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千里迢迢到南極走一遭,哪些片刻、體驗或景象,最讓人永懷難忘?

企鵝走踏的高速公路
雙腳真真切切踏上南極大陸,南極行才真的名符其實了。登陸南極半島時,筆者頭頂帶著GoPro。時而仰望彷彿搆得著的天空、時而俯視永遠看不到綠的大地、時而極目四望遠山,大多時候是將目光停在百看不膩的企鵝身上,錄影機與心全角度記錄,捕捉令人永生難忘的感動。
在雪地裡,企鵝常走的路會形成一條走道,通常我們稱之為企鵝高速公路。為了維護地球最後一塊淨土,再三被告誡絕對禁止騷擾動物的旅客,也被告知不得破壞企鵝高速公路。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
最令筆者興奮的是在海面翱翔的大鳥。俗諺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生命沒有絕對只能在特定的環境下才能活下去,有水有土,人就能在那兒生長茁壯。南極大陸的水土或許沒法餵養人,但這酷寒與惡劣的環境,卻是多少野生動物的樂土?
郵輪上的不速之客
有一天在甲板上,看到了不速之客「海鳥」,站立在眼前,毫無畏懼。
南極郵輪啟航前的說明會,遊客一再被告知:野生動物才是南極淨土的主人,闖入這塊土地的人類,不論是誰,不管為什麼,都應愛護野生動動,同時絕對禁止打擾這些動物的作息。
看到眼前悠然的海鳥,突然有一種感動:地球上仍有一塊淨土,且它並不屬於誰,人或動物皆只是過客,不容掠奪——在和平中共享大自然。
急凍挑戰:跳南極冰洋
南極行程的最後一個活動是跳入南極冰洋,歡迎有膽識、愚勇且不畏寒的旅客挑戰。這讓筆者想起年輕時在高雄服兵役的往事。冬天氣溫約10多度,而營房在改建中,晚上沒有熱水可洗澡,無奈只好咬緊牙關,將冷水往身上潑灑。
對過往的敬意燃起了筆者的豪情壯志,不禁動了挑戰跳南極冰洋的念頭,內心又有個現實的聲音悄悄響起:「自己已年過五十,早不是當兵時的小伙,還是早些回房間吧!」然而,郵輪播放著振奮人心的音樂,間或傳來廊道上幾個歐美年輕人發抖的哀嚎與完成壯舉的亢奮吼叫,都讓筆者的心完全靜不下來,忍不住又走出房間給他們掌聲。
掌聲真是激勵人心最有力的武器。幾乎所有國家的遊客,都有人勇敢挑戰,當挑戰者完成壯舉時,來自同國家的夥伴所發出的喝采聲幾乎是用尖叫的。活動在尖叫與喝采中步入尾聲,廣播傳來:活動即將結束,是否仍有人要向冰洋挑戰?不知哪來的勇氣,筆者大聲喊:「我要參加!」老外先是看著筆者愣了三秒,接著歡聲雷動,所有人都用力鼓掌。
跳入冰洋的瞬間真的是冷到爆了,感覺身體已結成冰且會爆成碎片,還不小心喝了一口南極海水。實在想不起來冰冷的海水滋味如何,只記得身體離開冰洋上岸的一小段期間,更加寒冷,開始全身發抖,無法言語。不過,這也讓筆者明白:面對挑戰與接受讚賞的勇氣,不分年齡和國別。
摘自上奇時代出版《一個人的極境旅行──南極大陸.北極海

圖片出處 / 《一個人的極境旅行──南極大陸.北極海》

tag / 南極、極境、企鵝、冰河


have12nice give2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拓客Talk'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品味銀座:老舖的集中地
銀座從1600年代開始就是為全日本印鈔的地方。自然而然也帶來不少商機,因此這條富裕的大街,很快就成為東京以至日本整個上流社會的購物街。有不少銀座的老舖都是從當時佇立到現在,橫跨了近半世紀的歷史。許多老店舖還繼續開著營業大燈,令銀座成為日本、以及全世界的老舖集中地。今天我們挑選了幾家在銀座具有代表性的老店舖,他們除了有美麗的外觀,更重要的是還有豐富的歷史和回憶,想念舊的話,就來銀座走走!|松崎煎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