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愛錯

最近熱播日劇「年輕人們 2014」第一集裡,面對妹妹滿島光愛上了已婚的醫生,哥哥妻夫木聰怒斥「人家可是結婚的人啊」,只見滿島淚水落下之前大聲回了一句:「我也不想啊!但就是喜歡上了啊!」

喜歡一件事或一個人的理由有千百萬億種,多到根本不能花時間去討論每個人喜歡的理由;但是正在喜歡當下的那個心情,可能很多人都一樣。滿島說話的瞬間,有個扇形紅土與綠草地,和一顆上面有紅色縫線的小白球掠過我腦海。雖然不知道別人怎麼看,但是面對著這一個中華職棒球季,「愛錯」成了我今年的加油主題曲。

國球兩字依然喊得震天價響,尤其是一級國際賽事的時候(也就是有徵召職棒球員的時候;也就是一日球迷能認得大部份的球員的時候)。可是我總在想除了這個時候,這國跟這球到底在哪裡有連結呢?是在有線電視 72 台、73 台還是 MOD 170 跟 178 台的轉播裡,還是是在偶爾人滿為患的棒球打擊場裡呢?但說起來,也是這兩年才有更多人開始想這個國球到底「國不國」,到底有沒有那麼多人在乎,到底可以如何發展起來;曾經僅止於老球迷之間的討論也開始擴散,而那是因為一個原本不是球迷的人跳了進來,做了很多事,也改變了很多過去無法改變的事。在原本的一灘死水裡,這人像神一般地進行了一些救贖;而如今,面對張牙舞爪的復辟勢力,他離開了,留下一篇紙短無奈長的聲明。

當時的那些救贖令新舊球迷感到興奮,當然也有著更多的感動,其中最實際面的救贖,當然就是去年球季的票房紅盤。只是那就像曾經大排長龍的葡式蛋塔,或某個老店突然被什麼部落客報導之後生意大好,結果兄弟鬧分家還對簿公堂的典型台灣戲碼一樣,今年的轉播權對於球隊、媒體、有線或數位電視頻道業者來說,成了比林岳平還大的大餅;在台灣,大餅沒有人要你一塊我一塊的,一口鯨吞才是正港生意,於是結果就是現在這樣。

台灣媒體常報導的產業新聞總有些特性:當報導對象是好的,就會開始介紹什麼「讓他起死回生的 10 個祕訣」或是「天才經理人的 7 個執念」,快快樂樂地把一個萬分之一的個案,塑造成「第一次幹嘛就上手」這種照著做就對的條列式通案。而當報導對象經營失敗,經常就是「受到 xx 風暴的影響」、「政府枉顧企業困境」這樣的結論,而幾乎不會有人坐下來好好討論一下關於台灣人對於賺錢的觀念;職業棒球產業當然也不例外。經過 2013 經典賽的輝煌與大聯盟傳奇 Manny Ramirez 加入的票房熱潮,即便轉播權競標與線上直播本質上是一個可以獲取更多共享附加價值與良性競爭的方式,但「想要全拿」的心態就這樣讓全盤皆輸,也逼走了堪稱中華職棒成立以來貢獻最大的會長。

有些人,可能從來就不知道我們要什麼,比方說:在全台從南到北,能夠有幾個看起來乾淨體面的球場,即便從現有的去改善也很好。球場裡,主場球迷有主場的玩法,而客場球迷也有相對應的加油方式,讓一種不同於電視螢幕裡的熱情在現場得以揮發。雖然已經慢慢出現了用心做的周邊商品,但是球迷都知道有幾個隊的真的是醜到不行,而剛好其中一個隊球迷似乎又最多。或是能夠在這些球隊的母企業,看到更多跟球隊的連結,這其實也是很基本的企業與職業運動行銷方式。

但我想他們只是裝作不知道而已。

本文建議搭配:
李心潔【愛錯】 
 *本文同步刊登於個人 Facebook 與 tumblr 

圖片出處 /

tag / sports 中華職棒 運動 棒球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松井秀喜心碎的生涯起點
 1992 年 10 月 8 日,日本第 47 屆國民體育大會(國體)已接近尾聲。這天在山形縣棒球場進行的是高中棒球賽事的冠軍戰,由石川縣星稜高校出戰香川縣尽誠學園,八局上半正要開打,星稜以 1:0 領先。一出局後,星稜第三棒山口哲治擊出右外野方向安打站上一壘。此刻,接下來的四棒打者,帶著一種少年特有的酸甜表情緩步走入左邊打擊區;這是他高中棒球生涯的最後一個打席。面對尽誠學園投手絹川壽投出的第二球 - 一顆強打者不會放過的內角直球,少年將它揮向了右外野。清脆的鋁棒擊球聲還迴盪耳際,小白球已越過全壘打牆,星稜再添兩分。慢跑繞過一壘壘包時,少年右手握拳向上一揮,喜悅溢於言表。以畢業前的最後打席完成高中生涯 60 轟的紀錄,準備投身夢想中的職業棒球。他是松井秀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