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專訪|獨立電影代理商X音樂發行商: 再多人簇擁的熱愛,都比不上自己獨享的喜歡

關於獨立電影代理商及音樂發行商,兩者皆發行著也許總不在熱門排行榜上的作品,在多數大眾不瞭解之下,不倦地傳播這些迷人的意義,餵養了一群獨特的味蕾。
 
與他們相約在晚間,一個加班到懶得外出用餐的時間,享受微波即可開動的美味,讓打開桂冠餐盒來實現。haveAnice 邀請雙方的媒體企劃以對談的方式來和我們分享,也許不被多人簇擁,但都不會澆熄的喜歡,就像桂冠蕃茄義大利麵是習慣的首選,麻油雞炒飯適合暖補的秋天,獨享食的口味不必遷就誰。
一方是 Maison Motion 美昇國際影業,在2014年因為對於一部金馬影展電影的熱愛,進而成立公司著手引進這些迷人的藝術電影,曾代理《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親愛媽咪》、《不存在的房間》等作品;一方是發行 Adele、Radiohead 等唱片,舉辦過 Radio dept.、Yo La Tengo 等演唱會的映象唱片,在二十年前以唱片行起家,將西洋音樂、黑膠進口到國內,近十年轉以獨立搖滾為大宗,為原本的音樂市場增添不少活力。
hAn:在受到大眾歡迎與進入銷售排行榜並非有絕對關係狀況之下,是怎麼選擇代理進來的內容呢?

美昇艾莫西(以下簡稱艾):美昇引進更多讓台灣看到全世界的電影,讓大家除了商業電影外有更多選擇,雖然用藝術、獨立來區分電影是一件很無聊的事,電影其實就只有好看跟不好看。我們提供了更多樣的類別,大家依喜好去看見更多故事。
一開始是因為總監在金馬影展時太喜歡《八月三十一,我在奧斯陸》這部電影,進而決定要成立公司將它代理進來,之後主要還是由他的興趣和喜好來決定購片與否。這當然是需要遠見,除了好不好看外,還需要實際的行銷考量,喜歡和市場有時並不相等,需要有很深厚的電影資料庫,才能同時感到「喜歡」又具「市場潛能」。

映象小凱(以下簡稱凱):原則上我們代理有兩種主要方式,一種是簽廠牌,與廠牌簽訂固定的約,期間內所有的發行權我們都可以選擇要不要代理進來。像是 XL Recordings 就是合作很久的廠牌,在還沒有 Adele、Radiohead 這些大藝人的時候就與這家廠牌合作,題外話是,Adele 在發第一張專輯的時候有聯繫說要不要來台灣宣傳,被我們拒絕了(笑)。另一種代理就是單簽,只選擇想發行的專輯單獨和廠牌授權。通常就是依我們自己有在聽的音樂、從網路上接收到的發行訊息去挑選。
hAn:先請兩位說明一下為什麼會進入從事音樂/電影代理的工作呢?介紹一下平常工作內容。

:在從事音樂代理之前,接過各種撰文的工作,有寫電影也有寫音樂,後來因為朋友的引薦而開始了這份工作,本來想說可能是暫時,想不到一做就做到現在。平時會接觸大量的音樂訊息,從中挑選具有潛能、能引進的唱片、後續相關的執行企劃和編輯映象雜誌。
:最早是在從事廣播媒體業時接觸到電影,發現自己原來喜歡電影。之後到了時尚雜誌的新媒體部擔任編輯後發現,電影是可以集結美妝、時尚等各種領域的總和,是最好與大眾溝通的娛樂,所以越做越有心得。不過我一直都是在媒體產業報導電影,真正一頭摘進電影圈居然是為了想得到一張《八月三十一日,我在奧斯陸》的海報,從想要張海報變成現在的媒體企劃,也算是始料未及。 


hAn:宣傳音樂/電影這種需要親自感受的東西,如何增加大家的注意和喜好?
:這幾年各個行業都是透過網路在接觸年輕的群眾,以我們的音樂類型來說,消費者年齡層偏低,臉書就是溝通最直接的管道。不同的粉絲團經營者會培養出不同音樂口味的人,社群媒體經營者的品味常常會決定粉絲團個性,分享自己喜歡的東西,內容會因此特別放感情,很容易培養起與自己品味相似的族群。
:我們電影雖然一段期間只會主推一部,但會透過各種元素延伸,去與觀眾溝通更廣的東西,開始會想要在晚上十點半分享一句電影台詞,是因為發現了文青很喜歡無病呻吟,在晚上感到空虛寂寞和冷的時候,就要跟他們講這種痛徹心扉的話。雖然一開始是站在宣傳電影的角度來促發大家去看電影,後來反而有點像是透過粉專在交朋友。
 
我很重視網路上的交流,有時候網路上的交流比較真。自己同樣身為讀者,撇除「開賣囉」這樣的商業訊息,希望能夠創造更多進一步且符合期待的互動,是非關商業考量,屬於回歸個人的那種,便開始跟大家分享一些自己「私領域」的興趣。就算是自家的電影本週上映,但同期間另外一部片也很好看,我們也不會排斥去叫大家看另一部電影(但前提是先要看完我們的),或與粉絲分享一些我們自己會想去參加的藝文活動資訊,讓粉絲可以與我們建立在「人」的互動上。我認為在網路上,會讓大家感興趣的終究是人,要讓大家注意,你還是得透過人的角度來操作。

當然,我也知道流量有捷徑,只要講王家衛、王菲、雲端情人就好了,太了解這些事了!
 
:像是只要 PO Radiohead 就會中(笑)。
:當發現大家對你 PO 的其他內容冷淡的時候,我覺得這反而是需要去努力的。就是,如果大家能愛上王家衛,你能不能再創造一個王家衛?
雖然還是會在意分享出來後回饋的數字,但也漸漸明白讚數分享數與票房中間還是有很長一段距離的落差,(很長很長很長),或根本就是平行線!
hAn:分享自己私心很喜歡但市場反應不如預期的案例。

:我進入唱片產業的時候,實體唱片銷量已經開是快速下滑,除了 Adele 之外很少有「符合預期」的案例。比方說 Belle & Sebastian 去年的新專輯《Girls in Peacetime Want to Dance》,不論音樂類型或知名度在台灣都是非常討喜的獨立樂隊,專輯推前社群網站反應與期待度都相當高,但實體專輯的銷量卻依舊很可憐。
:每一部都是!
最心酸的是《艾美懷絲》這部片,紀錄片的血肉是真實而非虛擬的,而且是好看到會想分享,但卻沒有達到預期的票房,而且落差滿大的;雖然後來奧斯卡也還她一個公道(最佳紀錄片獎)。因為喜歡,所以在行銷上做了很多努力去和預測的對象 — 樂迷,進行溝通。比如在Adele的唱片中置入了早優券,透過唱片鋪貨的通路讓能見度提高許多,將兩個路線近似的藝人結合,做出異業的加乘效果,是當初很興奮的事情!此外,首賣也設定在唱片行和樂器行,希望讓大家走進音樂實體空間購買電影票。想著也許會因此有下一個 Amy Winehouse 出現,因為這張電影票而走入樂器行,而開啟對音樂的愛好。
:那時候都真心相信努力會受到注目,會有好的成效。雖然因此會常常懷疑自己喜歡的東西真的會有人喜歡嗎?但仔細想想確實還是有一群喜歡的人,作電影就是為了這些人持續有熱情和努力。
  
:我聽得音樂很廣,各種類型都有喜歡的藝人及樂團,因為在音樂產業裡,所以會盡可能去聽聽排行榜上的作品,了解大家現在喜歡什麼,每當遇到無法理解好聽在哪裡的歌,我都會非常在意,覺得自己離市場需求很遙遠。


hAn:獨處的自我狀態對於你們是什麼樣的狀態?與平常對於電影/音樂觀點養成是否有關。

:我是因為喜歡音樂才進到這個產業,音樂是我生活裡的一部分,獨處就是大量在吸收音樂資訊或是單純享受音樂的時候,與自己的經驗融合,不斷在擴充音樂的資料庫,對挑選代理進來的音樂是很重要的事。

:看電影是屬於個人感受的事,就算是一群人看電影也會有各自的感受,因此在看完後才會想尋找共鳴,連結到自己的感受,因為大家喜歡的程度不同,才會有不同的火花誕生。獨處是認識自己最好的方式;透過認識自己,也可以更為精準地掌握電影的自我品味。
hAn:獨處是與自我相處的深度片刻,將外求的世界消化成靈魂的重量,請兩位推薦適合獨處食享用的電影/音樂。

:以喜劇的手法呈現一個哀傷故事的《巴黎御膳房》,主角身為總統御廚,看似光鮮亮麗,實際上是要周旋於很多權力的鬥爭中,明明只是美食專家卻要參與這些政治角力。上映那時正值食安風暴,電影標語是「好吃的秘訣在於良心」,我很喜歡「良心」的概念不只是挑選食材的善意,還有品嘗時候的心。這種電影會給你一個力量去堅持自己認同的善念。同樣的女主角凱特琳芙蘿,在入選了很多次的女主角獎後,終於在近期上映的《巴黎走音天后》成為了法國影后,也是堅持自己概念的延伸。
:Kurt Vile 這是我覺得應該在台灣會紅的民謠音樂,像 Dinosaur jr、Sonic Youth 這樣的重量級另類搖滾樂團,都非常非常喜歡也推崇這個人,Sonic Youth 的貝斯手 Kim Gordon 還稱他的音樂是讓自己最無法自拔的 guilty pleasure。Kurt Vile 的這張新專輯是在老婆小孩都睡覺以後,一個人在半夜製作的音樂,他寫的詞其實非常寂寞,在訴說一個人紊亂的心理狀態,但曲調的表現方式卻非常輕鬆。現代人太不會獨處了,他的音樂某種程度會讓人覺得寂寞沒什麼大不了,慢慢學著怎麼跟自己相處,我覺得這是很重要的。

對喜好的感知是腦袋裡逕自生長的脈絡,看電影時聽音樂時,會有各自的體會,映照出每個人不同的投射。這次藉由兩位深耕電影及音樂代理領域的工作者,與我們分享各自可能不受大眾青睞但卻不會被澆熄的喜愛。 也許,那正是獨處的迷人之處, 我們與自己對話,有自己的討厭、自己的喜歡, 這些獨有的體悟,是浩瀚人群之中閃爍的記號,我們珍藏、培養它閃閃發亮。
生活裡,什麼是你覺得很棒但別人覺得還好的事物呢…… 也許不是市場的主流評價,也許和別人並不相同 ,但那些感動自己的珍貴事物,就是很真實屬於自己的發現與獲得。
現在分享屬於你的答案 http://bit.ly/meowtime-self-10,就有機會得到喵說了算食器組。

圖片出處 / teikoukei

tag / 桂冠 桂冠獨處食 美昇影業 映象唱片 interview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專訪】《社子島少年行》 – 重新定義「給人幸福就是幸福」
text / yi xuan;photo / teikoukei去年夏天,由國泰集團所展開、感動了上百萬人的幸福計畫《小小鼓手》,紀錄一位失明的小男孩,為完成夢想登台打鼓的過程,透過一則再真實不過的故事,將溫暖的寓意流傳到好遠的地方。時序走過將近兩年,幸福計劃的第二波《社子島少年行》,由同樣擅長捕捉人物細膩情感的楊力州導演執導紀錄,將場景拉到位於台北邊陲的社子島。 開發爭議不斷的社子島,島上一座座小山是從台北市運來的垃圾,面對這樣虛無的環境,卻有一群少年把生活周遭隨處可見的回收當成寶物,收集來自行拼接、組裝,從無到有全靠自己力量搭建一輛腳踏車。這樣的創意播下《社子島少年行》計畫開始的靈感來源,在這片看似荒蕪的土地上,國泰找來鐵鑄藝術家仔仔,進駐社子島帶領當地四位少年,一起完成一樣屬於社子島的創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