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晦暗中一絲溫暖 川秋沙 《白噪音》專輯回顧


2012年的夏天,當時甫發行的 Gigs 搖滾誌風生水起,我讀到五月號卷末一則樂評,稱川秋沙為「臺語瞪鞋派的摩西」,當時我一心沉迷於方言歌曲的氣口,好奇心使然,雖身在離島當兵,仍趁著休假,想方設法的訂到專輯,好在出勤的車上播放。飄渺迷離的曲風,搭配文藝的歌詞,立刻成了我當時背景音樂的固定班底。

自09年結成至今,川秋沙歷經數次團員更動,《人造沙洲》發行後,主唱宜襄離開,人聲改由吉他兼創作軸心的文森暫代,聲音由女變男,即使樂團嘗試將歌曲轉調,或把編曲磨的更粗礪剽悍,還是免不了左支右絀的不自然感,現場聽來只覺頭重腳輕,不時還踉蹌熄火。

▲川秋沙於2012年,由小白兔唱片發行《人造沙洲》

幸而在一段尷尬期過後,新鼓手與合成器手相繼加入,文森也自承這一年來都在學習唱歌技法。在距上一張三年後的深春,像是試圖彌補前些時日的沉潛,抑或昭示天下:川秋沙的創作能量尚未竭涸,收錄完整十二首歌的《白噪音》於焉誕生。


聆聽完一輪,我再次按下播放鍵,
同時確定,這張無疑是綴在音律裡,今年最美麗的臺語詩。

開場兩首即將音量旋鈕轉至最大,〈籤詩〉卯足火力的刷弦如雷鳴劈落,唱的是日子猶未可知,且將求神問卜。「人生世事若起落 搏杯求解也煩勞」,諭示了這大概不會是張快樂靈巧的專輯。〈百戲〉音近百姓,迪斯可節奏中述說在都市日常生活裡的真實與虛假,是專輯中奔放之最。

川秋沙 Goosander《白噪音》- 百戲 Drama

隨後曲勢漸緩,瞪鞋與迷幻的底蘊開始輪番竄出,同名曲〈白噪音〉於破音中浮沉,〈大稻埕〉起手就是極美而開闊的 riff,中段的嗩吶更增添幾許磅礡正氣;末了由〈今晚又是落雨夜〉歸結所有抑鬱,音牆層層疊架,苦悶如出閘般傾瀉而下,說著人生三十而立卻未立的失志,是一首介於魯蛇而將成魯叔之人的酒後歌。

這是一張概念專輯,試圖拆解其中紋理,或可分為兩個部份,一是對傳統和舊事的眷戀,如寫給姐姐的〈新娘茶〉裡說「嫁出的女兒 水外潑 望妳幸福 不再牽掛」,或者回憶長輩的〈明天你還是我的孫嗎〉,透過主唱說書人旁觀的視角,將人與人、人與周遭的關聯娓娓道來。另一部份,則為當代青年潛意識的躁動,透過外來語和新興詞彙的組合,呈現出深夜若有所思的夢囈景象,如〈掠夢者〉,〈蛹〉以及唱功了得的〈Tic Tac〉。白晝黑夜分別纏繞,就像專輯封面一樣,以手層層包覆破了洞的左胸口,晦暗中透出一絲溫暖。 
 
川秋沙 Goosander《白噪音》- Tic Tac

歌曲中時常得以聽見鼓大量變幻節奏,帶動曲式的轉折,而貝斯同為節奏組行走於底,加入恰如其分的合成器與合聲妝點,以及 tone 調多元的吉他,其上,則是文森稱職而漂丿的演唱。

是的,漂丿或許正是最合適的形容,大把大把地滿佈川秋沙的樂音中;那是一個大稻埕在地生長的囝仔,將年少時的徬徨與荒唐入樂,融合了喜愛詩句的靈魂,才能同時把或口語或文言或外來語的字彙混搭,大破大立,填詞時卻又細膩地注意到詞曲咬合、八音韻律,聞聲如見人。台而不俗,騷包的十分到位,彷彿民謠一般,是生長於土地,會呼吸的音樂。
 

通篇聽來流暢順耳,但並非無風無雨,只是匠心獨具。率性如侯鳥,川秋沙用自己的方式迷航,不隨世謳歌情愛,而更多是探討生命的狀態。那是在吾島生活的人,共同盤旋著的思念與鬱結。 

圖片出處 / White Wabbit Records , Blow 吹音樂 , 大港開唱 , StreetVoice

tag / 川秋沙 人造沙洲 白噪音 文森 小白兔唱片 臺語 瞪鞋


因奉 大學畢業已好幾卻仍眷戀青春 崇拜比自己更喜歡音樂的人 正努力往半工半廝混的混搭生活前進。

have2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Infong Chen'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戴上你的兔子面具,跟著丹麥的 Sleep Party People 進入一場耳膜夢遊派對
還記得第一次參加這場派對,收到一具兔子面具,跟著台上的幾隻兔子和合成器X變音器低波度的共鳴,彷彿沒有姓名地進到夢境最深那層去。今年,小白兔唱片邀請 Sleep Party People 三度來台,繼2012年Sleep Party People首度參與本事現場ORIGINALIVE,在台北Legacy與高雄駁二兩地演出,2015年參與P Festival和德國樂團Brandt Brauer Frick Trio同台。這次同樣將北歐的神秘與夢境帶來,催眠臺北成一場夢遊派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