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在兒童繪本中找到自己瘋狂的一面 - Luciano Lozano

西班牙插畫家Luciano Lozano是一個回覆超級快速的藝術家,在編輯部請求他接受Email 訪問,他在一小時內回覆欣然接受,且回覆我們欲詢問的問題也回覆準確跟快速,希望你們也跟編輯部一樣喜歡Luciano的作品。
Luciano Lozano在大學學的是旅遊管理而後又在旅行社、飯店跟機場工作過,對於人跟人之間會有單點的接觸產生的故事非常有感覺,也樂於接受各國的合作邀請。在成為全職插畫家前,Luciano曾做過幾年的平面設計,累積了許多商業合作的經驗,不過插畫更能表現他的想法,非常幸運地Luciano在經歷這些工作後找到了一輩子夢想的工作 – 插畫家。

「身為一個說故事的角色,我更可以盡情地發揮想像力,讓角色更瘋狂、更有趣」

Luciano也接受雜誌、報紙的合作,風格跟繪本不太一樣,根據以往平面設計的經驗:若是文字較多的會使用電腦繪圖方便修改,筆觸也會比較理性、規矩;雜誌跟報紙封面則會混和電腦繪圖跟手繪,最喜歡的還是創作兒童繪本,因為可以盡情發揮想像力,手繪出更瘋狂、更有趣的角色,能夠將自己的心態不時轉換的工作真的是很幸運!
 「這是去年瑞典 Rabén & Sjögren編輯的書 <A Perfect Little Animal>,這是很特別的一本繪本,封面是彩色但是內頁都是黑白的,而這個角色是第二角色但我非常喜歡她。」
「去年在西班牙出版的繪本 <Burro>,我畫了超多隻驢子直到這一張,當下我馬上就知道我找到這個角色的原型了,畫這本書很開心,我非常享受。」 
在創作的過程中,一直不斷實驗新的畫風,Luciano將不同風格的作品上傳到個人網站,有時候會因此接到不常嘗試的畫風合作,持續不停創作是必要的。

「我正在做一個已經持續八年的企劃,非常期待看到編輯過後的成果!」



一個有才華的人,也會想一窺他追蹤的人,所以偷偷詢問 Luciano 最欣賞的插畫家,或是想要合作的品牌、媒體等。他先給了一個「lol (laugh out loudly)」的網路用語,才道出美國紐約的New Yorker雜誌封面、葡萄牙的Planeta Tangerina、義大利的Topipittori都是他目前很想要合作的出版社,原因很簡單--「They do beautiful books」、喜歡的插畫家有 Beatrice AlemagnaJoana Consejo。跟知名童書出版社 Walker Books 的合作也會在今年九月推出,當然最期待的就是我持續八年的企劃,叫做「The Bonsai Pruner」,累積了許多作品但還沒有整理,非常期待看到編輯過後的成果。長程計畫則是辦一個個人展,展出累積的個人作品。
「The Bonsai Pruner,尚未出版。主角叫做 Yoshi,是一位日本人,我參考許多日本的資料,也因此發現自己很喜歡日本的傳統繪畫藝術,希望最終有天可以出版。」

Luciano 常與許多國家的出版做商業上的合作,也常做比較私人的計畫,「這需要找到一個平衡點,這樣兩者的抉擇可以發展出更多可能性。其實在西班牙的插畫界是比較自由的,編輯並不太會主導、限制繪畫風格,所以西班牙有許多不同的優秀插畫家,只是酬勞並沒有其他國家來得好。 」
「巴黎,好幾年前畫的,雖然當初是個人創作但後來也跟著 <Everybody loves Paris>出版了,讀起來很開心,我常在家會拿起來讀一讀。」
 
「這是我很喜歡的攝影師 Robert Doisneau的經典作品,這張是向他致敬的創作。」 
Text: Agy

圖片出處 / Luciano Lozano

tag / illustrator illustration luciano lozano spain spanish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插畫家_王春子 Wang Chuen Tz
photography_teikoukei / interview_wuyibow和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要從她的最新創作的繪本《雲豹的屋頂》說起 ──繪本畫面埋入許多屬於台灣民間建築與生活之上的軌跡,水塔、鴿舍、鐵皮搭建的屋頂,再加入了春子擅長描繪的自然動物,形成了一本既紀實又富含想像,既懷舊又奇幻的成人繪本。 春子遙想2008年至歐洲旅行三個月,在回台的飛機上,正當快降落時,向窗外一看,鱗次櫛比的鐵皮,讓她確信已經回家了;對於鐵皮屋甚至更多其他的民間建築,她不曾認為那是醜陋的,反而是非常草根、有生命力,和自己生命息息相關的。 也因此,插畫家王春子的採訪儼然成為了一趟台北小旅行,花了兩天的時間我們遊逛春子成長的記憶,從年少時住過的萬華、求學時乃至成人時都持續租賃的八里、出社會後將安東街當作工作室、乃至現在被她視為最靜謐、最豐富、最能放鬆的八里半山腰的家。我們一路穿梭在街道中找尋著繪本中的建築元素,「啊,原來這頁裡面提到的兩排長滿藤的房子在安東街。」、「萬華有一個很大很古老的水塔,在我小時候就存在的。」驚喜如我們,就在街道上、在春子記憶裡、在她無意間的觀看角度裡,串接出插畫家對台北舊建築的奇異感受。同時居住過都市和郊區、新台北與舊台北的她,如何分辨自己對哪一種台北面貌的喜愛,「我希望可以和住的城市保持一點距離,這樣會看到它許多有趣的點,如果一直住在核心裡,說不定會開始討厭。」最終落腳於淡水八里半山腰的家,成為她心目中的理想小洞穴。「創作需要靜下心,最多是開會和找資料的外出,不然現在居住的空間是最安靜、最沒有壓力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