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惡會傳染,那是因為人性

最常以偵辦案件為題材的日劇,基本上就是以檢警為主線的刑事劇、法庭攻防的司法劇,或是有一個私家偵探事務所的偵探劇,主要角色不出警察、刑事、檢察官、律師、偵探,多半都是因為其職務或專長而展開的故事。而如果是一個意外遇上離奇案件的上班族,加上他豪門女婿的身份,如此的平民偵探,會展開什麼樣的劇情呢?來自如此微妙背景的主人公,沒有強大卡司的【彼得的送葬隊】(ペテロの葬列),是今夏個人最推薦的日劇。

【彼得的送葬隊】與前作【無名毒】(名もなき毒),原著來自被譽為平成國民作家的宮部美幸的三部作品《誰?》《無名毒》《彼得的送葬隊》,以劇中男主角的名字合稱為「杉村三郎系列」,其中前兩部合在一起寫成了【無名毒】電視劇的腳本。我在看【無名毒】當時雖然感受到了宮部作品裡始終迷人的層層鋪疊,但因為中間轉換至第二段的故事線有些不連貫,看完深田恭子主演的第一段(一至五話)就沒往下追了。因此這次的【彼得的送葬隊】在一開始播出時並沒有跟上,到了日本播出第九話時心血來潮,結果一追不可收拾。 
故事主角是由小泉孝太郎飾演的杉村三郎,任職於岳父的大型商社,結婚時岳父開出了「必須在我的公司上班」的條件,因此原本在出版社工作的杉村,婚後擔任社內宣傳部的社刊副主編。在一次於千葉採訪的路上,杉村與主編園田(室井滋飾)、同部門編輯手島(室剛飾)遇上了公車挾持事件,而這名持槍挾持的老人(長塚京三飾)提出的要求非常罕見:老人提供了三組姓名與住址,要警方把這三個人帶到現場來。奇妙的是,老人透過高明的說話技巧,讓公車內的氣氛非但不緊張,乘客們在老人誠懇地告知「這三個人是壞人」之後,反倒瀰漫著一股同情的氣息。對於造成乘客們的不安,老人也不只是表達歉意而已,還提出「你們會拿到賠償的費用」這個承諾。在公車上的杉村冷靜地觀察這一切,也不停在想老人究竟說的是不是真的;突然,警方以閃光煙霧彈突然攻堅的同時爆出一聲槍響,濃霧散去之後,乘客們驚魂未定,卻見老人已氣絕身亡,是飲彈自盡。幾週之後,沒有留下任何聯絡資料給老人的乘客們,一個一個收到 300~500 萬日幣不等的現金包裹…

還沒看的朋友不要覺得「搞屁啊怎麼一開始就講出來犯人死了」,這只是【彼得的送葬隊】第一話,而那離真正的謎底還有一大段路。 
 「惡是會傳染的」,這是從開播前的預告就一直看到的本劇核心標題。當然,從前面提到的賠償金,你可以預料到一筆橫財會在普通人的人生中引起怎樣的波瀾,因此在觀看的時候雖然會有自己的價值觀在裡面解讀,但是當螢幕進入了每個乘客的日常生活與家庭背景之後,判斷的基準很可能就會不一樣。就在觀眾的價值觀被扭轉的同時,或許也印證了「惡是會傳染的」這件事。

擔任主要推理的故事主角杉村,以及一同解開疑雲的乘客們並非偵探或檢警人員,如此的角色設定,與其所帶來的細微影響也是引人入勝的主因之一。在日本被譽為是「松本清張社會派推理小說路線繼承者」的原作者宮部美幸,擅長以推理這件事影響周圍故事發展的情節。一般或是過去的本格派推理,重點就是放在如何抽絲剝繭、真相是什麼、兇手是誰、犯案動機為何…這樣的路線,然而在本作裡雖然主線是如此的正宗推理,卻在一些原本像是小插曲的生活瑣事裡,帶來了其他「惡的傳染」;而它本身與案件真相並沒有關聯。若是已經看完本劇的朋友或許更會覺得:「其實在試圖推理的同時,就已注定會發生這個結果」。
最後想要分享的是在這部戲裡對於哀傷的感知。在第一話裡的和藹老人挾持公車最後自殺身亡,已然帶著一股從未知而來的哀傷。他怎麼了呢?被什麼人陷害了嗎?或是想要幫助誰呢?為何不選擇活下來說出真相呢?如此哀傷的問號帶著整個故事往前走去,而那並非只因為「知道了令人哀傷的處境」而哀傷。

想像一下:對於某人有一個巨大的疑問時,在不斷問對方為什麼的過程裡,會有一個瞬間感覺到事實的全貌;而那若是經由對方的口中說出,一說一聽好像能稍稍解開一些壓力鍋的極限。然而,那如果是不經口語而能明確感受到的時候,一股巨大的哀傷便會隨著「原來你是這樣承受著的啊」而襲來,同時間心頭不知為何瀰漫一絲懊悔,久久不散;尤其對於一個已逝去而無法開口的生命。

這種哀傷或許真是來自人性:因而我們總是在送葬的隊伍裡,為每一個因自己在三次雞鳴前不認耶穌深刻懺悔的彼得而掉淚,然後忘記,直到同樣的哀傷再度出現,或是無預警地,在某一天輪到自己。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日劇 日劇這樣看 彼得的送葬隊 無名毒 小泉孝太郎 宮部美幸 推理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4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我這裡有批 Free Agent 好貴的
 LeBron(James)決定回家鄉騎士的之後幾個小時,我的手機整個晚上叮噹響不停,主要來自自己 follow 的 Bleacher Report 運動新聞網 app;在那幾個小時裡面,想偎大邊的開始對鈔票點頭,敲計算機的老闆們也撥雲見日,幾乎六成以上的重要自由球員都與新東家在這段時間內決定去向。莫再提還是得提啊,從克里夫蘭之子成為地表最強籃皇,當年的「Decision」仍歷歷在目,於是 LeBron 與熱火幾乎成為決賽場上的球迷公敵。而邁阿密大崩盤接下來無縫接軌三巨頭協商記,球迷也總是健忘,才幾個禮拜喔,你看已經沒有人管馬刺的團隊籃球有多美麗、Kawhi Leonard 有多謙卑,或是 Tim Duncan 揪感心再戰沙場之降價多少。什麼你說你在看世足啊,ok, fine.起初因為自己本身是勇士迷,並沒有特別期待 LeBron 何時作出決定,比較起來更留意當時盛傳 Klay Thompson 與 Kevin Love 的交易。天氣跟戰績差不多的灰狼,除了明星賽會看到 Love 以及妙傳花絮會有 Ricky Rubio 之外,老實說我真的沒有對於他們買誰賣誰有太大感覺,只知道有一個 26.1 分、12.2 籃板、4.4 助攻再開三分外掛的長人,一直嚷嚷自己要去大市場球隊,選秀前還警告騎士不要再打自己的主意這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