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咖啡師起床的第一杯—新竹 暗室微光・Sid

text / 劉秝緁;photo / DingDong

理想的咖啡有時也許只是一個時機點,在無能上咖啡館、也還不到咖啡館路上的時候,我們該如何為最需要咖啡的起床時刻,自煮一杯?

〈咖啡師起床的第一杯〉企劃,一窺這些埋頭在吧台裡的咖啡師在家如何自煮。他們在店裡總能依客人的味蕾描述選擇適合的風味豆、在每道程序中流暢的轉換道具、斟酌每一克調配的比例…,如手工藝一般,量身為你沖煮一段享受咖啡的時光。而即便在家,他們也有一些看似簡單、卻是經年使用來上手的配備。作為啟動一天作息的第一杯,讓我們跟著這個企劃,也試著為自己做上每日的第一杯 :)
這次到新竹拜訪參與第二回 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 的暗室微光主理人Sid,邀請他與我們分享起床的第一杯。

在家的咖啡道具
.VIRUS 手搖磨豆機
.TAKAHIRO 手沖壺
.HARIO V60 玻璃濾杯
.HARIO 01下壺
.acaia 神秤
.去年在ONIBUS攤位買的杯盤組
.カリタ豆勺
.富士商儲存罐(新發現的好用密封罐)

今天早上的第一杯使用豆
.暗室微光烘的衣索比亞 水洗耶加雪啡 Ethiopia Washed Yirgacheffe

一人份的調配比例
.19g豆子
.260ml水
.90度C水溫
習慣不吃早餐,Sid希望保持清新地直達店裡測試第一杯的風味。不過家裡也一定會常備兩三支豆子,偏好水洗和日曬的處理方式,水洗耶加可以讓Sid感到放鬆,香氣比較細緻,他形容是茉莉花香、白色花朵類的氣息,作為早上第一杯這樣很舒服!

Sid看起來靦腆的笑臉,說起咖啡就像個博士在寫一條熱愛的算式,可以徑自地將整個黑板寫滿,像是剛剛所說的香氣顏色,就是一種聯想的感覺,「像深焙就會是紅色,深焙的body較重」,我們問什麼是重?「那是液體停留在舌頭的重量感,溫度越高,萃取度越高,那個厚重的感覺就也會讓你感到苦。」相對地,大約85-88度左右就可以是低水溫沖煮,那份「輕」,是萃取率的低,帶來的口感較柔和。

面對一群咖啡菜鳥的提問,Sid徐徐地將一連串算式寫到結果,滿足我們的疑問,也回應了這個企劃希望分享給所有咖啡新手的大哉問!
在臺北咖啡廳工作一年、回到新竹哥哥的墨咖啡工作四年後,Sid 成立了主理自己風味的暗室微光。好幾年與咖啡共處的經驗,一點也沒有讓他厭倦。在拍攝完後說著我再沖一杯給你們喝吧,誠摯的解釋風味,讓我們學習認識這份味蕾,又在我們淺嚐這股乾淨明亮後,說著這還不夠,你們再試試另外一支吧!保持著對咖啡初識的悸動,沖煮出的一杯杯都是熱情。
遂也給沒有時間手沖的人建議,Sid有時也會使用美式濾壓壺,他說,比起手沖將咖啡細粉與油脂過濾得徹底,浸泡式的萃取方式,可以保留咖啡豆的油脂,口感因而也會較滑順,呈現絲滑的質地。
你想要有個什麼樣的早晨?賴著不想起來的時候,不妨從自煮一杯開始!


暗室微光 
地址|新竹市東區勝利路97號
電話|03 522 2080
營業時間|12:00-21:00
公休|週二

第二回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
日期:2018年3月24日(六)、3月25日(日)
時間:10:00 - 18:00
地點:松菸文創園區 四號倉庫 
入場費用:150元
主辦單位: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 實行委員會
協力單位:松菸文創園區、Simple Kaffa 興波咖啡、ONIBUS COFFEE、ABOUT LIFE COFFEE BREWERS、Goodman Roaster、Fujin Tree Cafe 富錦咖啡店、Makuake、WAmazing、FACY、FUN UP INC.、HereNow、2016/Arita、C³offee 咖啡誌、NOM Magazine、haveAnice有質讀誌。
主視覺設計:CHALKBOY
Hash tag:#CultureAndCoffee #haveAnice

圖片出處 / dingdong│叮咚

tag / culture & coffee festival in taipei 咖啡師 咖啡店 新竹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咖啡文化】隨著時光流轉,走一趟咖啡館的空間歷史
Text / 李清志「第三場所」,簡單來說是指介於住家、工作場合之外的第三個地方,社會學家雷‧歐登博格(Ray Oldenburg)也曾提到「第三場所」(Third Place)的概念,「第三場所」讓我們得以逃離繁瑣日常、紓解生活壓力讓心靈好好靜下來,是一處完全屬於自己的空間。在現代都市人生活中代表的「第三場所」就是咖啡館,但是在咖啡廳盛行好久以前,第三場所的脈絡則要從日治時期的「音樂喫茶店」開始說起。從日本傳來台灣的「音樂喫茶店」是當年市民接觸摩登文化的重要場所,在這裡可以聆聽到西方古典音樂或是爵士樂,與當時東京的喫茶店文化,幾乎是同步流行。時間來到台灣戰後時期,經濟飛快發展過程中,有許多老派「人情咖啡館」的出現,例如西門町的蜂大咖啡、南美咖啡等等。而真正影響市民生活的咖啡館是所謂『蜜蜂咖啡』這種連鎖店。蜜蜂咖啡店店面總是有暗黑色的落地玻璃,一方面保有內部隱私與神祕性;另一方面在炎夏也有防紫外線降溫的效果。在那個年代裡,商務人士洽談、記者採訪,甚至安排相親,都會選擇到蜜蜂咖啡,更特別的是,蜜蜂咖啡的桌子其實是設計好的電動玩具桌,最有名的遊戲就是打小蜜蜂,成為業務員、記者等消磨時間的良伴。不過蜜蜂咖啡的隱秘性與消費,在當年還是屬於少部分商務人士的活動場所,一直到日本的連鎖咖啡店傳入台灣,咖啡店才逐漸成為常民生活的交誼空間,這幾年美式咖啡連鎖店大舉進入台灣,掀起了台灣人喝咖啡的一股熱潮,咖啡店幾乎取代紅茶店、茶藝館,成為台灣人最重要的「第三場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