台北,於是沒有任何一種定型的反應和情緒。
台北文化評鑑:品味升級與分眾成形

回歸文化人的眼睛,對於台北的藝文環境,個性迥異的兩人卻有著相似的共識。「在我們長成大人的這十年,台北這部分確實慢慢追上其他大城市。」劉冠吟說道,而一旁的Jay也附和地點頭。隨著近年政策的重視,城市的藝文活動像是終於等到了遍地開花,「我覺得像是白晝之夜就辦得非常令我驚豔。」她接著補充,從官方的態度、合作的協辦單位以及參與的民眾,整體的文化品味都有所提升。

「另外,這幾年中、小型的劇場變多了。」實際上,要了解某個產業的蓬勃與否,「分眾」的規模和多元程度,是具備相當說服力的判斷。劉冠吟仔細地分享她的觀察:「能不能養活小劇場、會不會被主流排擠,以及它能不能留住群眾,是一個城市重要的文化指標。」

而回歸「分眾」的概念,光是2月,Jay就參加了三場不同類型的演唱會,「費玉清我帶爸媽去,Mr. children我跟太太去,林俊傑我就找朋友去。」當文化成為生活,台北也確實準備好提供足夠的選項。

台北美感教育:從教科書到「還我特色公園」

「像我小時候在台南,大家就不太注意衣著美感,常常穿著拖鞋、『吊嘎』就出門。當大家都接受這種不在意,它就變成『城市的共識』。」說起一個時期的美感缺口,不僅是Jay,在場的人都有所共感。但其實「衣著就是一道流動風景,人們的穿著也會影響城市的樣子」。這是Jay從小的家庭教育,於是才長成如今對品味講究的大人,環境和大眾的共識,默默堆疊成一個時代美感教育的樣子。

隨著近來設計領域發展熱絡,劉冠吟舉例,前幾年「美感細胞」團隊推出一系列「美感教科書」,以及為特色公園倡議的「特公盟(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出現,都彷彿在宣告一件事:「台北對於育兒議題已經到了有餘裕去討論美感的階段。」

「其實我覺得特公盟也很妙,我爸媽這一代,根本不會有家長管公園長怎樣。」劉冠吟若有所思地說。隱然透著某種都會家長的全新模樣,他們對於「教育環境」,懷抱切身的觀察,關於「美感經驗」,也有著不可妥協的執著。
台北都市改造:修正下一個十年生活

想來這樣的滋味、文化和堅持,似乎只限於此處而不可流傳,是城市發展的集合,也是人們生活的累積。

劉冠吟說,此時她感受到的台北,「像設計師吳孝孺的成名作——紅椅子,改造了台灣庶民文化中的紅色塑膠椅。而他的另一件作品,則是以薄胎瓷器改良傳統辦桌用的粉色塑膠碗。」舊的部分還在慢慢轉變,與此同時,新的元素也漸漸進場。「吳孝孺的設計,看一眼就認得出是台灣的東西,但修正了一些比較不好用的地方,所以使用的感受完全不同。」改良雖然不見得盡善盡美,但一如台北在總體上正往好的方向修正,已經足夠可期。比起上一個十年,現階段「在社會認同、價值觀、生活方式及審美觀上都有了更大的變動」。

他們眼中的台北,是劉冠吟能成日望著不同陽台的花式曬衣、蹓躂鬧街的場合;也是Jay在未來的家居理想中植下一片大草地的所在。更緊要的,是下一個十年,我們仍舊有選擇的台北。
本文刊登於《台北畫刊》3月號

圖片出處 /

tag / 富錦樹 小日子 文化 jay 吳羽傑 劉冠吟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FujinTree355 富錦樹_向原 綠
這是一個現代人所必需面對的課題之一,在日本,女性結婚之後選擇專職家庭的人不在少數,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的調查,雖然日本政府有獎勵婚後工作的獎金,不過還是有高達30%的女性希望婚後可以成為家庭主婦,並且這樣的狀況有年年增高的趨勢。不過相對的,婚後想要繼續工作的女性也達到了三分之一以上。本次採訪的向原綠小姐(Midori)是從日本漂洋過海嫁到台灣的台南媳婦。來台後經營位於富錦街355號的生活選貨店富錦樹355。她以獨特的眼光選進了許多台灣民藝品與日本高質感的服飾及生活雜貨等,在台灣經營生活質感選貨店的業界裡,占有一席之地。除此之外,Midori也是一位同時育有六歲兒子與一歲多小女兒的母親;身兼兩職的她,是如何取得家庭與工作上的平衡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