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現在想你的話,你還會想我嗎

文/知寒 《我在這裡擱淺——有人看到,但沒人知道 》

不能再相愛的第139 天,多雲時晴
雖然用手機打字的速度也不慢,不過可能的話還是喜歡用語音的方式留訊息或回覆,相對便利、快速許多,不用一直修一些錯字什麼的,而且比起平鋪直敘的文字訊息來說,更可以從語氣裡面判斷或表現情緒。
但你不喜歡。

除了真正見面時的相處、面對面聊天以外,你不喜歡接電話、你不喜歡視訊、你不喜歡非得戴上耳機去聽那上頭只有顯示秒數的幾則語音、你不喜歡某種「未知感」,不像文字訊息那樣可以先通過螢幕上頭的通知,能夠先看到對方大致上要溝通的是什麼事情,而你可以藉之判斷先後緩急的程度來安排你自己回覆的時間。

為此我們還吵過幾次架,因為我每次只要用語音回你,你就有點任性地不聽不回,就算上面寫著「已讀」,但你還是都不願意打開來聽。甚至在我還因為你這樣而生氣、而冷戰的時候,你傳來訊息,我以為這次你終於肯讓我一點、先退一步道個歉之類的,結果你傳的是一個連結,標題是:「寧願訊息也不願意打電話,心思敏感的人可能有的電話恐懼症」。緊接著下一秒傳來的是:「對我來說,打電話跟聽語音訊息一樣,請溫柔可愛的女友大人體諒一下心思敏感的我。」順帶附上了一個正在發射愛心的可愛貼圖。

「我體諒你個大頭鬼啦!心思敏感的話還會不知道老娘正在生氣!思想能有多遠,你就給我滾多遠! 」男友就是有這種神奇的魔力,可以用一、兩則訊息的時間就讓原本正在氣頭上的女友更上一層樓,真的是氣到笑出來。


後來我還是依著你的意思,慢慢戒掉了傳送語音訊息的習慣,就連只有閨密在的聊天群組也同樣,那一陣子她們還問我是不是生病了,是不是聲音變難聽了,所以不好意思讓她們聽見。
我們兩個人都有各自無法妥協的一部分,可那並不是因為我們不夠愛對方,無法為對方而改變自己的習慣,而是經過相處、經過爭吵、經過溝通以後,我們都會更懂得彼此在各種事情上的「底線」,正是因為愛、因為理解,所以願意在兩人的需要互相衝突的時候,評量自己能夠做出讓步或改變的地方,並試著去適應這樣一個新的自己,讓我們可以繼續牽著手、走接下來的路。

以前我會很偏激地覺得:「如果真的愛的話,就應該要愛原來的我,我就應該不需要為他做出任何改變。」可是遇見你、愛上你以後,才知道為了喜歡的人而改變自己,原來是那麼自然的事情,就算你並沒有開口要求,還是會想要為了你,變成一個更好的自己。就算有時候,理由並不是「變好」,而是變成「你喜歡的樣子」,也並不會覺得委屈、難受。
 
因為一直以來也都能看見你為我做出的改變和努力,因為我們都很努力讓自己成為這世界上最適合對方的那一個,因為我知道如果我是為了你而讓自己退了一步,你會是最心疼的那一個。

只是終究,還是有那種情況是一個人踏錯了一步以後,另一個人再努力想要去原諒、去裝作不在意,還是會做不到的,所以我們才會是現在這樣:明明在同一座城市裡生活、明明知道對方在哪、明明已經磨合到那麼適合對方,卻不能再相愛。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永遠不一定是假的 只是我和你走不到了
文/知寒《我在這裡擱淺——有人看到,但沒人知道 》 說謊的第73天,遠處天空是漸層的藍 「嗨!好久不見,最近還好呀!因為剛剛開完週會,整個上午都在整理數據沒時間吃飯,所以現在才吃飽啦!」快速地寒暄過幾句之後,就說了掰掰,各自回到位置上。 週一的下午相較於高強度的早上,顯得有些冗長,寄出每日的排程表單後,就在與同事的聊天中度過了。將隔天的待辦事項整理在一旁的白板上,將筆電的充電插頭拔掉,背起包包就準備下班。 搭上電梯後,與兩位較要好的同事在裡頭閒聊,我們每週都有一天下班後,會各自和男朋友晚餐約會,一個同事固定週三、另一個則是週五。 「今天禮拜一,約會日!妳要和男友去哪裡吃飯啊?」照著鏡子稍微整理衣領的同事開口問了我一句,我愣了一下,笑容有些僵硬。 我們都已經分手快三個月了,我還是沒能把這個謊給戳破,還讓她們覺得我們依舊穩定。隨口幫你找了一個理由,說你今天要加班,約會取消。 「蛤?一週一天而已的約會日,他居然還要加班!你們是不是吵架了啊?」倚著電梯內欄杆、正滑著手機的同事做了一個貼近事實的猜測,只是我們比吵架更嚴重一點點。我則是連忙解釋說並沒有,前陣子已經吵夠、也冷戰夠了,最近不打算再吵架了。 這我真的沒說謊,已經沒辦法再吵了。 電梯抵達一樓以後,原先應該要和她們一起左轉走去捷運站的我,沒有遲疑地右轉準備去搭回租屋處的公車,和同事們揮手說了明天見。外頭的天色已經暗下,路燈一如既往地亮著,第二個街口角落的便當店禮拜一照常公休,人行道對面的花店門口擺出了幾盆新的聖誕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