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四位攝影師,從人、事、景,來分享台灣溫度的拍攝法則

Interview / zizi

在拍攝越來越輕易的數位時代,影像如何脫穎而出,擁有動人的魔力?認為每一刻美好,都值得保溫收藏的保溫瓶領導品牌THERMOS膳魔師,秉持「源自對於人的關懷,為人類生活創造無限可能」,為喚醒大眾仔細品味身邊的人事物,靜心感知台灣的溫度,首次跨界舉辦2018 THERMOS膳魔師「隨心的溫度」攝影比賽,邀請大家「用相片保溫每一刻台灣的溫暖,讓每一刻的溫度都窩心」! 

這次haveAnice特別專訪攝影比賽的關主,由風景、人文、情感及街頭四種不同的角度,來與我們分享拍攝的溫度法則。而這次的競賽更特別邀請多次獲頒『世界新聞攝影獎』(World Press Photo)並拍下《阿富汗少女》等憾動人心作品的史帝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擔任決賽評審,希望用最感性的眼睛為我們精選出「讓讀者不得不去注意,並且令人難以忘記」的溫暖照片。


心要發現,身體要感受—風景組:張君宏 Hiroshi
以捕捉合歡山的風景為名,風景攝影師張君宏拍攝出許多驚豔海內外的自然風貌,並以一幅合歡山雪景,讓台灣風景首度登入日本Nikon月曆,Hiroshi拍攝所愛的合歡山已經十八年,還為她出版過《愛上一座山:用5千多個日子拍下合歡山百變得美麗容顏》。十八年前讓雲海圍繞的那股感動,開啟了Hiroshi的風景攝影之路,「我一天到晚在山上的人,獨享這些美景實在奢侈又自私」,至今仍然是「每次去都有令我興奮的風景!」便也透過他的眼睛,開啟了我們對山景的視野。

上山拍攝起源於經營天文器材,當時還是用底片在拍攝的年代,用B快門累積曝光,但在新底片增加了第四層感色後,Hiroshi再也不能以底片拍攝而轉向數位。拍天文讓他習慣在高山,看著無時無刻都在變化的景象驚歎;用底片讓他學會等待,放慢速度靜待畫面出現,Hiroshi說「拍自然景色最重要的是光線,但不能光靠設定。我早上兩三點就在山頭,看自然的動線,時候到了他會叫你說:『我可以讓你拍了!』」

「不要當影印機!」Hiroshi嚴正的警告欲拍攝好畫面的攝影師,照片跟著地形變化、氣候變遷,「我的很多照片都不能再現。看到有人群、腳架的地方就走反方向,開發自己的拍攝點。比如看太陽的溫度,你會知道雪待會會融化,我在那邊等待,拍到太陽下山。回頭發現二十個人在等我的景。」 拍攝高山太陽的環境很險惡,「金黃到很不真實,我拍到把機器放下來,把雙手打開,光都在我身上。」如何拍出風景的溫度呢?Hiroshi描述一次夜拍,流雲在他身旁流過一座座山頭,月光的色溫頭在雲海上,那個冷冽的色溫在半夜很有溫度,「很冷是溫度,下雨也有溫度,把場景的感覺拍下來,就能傳達你的溫度給觀影者了。」
攝於日月潭,在元旦時等待日出霎那的景致
「很冷是溫度,下雨也有溫度,把場景的感覺拍下來,就能傳達你的溫度給觀影者了。」



想要有人在我的照片裡,裡面有我們的回憶—人物組:逸帆(用鏡頭和世界交朋友
從來沒有對旅行有憧憬的逸帆,因為在北京工作時所遇見的人事物,令他看見不同文化的魅力,便放棄穩定的工作,毅然決然地走向一趟無窮盡的攝影之旅,用鏡頭走遍世界每個角落。而除了著名地標風景,看過逸帆照片的人,一定都會因為他畫面裡真摯的笑臉,也拉起了自己嘴角的笑容。

逸帆的照片總是帶著觀者跟著他一同旅行,親近的視角、無防備的表情、熱絡的肢體等等,彷彿都能感受到照片裡的陽光與快樂。談到前陣子看了Steve McCurry的攝影展,逸帆說照片裡的地方他幾乎都去過,所以更加敬佩大師這些「得來不易」的畫面。除了大家都知道的阿富汗的少女外,逸帆指出了沙塵暴中唱歌的婦女那張,「一般碰到沙塵暴人們就乖乖在家裡,但他卻跑出去拍照。許多經典的照片不是預期的,不是到印度就去拍泰姬瑪哈陵,而是更多沒有預期的來到你面前的風景。」

從採訪一見面就能感受到逸帆黝黑肌膚理所散發的熱情,他在旅行的路上更是喜歡和當地人互動,樂此不疲。「早期旅行的時間很長,會在一個城鎮住上一周,每天和大家打招呼,整條街都認識我。我不會躲起來去拍,我喜歡互動,用鏡頭和世界交朋友。」逸帆並非將人當成拍攝素材,而是透過相機這個媒介,保留了他在當地的溫度與記憶。「甚至我會把照片洗出來,送給他們,也許有很多觀光客說,回去後會把照片會寄給你。但我想要當下就送給對方,看見他們收到後的表情,感動也更多!」

在影像中建立的關係,也是逸帆永遠不會厭倦的旅行魅力。 逸帆來自傳統的大家族,在八里經營著傳統漁業,他常常拍攝這些沒有人要繼承的事業,是屬於八里的人文記錄。談到拍攝台灣人,多會遇到不好意思的「不要啦~」,逸帆通常會觀察對方的心意,用照片卸下心房。「先拍下他週邊的景色,讓對方感到可以這麼漂亮啊!激發他想被拍的欲望,放鬆後再去拍。」如何拍出有溫度的照片呢?逸帆的親切與熱情,用愛與信任建立關係的方式,說明了一切!
拍攝王船祭
拍攝在八里經營著傳統漁業的家人



以自身記憶比對—情感組:鯊魚
婚禮攝影師鯊魚原為相機影像工程師,從朋友的婚禮紀錄開始,在拍了半年婚禮後離職成為專職攝影師,從處理相機的程式,到面對相機成效所能傳遞的美。大學念的是平面傳播,鯊魚說「新聞記者求『真』,婚禮則要『真善美』」,他融合記者的精神,注入情感到工作中,記錄一幕幕愛情結果的動人畫面。

他分享一張張最喜歡的作品,多是「拜別」時的熱淚。「拜別是新娘離開這個家的象徵,是再多漂亮婚紗都比不上的瞬間。」鯊魚回憶有些女方新人,都會覺得老家不好看,提議上飯店去拍。「但是我覺得家是一個有故事的地方,女生在嫁到男生家後,老家裡自己的房間可能就沒了。這是嫁人前最後在家的時光。」鯊魚希望能在這個過程中挖掘屬於家的故事,找尋那些家人彼此間情感連結的線索。

「有次拜別完,新娘上車了,我請夥伴去跟車,我留在家裡,便捕捉到大家都離去後,新娘爸爸在廚房哭泣的畫面。」鯊魚交照片時才知道,新娘從沒看過爸爸哭泣…。這更加深了他作為婚禮紀錄的使命,捕捉那些不輕易流露的情感,保存儀式不可回溯的動人瞬間。

婚禮上的情感有很多種,不只有浪漫的愛情宣言,更因為兩家人的交匯,共振出彼此都未曾遇見的波動。如何拍出情感的溫度呢?鯊魚說要找出觸動自己的溫度定義,因為自己和爺爺奶奶的感情,他特別容易被新人家中的長輩觸動淚腺,就像是愛情電影某些你熟到不行的套路,每看一次都還是會噴淚。他也提出以下法則「一是要主觀角色融入現場,和現場建立關係,讓大家適應有一個你在拍攝。二是要客觀角度觀察,挖掘其中的情感。三是要旁觀角度記錄,代替新人的眼睛,注意他們無法注意到的畫面。」
代替新人的眼睛,注意他們無法注意到的畫面。
鯊魚希望能在這個過程中挖掘屬於家的故事,找尋那些家人彼此間情感連結的線索。



等待場景發生,一直走的話會錯過—街頭組:森爸(森爸的街頭攝影
十年前,那時還沒有任何有關「街頭攝影」的中文文獻,森爸—在台灣居住的韓國華僑,致力於推廣街頭攝影,是亞洲最大的街頭攝影社團之一「Street Photography 街頭攝影」創始人,也是目前Leica官方網站唯一專訪的來自台灣的台灣街頭攝影師。

說是街頭,但森爸的拍攝起源是小孩出生,如同每個爸媽希望捕抓孩子成長每刻瞬間,森爸因而開始研究照片的背後,「這張是擺拍?還是自然?」街頭上的照片尤其吸引他的探究,為什麼日常的街頭照好像引起了心理的共鳴?他有了一個結論「若只是單純的自我情感投射而去拍攝,那麼照片對他人就是無意義的。」他從大師的作品更發現「照片不是捕捉,是被創造。」

在生活中要多做一些變化,才能在平凡無奇的日常中發現趣味。森爸平時也是上班族,有時繞路,常常東張西望,在例行的街頭上發現一些例外的可能發生。而這個例外,來自於創意。舉出一張公車站的照片為例「台灣很亂,但是亂中有序。等公車的人們自然地保持了一個距離,我在旁邊等待,等待一個人經過才按下快門。」

等待,是森爸認為街頭攝影很重要的一個過程。「一直走過會錯過,要等待場景發生。」那個場景構築了街頭不可預期樣貌的美感,「不用到多美多遠的地方,在生活中堆砌的樣子找出你自己的場景,要拍出好照片,先認真把生活周圍看個仔細。」如何在街頭拍出溫度呢?森爸說「帶著相機走上街頭,透過觀景窗捕捉讓你心跳加快手心冒汗的真實瞬間。」那些他覺得混亂的摩托車、招牌、總是堆疊的騎樓中,其實就蘊含的台灣人的溫度在其中!
「台灣很亂,但是亂中有序。等公車的人們自然地保持了一個距離,我在旁邊等待,等待一個人經過才按下快門。」
要拍出好照片,先認真把生活周圍看個仔細。



「分享這一刻歡樂、回味那一刻溫暖、紀錄每一刻感動」,THERMOS 膳魔師邀請您跟著攝影大師的腳步,拍下你心中那一刻溫暖。

2018 THERMOS 膳魔師「隨心的溫度」攝影比賽 
徵件日期:2018/5/4(五)~2018/6/25(一)



——本文與THERMOS膳魔師合作——

圖片出處 / 用鏡頭和世界交朋友 , 森爸的街頭攝影 , SJ Wedding 鯊魚婚紗婚攝團隊 , hiroshie

tag / 攝影 膳魔師 interview photography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性愛、政治與藝術 — 當電影交由廣告行銷,專訪電影《自畫像》導演陳宏一與奧美首席創意長胡湘雲
interview/ 陶陶維均;photo / teikoukei 在人生的此刻,陳宏一納悶為何做藝術,甚至絕望。 他拍廣告及音樂錄影帶出道,但每隔一段時日,便會丟出自己主導的影像結晶,長短片或實驗錄像,始終為自己保留了一塊純粹創作的田地。如今,將人生倒帶或快轉也不知該奏終章或序曲旋律。做藝術到底為了什麼?陳宏一抱絕望的心拍了第四部長片〈自畫像〉。 「拍電影是為了賺錢嗎?最純真或高尚的創作是什麼?我不斷思考自己為何做藝術。藝術必然牽扯到環境與時代,很自然就把藝術跟政治結合在一塊」陳宏一說,「起初只是想拍黑暗題材,卻發現原來如此絕望。電影也反映了我對生存在臺灣的感受,對社會的扭曲、變態感到絕望,於是把七宗罪的概念加入片中」。太陽花至今三年,亂象依舊如剝不完的洋蔥皮,動輒草木皆兵,提防內賊外應。陳宏一絕望於社會中的亂象也絕望於藝術中的自己,借「滅火器」加「草東沒有派對」的詞說,「已經是更好的人/怎麼會怎麼會/變成了一灘爛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