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懷念富士即可拍相機「写ルンです」登錄為未來技術遺產

1986年七月發售的富士即可拍相機「写ルンです」至今全世界累積出貨17億台。本月26號被日本國立科學博物館選為技術未來遺產。理由是:「在攝影還是被認為是專門領域的當時,小孩子也可以輕鬆拍攝的即可拍為攝影的一般化提供巨大的貢獻。」
發售第一代至今也發展出了許許多多不同功能的即可拍,下面整理了一些發售過的款式,目前現行的版本是標準的シンプルエース(ISO400。27/39張),防水的new waterproof與
高感光的1600 Hi・Speed。當然其他比較常見的還有Night&Day Super和HELLO KITTY的聯名款。

標準形
シンプルエース(ISO400。27/39張)
400extra(停止生産、預定2013年9月為最後出貨)
800premium(停止生産)
スリムエースU(停止生産)
写ルンです COLORS(停止生産、ISO400。2013年10月結束出貨)
高機能形
slim1000(停止生産)
1600 Hi・Speed(2014年2月現在27/39張)
3ways,同BABY・PET(停止生産)
Night&Day Super(停止生産、2013年9月頃に最終出荷見込み)
Room&Day Super(停止生産)
エクセレント(停止生産)
デート1000(停止生産)
new望遠(停止生産)
水に強い写ルンです new waterproof
キャラクターデザイン
super-eye800(ディズニー)(停止生産)
シンプルエース スティッチ(停止生産)
シンプルエース ハローキティ レッド(停止生産)
 ▲上圖右上角初代目,他左邊的為二代目
1993年4月發售super800的感光度800的即可拍,在這之前感光度400是標準配備,富士做了許多研究之後,發現以前感光度400時許多失敗的照片要是用感光度800拍攝的話就能獲得較成功的照片,當時許多專業的攝影師將即可拍的外殼拆下取出底片,將底片裝入自己的相機中進行拍攝。看中這點富士決定發售感光度800的底片,之後感光度1600的「写ルンです」也決定開發。
  ▲「写ルンです」自動販賣機,以前在許多觀光區都可看見!
   ▲「写ルンです」的電視廣告 高島一家 可以看出無論是賞花,家族聚餐等活動都相當好用。「写ルンです」的電視廣告一直都是強調與家族,親友相聚時的珍貴的一瞬間。
在台灣或許大家早就習慣人手一台數位相機的景象,其實在日本還是有不少人喜歡在出遊時攜帶著「写ルンです」的喔!
雖然看起來塑膠感很重,可是我還是很喜歡「写ルンです」的手感,「写ルンです」最大的好處就是不用對焦(全焦距),所以許多瞬間都可以輕鬆捕捉的到。可是可以做到這樣不用對焦是因為鏡頭是較暗的鏡頭大約f11~22加上是24mm左右的焦距,如果配上感光度800的底片與閃光燈,基本上所以場合都適用了,所以拍攝時快門不會有拖泥帶水感,在拍攝人像時很簡單的就可以把節奏掌握在自己手裡,再加上閃光燈一直閃的話,被攝體很快就會放開摟!!
番外篇
「写ルンです」也有跟糖果公司合作出過一款「食ベルンですHi」的糖果!! 

圖片出處 / wiki

tag / 即可拍 富士 fuji 写ルンです photo 相機


1983年出生的攝影師,赴日五年回台,目前努力接案中~

have71nice give18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teikoukei'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楊雅淳個人攝影展【PARK】生命中的美好如果都會腐敗,你還覺得美嗎?
 攝影師紀錄影像,捕捉人事物美好的瞬間,而旅日學習美術並以影像展開創作之路的藝 術家楊雅淳,卻紀錄美好之後的衰亡變化,重新定義了萬物在生命時間軸上體現美好的 價值。攝影作品中獨特的「凋零美學」融合生死議題與時間性主題,同時展現了靜物畫 面的深透張力與人生哲理的思辨觀點。繼日本多數的繪畫展覽,楊雅淳歸國後開始投入 攝影創作,將於7 月12 日至8 月3 日在《田園城市藝文空間》舉辦首度個人攝影展。 本次展覽主題訂為【PARK】,即藝術家楊雅淳藉由攝影打造出的「生命樂園」,不僅人 生中的喜怒哀樂與生老病死,都不受世俗框架地表態著生命體的色彩,也在流轉的時間 歷程中,寧靜與安適地被注視著。創作者提出對美好概念的質疑—「人們都喜歡最美最 盛開的狀態,但在綻放後的演化過程到死亡前後的凋零腐敗,我都覺得非常好看。」專 業策展人王咏琳剖析:「在此系列創作中,人們看見藝術家如何透過特寫去放大食物的 殘渣、花卉的紋路、腐敗生菌的水果去講述一個關於生死輪迴的故事。在這個故事裡, 作者透過拍攝去記錄時間的殘酷,利用如手術的方式打開物件的內在,冷冷地去揭示世 間腐朽、凋零、殘敗的真相。」藝術家楊雅淳透過對生命的細微感知,將時間議題做了 廣度與深度的詮釋,如同影像中被攝的植物、花朵、果肉、殘渣…等凋落或腐化的異質 靜物,是各式生命的演繹,也是藝術家在鏡頭下的喃喃囈語,隨著時間沉澱,探勘生命 裡不完美的完美。王咏琳表示:「透過原本應是安靜、中性的靜物攝影,反而提示了其 攝影中所蘊含的官能、暴力的、具破壞力的深沈特質。」 以「腐敗」為觀點的一幕幕視覺饗宴,實為藝術家楊雅淳對於「時間性」的關注。「瑞 士藝術家Peter Fishchli 和David Weiss 的《Quiet Afternoon》(寂靜的午後),是在 攝影棚桌上堆疊靜物裝置拍攝,並製造一種荒謬跟無厘頭的滑稽感,某種程度,Yo Yang (楊雅淳) 也承襲類似的創作觀念,她喜歡拍攝被她遺忘在辦公桌上,經時間腐化後的花 與水果。」—藝評人王建偉提出他對楊雅淳攝影作品的看法。「影像中那些看似微不足 道,不具象徵意義的靜物,經過時間的流動堆疊,一個一個,慢慢地開始腐朽、腐化、 腐爛,就如同在『欣賞』一場腐朽凋零、感傷的後青春紀事。」 7 月12 日至8 月3 日於《田園城市藝文空間》的【PARK】攝影展,將展出藝術家楊雅 淳近年以「有保存期限的物件」為被攝對象的系列作品,顛覆一般大眾對於「美好狀態」 的價值觀;除了靜態攝影,更與聲音創作者「44-22」一起合作動態影像,而展覽海報 等視覺由「Timonium Lake」特別設計。創作者本人將於開幕日到場,有關其作品或展 覽的訊息也會在網路社群上同步分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