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十年醞釀無垢點滴成《行者》


傳說中,有一種極為高貴的純白絲帛,上面織著同色的隱花紋路,絲縷細密不參一纖雜質,而用這種布料所裁製的衣裳竟是隱於內層、不外顯示人的。
這種絲帛,有個美麗的名字──「白無垢」。

無垢舞蹈劇場的名字,就來自於這則傳說。


一周前因緣際會獲邀參與《行者》特映會,很久沒看紀錄片了,對於人稱阿飽的陳芯宜導演久聞其名,卻遲遲未有機會一看《流浪神狗人》、《我叫阿銘啦》等作品;而一直以來總是關心舞台劇較多的我,對於「無垢」更是僅聞其名,卻從來沒親眼看過一次演出。

但是,影畢的瞬間,內心的澎湃著實幾乎無法言喻。


《行者》一片,自從去年因身著別具風格的劇服,緩步走過金馬紅毯,就引起相當多的討論,而今天一路能順利上映,從拍片開始,一晃便是十年。

這部紀錄片有很多可以書寫之處,不過因為我自己對於紀錄片以及台灣的舞蹈並不非常熟悉,在此單單僅就曾經短暫進過劇場,現在仍舊熱愛劇場的一位路過人心情,簡單介紹此片,述寫點滴感動。

▲林麗珍,金成財攝

總地來說,這部片同時承載了陳芯宜導演與無垢舞蹈劇場林麗珍老師,十年的心境轉變;以及,許許多多舞者的。

陳芯宜於接受表演藝術誌採訪時曾說,會開始《行者》的拍攝,或許起源於《我是阿銘啦》完成後,因廣受好評而陷入憂鬱症的自己。她因而開始接觸了日本舞踏藝術家秦Kanoko在台創立「黃蝶南天舞踏團」的舞蹈課Rika,同一時間對於人生有些迷惘的她,也想嘗試透過拍攝紀錄的過程,找尋舞蹈藝術中那股另人震撼的能量究竟來自哪裡。後來,因緣際會地接下了拍攝獲得國家文藝獎林麗珍紀錄短片的工作;想不到,這一開始,結束後便是十年。

而無垢舞蹈劇場藝術總監林麗珍老師,是台灣當代重要編舞家,早期曾獲得「台灣舞蹈界編舞奇才」美名,於2002年受歐洲重要的文化藝術電台arte遴選為,當今世界最具代表性的八位編舞家。她於1995年,於《醮》在台北國家戲劇院演出不久後,成立了「無垢舞蹈劇場」。

 ▲無垢舞蹈劇場《觀》,金成財攝
 
《行者》此紀錄片,主要以訪談林麗珍老師為主,再輔以穿插無垢練習、演出、訓練以及日常生活交織而成,同時透過林麗珍老師創作生涯三十年間不同的樣貌,一一帶出其三件作品《醮》、《花神祭》與 《觀》源起之路,嘗試讓觀眾看見生命體驗的深刻累積,與時間醞釀而發酵粹煉之美。

 ▲無垢舞蹈劇場《觀》,金成財攝
 
一開始抱著或許無法專心看完的心情進到電影院中,想不到兩個多小時轉眼即逝。這幾天下來心中不斷迴繞地,是紀錄片中許多零碎的片段,以及林麗珍老師所說的一些片斷字眼,儘管有些不全,回頭想想卻很正中人心。

或許是自己也即將年屆30,正處於人生徬徨之際,恰巧與林麗珍創作《我是誰》時的年紀不相上下,片中珍貴紀錄著當時老師正值轉變時刻的舞作,雖然與後來的作品幾乎完全不同,但可看見其中的掙扎與嘗試,和自己現在的心情十分相似。在《我是誰》演出後,林麗珍安靜了將近七年的時間,完全沒有創作;再次提出作品,是沉潛後截然不同的編舞形式,直探「人」存在之核心價值,漸漸透過「空緩美學」挑戰多數人習慣的觀舞經驗,作品中也帶入更多社會與文化關懷。

▲無垢舞蹈劇場《醮》,金成財攝

▲無垢舞蹈劇場《醮》,陳點墨攝

我很喜歡林麗珍老師對於劇場此概念與其魅力所訴說的種種,在劇場這個黑盒子中,無法遮掩一切真實以對,舞者必須傾盡所有,對觀眾無法絲毫保留,觀眾也以相等情緒回饋。因此,正如無垢取名一般,林麗珍的生活真實簡單,全心全意感受日常裡種種,所見所聞所感所想,點點累積逐漸匯流而成作品的雛形;對於舞者的訓練亦是,並不特別講求技術的超越,但在乎身體重心的找尋、對於每一根肌肉的認識和控制,更希望挖掘內心豐富的力量與情感的認同。最終的呈現看似毫無刻意雕琢,卻其實每分每秒都是功夫,每一分累積,都將全然呈現給觀眾,汗水與淚水相互交織,半分不假。

這樣的溫柔的堅持,體現在劇場種種之處,也包括無垢的最大特色 -- 布料,林麗珍總是親自挑選,演出上場的布料,有保存過往手工織成的,偶爾也親自上布市採買。眾舞者對於演出時將與自己共舞的布料,也經常自己親自縫補,培養感情。也因此演出時,布料不僅僅是道具而已,更是舞者的一部分,幾乎不可分割。


感謝陳芯宜導演以溫和而扎實的影片語調,忠實記錄無垢這多年來的種種,我相信每一位曾經在劇場的工作者和觀眾,一定都能在其中找到真切的共鳴,若是尚未有機會接觸這令人著迷的黑盒子,看完此片也將受其吸引。

人生,或許正是如此,快不來急不得。
在這場戲裡,我們僅能誠心以對,全然地擁抱一切,將感受到的累積的盡全力給出;
而後我們一定也能替自己歡笑,替自己流淚。 

圖片出處 / 牽猴子整合行銷

tag / 行者 林麗珍 陳芯宜 無垢舞蹈劇場


a:一個;否定。 maenad:希臘酒神的狂女(邪惡);瘋狂崇拜者(貶)。 我是喜歡淺酌,愛書、愛舞台劇的,a-maenad。

have29nice give3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amaenad'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無垢《潮》-夢的儀式中看見生命的潮起潮落
舞台上的純白絲帛,是白無垢,彷彿正準備再開啟一場夢的儀式。 無垢舞蹈劇場睽違7年來的作品《潮》不僅是對天地人三部曲《醮》《花神祭》《觀》最深刻的回望,更是林麗珍生命的沉潛,釋放之後的再開始。 白幕宛如潮水褪去只剩肉身軀體在沙岸舞台,以緩慢的姿態移動著覺醒,是夢中的白鳥回來了,仿彿受困於冰封大地,她的頭開始旋轉旋轉再旋轉,兩側鼓聲由緩趨急,彷彿跟著她的生命脈動轉著轉著,那些畫出許多圓的身線逐漸因疲累而陷入痛苦,但她依然不止息的轉著,開始扯動著白幕漣漪出潮水的紋路,一波波的強烈震動著台下一雙雙眼睛與心跳,不知道第幾百次的旋轉她在空中聲嘶力竭的吼著、尖叫著,生命的悲痛響徹,將不掩飾的暴露那最真實的情感,尖銳的悲鳴軋然而止而震懾人心。 白鳥回來了。 被潮水沖去了 ,然後又再相遇,這是白鳥與samo最後一次見面,品味著緩緩靠近的一刻,交疊著彷彿用最美的姿態死去。 遠方古老的吟唱聲縹緲悠遠,訴說古老的傳說,鷹族舞者的緩步趨進,那是鷹族兄弟Yaki和Samo,為了河流的神靈白鳥而彼此爭奪,結果造成山河變色,隨著鼓聲急促再次展開了集體生命的脈動,若有似無的氣瀰漫在空氣中,被充裕的飽滿情緒,只能跟著節奏宣洩,他們拉鋸、掙扎、怒吼,跟著大地起伏,最後Samo被族人遺棄,苦痛落難,而白鳥的魂魄也冰封海底,摯愛無法被留住。 《潮》是生命關懷的展現,一場循環,不生不死,不死不生,緣起緣滅、不斷重複,環境母題被意象化,宛如雲雨,涓滴成河,納進海洋的波動,沉靜釋放後的再開始,而靈魂的情感是無可避免的插曲,讓身體激越如潮,無預警的被一波波氣息的脈動震撼著,是生命的長河流淌在孤寂的肉身中,迴轉反覆的進行每一次的潮起潮落,靈魂的張力在旋轉中奔馳落地,千錘百鍊的苦痛掙扎一波波堆疊層層嘶裂吼叫聲,再緩於無,帶出一條川,讓寧靜復歸平靜,為生命祈福。 2017TIFA 無垢舞蹈劇場《潮》 3/8-3/12國家戲劇院 https://goo.gl/meCsK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