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到香港看字

香港的繁榮,堆砌成一座座抬著頭看脖子都酸了的大樓,密密麻麻的佔據藍空,不知道交易了多少經濟脈絡。前巷不接後路地漫走,路面上的平凡才是真正的生活,我像個市井裡的小民,多大的高樓都不放在眼裡,尋常如矮房子內的一段人生,有著隨時代變老的靈魂,看起來是有些灰塵,但質地還算清澈,一路上搜集著相同老舊的長相們,他們依附在建築或鑲嵌在招牌的字裡行間,安靜的為市容做無聲的溝通。 

白天採字

繁體字是到香港最親密的問候,說著不一樣的口語卻用著同樣筆畫的文字,再用這樣的文字發展了不同的用語形成了兩地不同的文化,像是落入兩戶人家的雙胞胎,有著不同的成長,見面時不免新奇張望。
 

舊字體的『美』,插著腰的樣子有美本身應該有的神氣,餐室的美,是蓮子紅豆冰、焗排骨飯和煎西多士,還有從地面鋪滿到牆面的老花磚。

透著光的紅白色窗面,迎著光的紅白色日曆,日子隨著漸漸灰白的頭髮一天天撕去,不用改變,也沒有關係。美都餐室維持著1950年的面貌,人人都說是老建築,但他可是維持著年輕的模樣,變老的是時間和世人看待的眼光。



在舊區,有些路牌總藏身不易看到,在牆面上和時間一起變老,成了建築的一部分,彷彿只是稍微提醒,沒有要跟你認真指路。指標的路牌有兩種,特別喜歡斑斕不堪、貼在牆面的這款,是1961年啟用的長形街牌,由最早的 T 字牌演化而來,鋁質搪瓷生鐵牌,英文字全大寫,中文街名置右。喜歡它一方面是翻譯用字將『士-他-花-利』四個毫不相干的字湊一塊,一方面是他不是太制式、手繪般的字體狀態。



在1970年,路牌又改制為第二代長形街牌,字體較大,英文字由全大寫改為首個字母大寫,中文字改由左至右書寫,中英文街名字體置中。
▲月字旁和行的腳都彎的很可愛,像一個老實卻不失幽默的男孩。
 

另一款路牌,是2005年時全面翻新的設計,加了箭嘴及門牌號碼,招牌的方向性很明白但不落於俗套,採用雙面設計,用色也是性格,方便路人找路,但就失去舊路牌的氣味了。 
 

▲路過一處施工的地面,放了這樣孩子般的構字,像是用鑷子一筆一畫夾上去組成的模樣,有點手作感,不太整齊,想歪著頭看個方正。
 

常常見到遊客與『地鐵宋』的合照,這字體是柯熾堅的作品,使用帶有濃厚楷書基因的明體,在大眾運輸系統內展現中華文化的氣息,後來台北和高雄的捷運站牌,也同樣使用地鐵宋向香港致敬。 

有趣的是配合地鐵站名搭配的柱體設計,讓人一下地鐵就會對這個站產生好感。


夜時採燈

香港的夜晚不需要路燈,懸浮在空中的霓虹招牌就是最好的照明還具方向性,人說要知某城市有多繁榮富庶,且看她入夜後有多光亮。霓虹燈不睡覺,像徹夜都還職守的書報攤一樣,都是披著夜衣工作者最好的光亮。
 
▲夜總會三個字中間的雙線圈圈,尤其是『會』的兩隻眼睛,像因為五光十色的香港而目眩神迷。
 
▲細心的『日』,順著『王』的稜角滑過一個又一個滑梯。

香港具有代表性的霓虹燈,近十年因大型連鎖的駐進汰換成許多無趣的巨型海報,再加上屋宇署的強制拆除,數量正在大幅減少中。霓虹招牌的意義是二戰後就開始的老字號商行,是獨立經營風格迥異的小商戶,代表的是香港文化的面貌。 喜歡的人可以看看NEONSIGNS.HK探索霓虹的計畫,將消失中的霓虹招牌收藏。 

文字的存在來自生活的需求,我們仰賴文字指引,循著它行走、點菜、購物,進行各種形式的溝通。而文字的樣貌是小至店鋪、大到香港,甚至是整個歷史的脈絡,更是城市美感最精要的枝微末節。很喜歡香港街道上的繁體字,特別是路牌與台灣相比,不是太規矩的模樣,有油漆因時間剝落的痕跡,也是目光使用頻繁的印記。 


圖片出處 / ZiChieh

tag / 香港 美都餐室 字體 路牌 霓虹招牌


每秒鐘都算數! https://www.facebook.com/chihchih.liu

have32nice give0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zizi'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採集日星月,走訪storerooms店主Eden的香港小宇宙
在聖誕節去了一趟香港,以為能享受燈火裡閃耀的歡愉,卻讓腳步和人潮推擠成疲倦,所幸還有一處唐樓裡的靜謐 — 標明著只販售美好的選物生活店 Storerooms。在香港這個大多印象以名牌為掛帥、潮流在此川流不息的地方,Storerooms 店主 Eden 帶著遺世的思想,卻用散盡美好來入世,從揀選 vintage 起家,進而開了設計選物店、製作衣服,還在近期闢了一處販售咖啡、舉辦展覽、創造快樂的空間,看似漸進地順理成章,不過都只是在採集著美好,循著「We sell beautiful things.」的理念在分享。 這次與 Eden 散步在香港喜歡的街區,聊了他自己以及如他分身一般的 Storerooms,他對標準答案所通往的途徑沒有興趣,就是班上那種最聰明、考試分數卻老是會被打手心的鬼靈精,早就跑遠在體制之外,無心去打破,以自己的喜好為使力點,在蒐集與揀選之間,擲出他所學習到的美好眼界,希望用事物來提醒人們注意到生命周遭的小細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