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我們愛男裝 - Lauren Yates - W'MENSWEAR 設計師(上)

與 W’MENSWEAR 的創辦人 Lauren Yates 相約在十一月一個尋常的秋老虎日,東區粉圓同桌共有四位服飾相關從事人員,話匣子一開聊成長背景、聊設計、聊文化,或是只是聊聊各自熟悉的城市,一不小心就聊了兩小時。

輕鬆交談中在我們三個台灣人看來衰退的服飾市場,Lauren 似乎樂觀看待。
由汽車工程師背景的 SYNDRO 設計師 Shinway 領導這一下午的採訪主線,看來幾乎是相對立場的提問,男性 v.s 女性;相關背景 v.s 不同背景;訪問者 v.s 受訪者,卻得到了溫柔的回覆讓在場的人都誕生出勇氣呢。
(碰面前一晚,收到 Lauren 來信附上一張滿滿九份阿柑姨芋圓的照片,Lauren 的媽媽是台北出生的台泰混血兒,特殊血緣身分使得 Lauren 對城市各面向的好奇心更甚,身為地主滿足一碗芋圓的欲望,實在簡單不過!)

綁著雙辮子的 Lauren 笑著說,在她從十四歲開始的模特兒生涯中,最精彩的作品就是 ponytail journal 部落格網站,而較少紮著馬尾 (ponytail) 的 Lauren 說道,取名 ponytail 是想在撰寫生活類文章時,在名稱上就傳達一些生活哲學 — 「綁馬尾的女性是擁有強大執行力又具有活力的形象,象徵女孩什麼事情都能做得到的精神」,青春期的 Lauren 就較其他同學高挑,又有一張任誰看了都喜歡的笑臉,兼職模特兒的生涯就此開啟,而每一次試鏡、定裝的等待時間,對好奇心旺盛、停滯不下來的她而言,實在太浪費生命,務必要找件事情來做,突然一個主意飛進腦海『何不寫寫東西呢?把人生中不可缺少的要件都放進網站中!再取一個好記、有趣的名字,邀請更多人一起玩』於是,ponytail journal 就這樣誕生了!

尤其喜歡在古著裡尋找靈感,總是穿一件又一件的男裝,被稱為世界上穿男裝最性感女性的 Lauren,採訪當天還穿了大三號的鞋子,會有這樣有趣的個性,可從她的成長背景談起,中學時喜歡下廚而前往烹飪學校就讀,本來想成為一位專業廚師,卻在三年後轉往另個熱忱 — 研讀建築、攝影、裝置藝術、歷史等與美有關的學問,奠定了 Lauren 審美基礎。
設計師聚著談創作靈感不是件政治正確的事,但喜歡同類型服飾風格的話,這話匣子則十分輕易打開,以為會相形失色都變得聊到相忘形骸。
Lauren 從小就喜歡在古著店找衣服,從來沒有買過“新衣服”的她,幾乎在古著店接觸男裝,喜歡選購軍綠、深藍、卡其、白色的服飾,才發覺這些顏色喜好歸類起來皆來自軍裝跟工裝,而對衣服有熱忱就會再往裡頭鑽研,古著的好看還包含了背後的歷史跟故事,相信女生什麼都可以做得到的 Lauren 提到,雖然二次大戰是殘忍的、是不人性的,但帶給女性平等的影響卻是正面的,若當初男人上戰場,女人未能在家園扛下照顧的重責大任,性別平等的時代會延後到來。

Shinway 在 2017 秋冬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的系列商品,也用了不少數十年前軍裝的元素,所以也想聊聊傳統軍裝如何融入 W'MENSWEAR 系列商品的創作,身為佛教徒的 Lauren 只淡淡說她的品牌並不特別希望傳達戰爭中的打殺駭人印象,反倒是將戰時的關愛恰好點綴在設計中,同季節的 W”MENSWEAR 就有奶奶戰時守護家中,親手幫爺爺縫上搪瓷鈕扣的意象,也真的將鈕扣放在外套上。
忍不住將在場的人分為兩派,曾擔任男裝設計師的 Sandy 跟 Shinway 是擁有設計背景的設計師,而我跟 Lauren 則是另一派,沒法詳細說明派別,但大致上可說是沒有設計背景的那一派。

到底沒有背景的我們是怎麼開始的?

-----
文字:Agy
場地協力:HOTEL V

圖片出處 / 禾子攝影室

tag / w'menswear lauren yates syndro


Daughter/Lover/Marketer/Promoter/Dreamer

have38nice give33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Comedienn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SYNDRO 2017 A/W 【花兒都去哪裡了?】
2017 秋冬 - SYNDRO 的第八季,以軍事風格做為本季主軸,重塑經典軍裝設計,加入 SYNDRO 代表性的紳裝和工作元素,一系列沈穩色調呈現秋冬形象。系列主題名稱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來自著名民謠歌手 Pete Seeger 的詩句:: Where have all the flowers gone? Girls have picked them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girls gone? Taken husband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 Gone for soldier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soldiers gone? Gone to graveyards every one. Where have all the graveyards gone? Covered with flowers every one. 花兒都去哪裡了?被女孩摘走了。 女孩都去哪裡了?找男孩去了。 男孩都去哪裡了?從軍去了。 軍人都去哪裡了?都進墳墓了。 墳墓都去哪裡了?都長出花兒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