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這裡有批 Free Agent 好貴的

 LeBronJames)決定回家鄉騎士的之後幾個小時,我的手機整個晚上叮噹響不停,主要來自自己 follow 的 Bleacher Report 運動新聞網 app;在那幾個小時裡面,想偎大邊的開始對鈔票點頭,敲計算機的老闆們也撥雲見日,幾乎六成以上的重要自由球員都與新東家在這段時間內決定去向。

莫再提還是得提啊,從克里夫蘭之子成為地表最強籃皇,當年的「Decision」仍歷歷在目,於是 LeBron 與熱火幾乎成為決賽場上的球迷公敵。而邁阿密大崩盤接下來無縫接軌三巨頭協商記,球迷也總是健忘,才幾個禮拜喔,你看已經沒有人管馬刺的團隊籃球有多美麗、Kawhi Leonard 有多謙卑,或是 Tim Duncan 揪感心再戰沙場之降價多少。什麼你說你在看世足啊,ok, fine.

起初因為自己本身是勇士迷,並沒有特別期待 LeBron 何時作出決定,比較起來更留意當時盛傳 Klay Thompson 與 Kevin Love 的交易。天氣跟戰績差不多的灰狼,除了明星賽會看到 Love 以及妙傳花絮會有 Ricky Rubio 之外,老實說我真的沒有對於他們買誰賣誰有太大感覺,只知道有一個 26.1 分、12.2 籃板、4.4 助攻再開三分外掛的長人,一直嚷嚷自己要去大市場球隊,選秀前還警告騎士不要再打自己的主意這樣。
在所謂「幾巨頭」還沒出現的年代,球迷要看巨頭秀大概就只有 12 巨頭的夢幻隊吧,也算是讓我一次看個夠。那時候的明尼蘇達灰狼就是成軍沒多久的嫩隊(1989年成軍),直到 95 年選到 Kevin Garnett,隔年換來 Stephen Marbury 之後打進隊史首次的季後賽。

But,KG 沒像 Kobe 那樣天時地利人和,97 年簽下那紙六年 1 億 2600 萬的大約之後不但間接造成 NBA 封館危機,連隊友也眼紅走人。在 98 年 Marbury 離隊後,KG 扛著自己的大合約孤軍奮戰,雖然從 96 年算起灰狼連續七年打進西區季後賽,但七年來全部首輪出局,其實跟第九、第十名暑假開始的時間差不多。

明尼蘇達的夏天或許涼的可以讓人冷靜,而這個曾經放不少炮的高中生也逐漸成了靠得住的狼哥,除了 20/10 的數據連年繳出,也開始懂得什麼是「沈默地做好自己該做的事」。終於,03 年有了外星人 Cassell 以及當時尚猛的養家男 Sprewell,狼群們一舉殺進西區決賽,Garnett 也拿下了年度 MVP。
這就是狼來了的故事,它告訴我們什麼呢?就是不要一直嚷嚷著說我這匹狼要去哪裡哪裡。剛剛好又看到 Dirk Nowitzki 再度降價續簽小牛三年的新聞,平均一年 850 萬美元。您瞧瞧這台德國坦克不僅配備精良可長久使用(還越久越划算),連內芯也非常有格調。

而愛神前幾天再跟騎士眉來眼去未果,現在我只希望他不要真的來勇士啊討厭鬼。

圖片出處 / LeBron James 個人 Google+ , Sports Illstrated , Kare11

tag / nba 運動 spykee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全壘打牆鋪設緩衝墊的開始:佐野仙好事件
偶爾會看到棒球比賽裡,選手拼命追球的過程中與隊友或場地護欄相撞,傷害真的很大,相信上季初西岡剛與福留孝介的嚴重相撞意外,很多球迷還餘悸猶存。事實上在過去全壘打牆未鋪設防撞護墊的時期,面對水泥建造的全壘打牆,外野手拼美技的同時也是在跟生命做挑戰。日本雖然棒球發展相當早,但全壘打牆設置防撞護墊卻是在 70 年代晚期的事,原因是來自於當時阪神虎隊外野手佐野仙好的一次嚴重意外。1977 年 4 月 29 日,阪神與大洋鯨隊(現橫濱 DeNA 海灣星隊)於川崎球場交戰,九局下半由 6:7 落後的大洋進攻,在一出局一壘有人的情況下,清水透擊出左外野的深遠飛球。由於戰況關鍵,鎮守左外野的佐野仙好拼命追球,並在全壘打牆前展現接殺美技,然而球落入手套的瞬間,剎車不及的佐野在全速衝刺的情況下,硬生生以頭部撞上水泥製成的全壘打牆,當場昏迷不醒,而手套裡的球並未落出。左線審田中俊幸高舉右手宣判接殺出局,而追上去查看佐野狀況的阪神中外野手池邊巖卻是嚇出冷汗:「他(佐野)完全翻白眼,嘴角吐氣冒出的是血色泡沫。」這裡先告知大家,佐野在緊急送醫之後診斷出頭蓋骨凹陷骨折以及腦部挫傷,但靠著堅強意志力度過一星期的危險期,日後重返球場後並相當活躍,曾於 1981 年拿下中央聯盟勝利打點王,目前擔任阪神虎隊球探總監。因為這個嚴重事件,日職兩聯盟將球場全壘打牆全部鋪上橡膠緩衝墊,日後這樣的防護措施也逐漸成為今日正規棒球場的標準配備。這裡回到事發的場上。當時池邊巖中外野手與田中裁判一同比出急需擔架的手勢,而阪神的休息區見狀,全部人員一同奔向左外野查看,在常理判斷下,發生失去意識的重傷應為比賽暫停狀況,然而敵隊大洋卻不這麼認為。在阪神板凳區清空、全員齊奔外野的狀態下,大洋休息區的教練向一壘跑者野口善男傳達起跑指示,於是在飛球被接殺後踏回一壘壘包的野口,開始衝向二壘、三壘,當然,最後在全場一片混亂毫無防守的情況下直奔本壘,拿下追平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