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攝影對談:保坂さほ X 鄭弘敬

Fujin Tree Group邀請日本人氣親子攝影師保坂さほ(以下簡稱:SAHO)來台拍攝溫馨親子照,活動期間拍攝了數組親子與小朋友自然的作品。have A nice也搬出企劃御用攝影師鄭弘敬(以下簡稱:tei)來與SAHO互相聊聊攝影之路的甘苦談!這次SAHO在台灣拍攝的作品也會公開喔!
have A nice:兩位分別是何時開始喜歡上攝影?又是什麼樣的契機,決定成為一名專業攝影師呢?

SAHO:最初是因為買了一台自己很喜歡的相機,而當時的日本,也正好開始流行使用MIXI(日本 SNS 網路社群)。因緣際會下,我開始在個人的 MIXI 頁面,上傳了一些自己平時攝影記錄的照片。或許就是從那時後開始,陸續出現喜歡我照片的朋友,也因為有這些朋友不斷給予我許多鼓勵,進而成為支持我繼續拍攝創作的一大動力。大概在又過了一年左右,突然收到來自一間規模較大的企業邀約,是一項關於拍攝電影視覺海報的工作。一開始真的覺得相當驚訝,但也因為自己拍攝的照片獲得了企業主的肯定,覺得或許可以嘗試看看,於是開始有了朝向專業攝影創作的想法。真的很感謝能有這樣的運氣,還有一切來得剛剛好的時機,所以才能促成現在的我吧。

tei:我對攝影開始感到有興趣,其實是在很自然的情況下產生的,大約是高中的時候,家中有一台相機,就開始拿起來拍了,當時相機裡面並沒有裝底片,但聽著快門有速度感的喀嚓喀嚓聲,反而覺得很有意思。後來在大學主修動畫時,剛好有關於攝影的課程,所以有了一點關於攝影的基礎。大學畢業後從事的是電視廣告製作工作,到日本繼續留學進修時,我開始有了新的想法,究竟要選擇學習動畫呢?還是轉換跑道進修攝影而感到彷徨,但在跟學校商談時,我的攝影創作反而得到了學校的肯定,還因此獲得了一筆獎學金(笑)對於當時還是留學生的我來說,真是一大鼓舞,所以乾脆就開始專注於攝影創作了。


have A nice:在眾多範疇中,發現兩位最常拍攝以“人”為主題的人像攝影創作,為何特別多有關此類的作品呢?

SAHO:應該是因為我很喜歡有生命力的人事物吧!

tei:我也一樣,跟SAHO桑一樣喜歡有生氣、會產生變化的事物。

SAHO:最初因為看到跟服裝流行的相關雜誌而感到憧憬,所以開始了以人為主的拍攝,不過一旦嘗試後,真的有種發自內心的認同感與共鳴。果然,還是在拍攝“人”時最有樂趣。其中我還特別喜歡用拍攝的方式,幫被拍攝者記錄下化妝造型後由衷感到開心的模樣!

tei:我的話則是剛好因為工作上的邀約,主要還是以拍攝人像為主,不過可能有一些地方跟SAHO桑稍稍不太一樣,我比較擅常拍攝人們在自然真實狀態下呈現的模樣。

SAHO:雖然我們都喜歡拍攝人,不過 tei 桑的攝影風格的確很不一樣,十分吸引人。

tei:我想SAHO桑因為工作上的關係,接觸到的模特兒一定都十分專業,不過我拍攝的對象通常都是跨領域的素人,因應不同的被拍攝者,我希望能好好利用素材本身的特色,幫他們拍攝下原有的樣貌。 

have A nice:剛才在對談時有互相提到雖然同樣都是拍攝人,但呈現出來的作品跟氛圍十分不一樣,請問兩位對互相的攝影作品有什麼樣的感受呢?

SAHO:我看了tei桑的攝影作品後,真的覺得很有感觸,希望tei桑一定要去參加 CANON 所舉辦的寫真新世紀!絕對會得獎!

tei:實不相瞞,其實很久以前我確實有偷偷報名參加過(笑)

SAHO:如果是以現在的tei桑所拍攝的作品去參加的話一定沒有問題的!說得我都開始熱血起來了呀!畢竟我可是想拍也無法拍出那樣的境界,相信tei桑的世界觀一定會受到廣大的歡迎!

tei桑:謝謝:)我對於SAHO桑的專業感到敬佩,希望可以像SAHO桑一樣拍攝專業,並朝著自己的風格努力前進。不知道SAHO桑平常除了商業攝影工作以外,有沒有拍攝自己的創作去參加比賽呢?

SAHO:我雖然對於自己拍攝流行雜誌等的照片,感到有信心可以讓觀賞者感到開心、喜悅,但對於要參加得獎感覺可能不是這麼容易呀(笑)

tei:有時可能真的很主觀,工作上的拍攝通常都會以編輯們的喜好去完成,但畢竟個人的創作就跟自己想傳達的訊息一樣,能不能受到青睞與認同那又是另一回事了嘛!
▲SAHO在台時所拍攝的親子作品 
have A nice:請說說一直以來在攝影創作上,有沒有曾經碰到什麼特別印象深刻的困難呢?又是如何過度困境直到現在的風格趨於成型呢?

SAHO:我是在2008年開始攝影拍攝,大概在2009年時開始了大量的企業工作,當時接到的幾乎全部都是雜誌相關的封面,但是對於當時幾乎還是素人的我來說,其實經驗完全不足,只是單純旳對於攝影很有熱忱而已,但是因為雜誌編輯們根本不知道我其實是個新手,所以只好裝作自己很老練的樣子,當時只要每按下快門拍下一張照片,就會有許多工作人員圍繞在電腦前討論確認、非常地專業,當時真的是度過了一段每天都很緊張的日子啊!不過久而久之也就找到了自己的模式,現在已經能夠習慣接觸各種各樣的工作邀約,真的很開心。

tei:特別困難的大概就是如何找到自己風格、並且不隨波逐流這件事吧。畢竟現在資訊太流通很難不看到別人作品,一開始的確會在意別人拍的如何,不過之後自己的風格慢慢確立後就不太在乎別人拍的如何了。我想,這個尋找的過程是困難的,而且或許不只攝影師,可能會是每個人都必經的過程,總之調適好心情面對吧!

have A nice:通常在攝影創作時,關於每次作品的主題,請問是如何構思出來的呢?

tei:個人拍攝創作的話,除了人像為主的攝影以外,我也會拍攝一些風景,都是以城市風景為主、像是東京、臺北等的城市街景、偶爾還是會將一些在當時風景裏出現的人事物也一同拍攝進去。

SAHO:我有時跟tei桑一樣,依據當天的想法直接進行拍攝,但有時也會先在心裡想好一個想要拍攝的主題跟感覺,不過最關鍵的還是會取決于最後拍攝出來的作品,是否可以營造自己想要傳達的氛圍與意識吧!如果無法好好表達的話,我應該連按下快門都會覺得有點困擾呢(笑) 
▲SAHO在台時所拍攝的作品  
have A nice:在商業邀約工作與個人攝影時,有沒有什麼原則是無論嘗試哪種領域,都絕對堅持的?

SAHO:個人攝影創作時我有一個滿奇特的自我堅持,喜歡拍攝水平垂直的照片,不是很喜歡從斜角度進行拍攝,當然如果是工作上業主的要求還是要敬業完成,畢竟要好好工作嘛!(笑)另外還有喜歡拍攝白色系明亮的照片,希望散發出來正面又愉悅幸福的意念。

tei:我很少拍攝黑白的照片,雖然不能說是絕對,但如果可以的話,比起黑白照片,我還是比較喜歡有色彩的世界,不會太刻意去營造氣氛,自然的光影不會被過度修飾才是我想傳達的意念。

have A nice:攝影對自己來說是怎樣的存在、有什麼樣的意義呢?

SAHO:可以說是自己真實活著的象徵,也是唯一可以最直接表現自己的一種方式,無論是自己的心情或者是思考,無需贅言也可以透過照片來傳達,對我而言,攝影與照片就是這樣重要的存在。

tei:我也跟SAHO桑的想法很接近,因為自己並不是擅長書寫文字去表達想法的人,所以還是回過頭來,透過熟悉的相機,藉由快門表達自己看到的真實。我想即使語言不通也可以跨越障礙,產生思想上的交集。

have A nice:那麼,最後想請教兩位,在近期內有沒有什麼計劃可以跟我們分享呢?

SAHO:現在主要工作範圍還是在東京,老實說真的很想跨出更大的一步,最理想的方式就是把東京當作基本活動據點,然後想要去更多的地方,接觸不同的人事物,進行創作。現在的個人攝影主要是以拍攝小孩為主,真的很想拍攝世界上各種各樣的小孩啊。

tei:首先要好好工作!在一邊進行個人創作的同時,一邊接觸各種工作邀約,希望可以利用攝影技術累積資金,舉辦許多攝影展,再透過辦展讓更多人發現自己的感官世界,如此循環,達到工作與創作間良好的平衡。
看完之後大家是不是對這兩位攝影師更有興趣了呢?
可以去看看他們的個人網站喔。

圖片出處 / 保坂さほ提供

tag / sahosaka teikoukei 保坂さほ 鄭弘敬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8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