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初學聆聽聲響藝術 — WúWù 無物專訪 中二宅中的實驗聲響 (2/5)

他們就像是兩個在宇宙中漂泊著的星球,彼此有著彼此的中心思想,環繞著不一樣的衛星,當兩顆星球在同個角度會面時,他們總會彼此打上個招呼、喧嘩,就像個熟識的好友一樣,東談西聊。但當兩人站上舞台,進入沈浸的狀態時,整個空間被他們的音樂與視覺填滿,成了一個新的宇宙。我無法想像,為何他們能夠自己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型態,又或者,他們能夠從現實的生活中解析出他們所好奇、專注,思考出的一種意識上的存在。那個存在變成了他們表演的基底

鄭道元(Clansie DaoYuanCheng )講話比較慢,會先思考,才吐出他的想法,他看人的眼神深邃,像是來自於黑暗之中;相反地,火雞(Firechicken1210b)說話很快,留著一手如殭屍般的指甲,與他的長髮相同,長的詭異,彷彿整個人來自於深山的野人。兩個十萬八千里的人卻同樣站上表演的舞台彼此合作——道元負責音樂,火雞負責視覺。合作了數場的表演活動,兩個人彼此一路走來,從學生到畢業準備進入社會,他們的想法是如何?對於聲響藝術的看法又是如何?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次在表演之後的訪談。
「放下該放下的,忘記該忘記的,留下該留下的,一個岩壁,一個濕葉,一個實驗聲響,一個程式圖像,將工具當成了目標,一個中二,一個宅中,一個佐助,一個蒙多,結果就迷失了自我,一個想要抓住青春的尾巴,一個想要尾巴的青春,一枯,一蝶,別說,說了就落入了俗套。」——無物WúWù 
和平:這一次的表演是如何產生的?可以像我們聊聊嗎?
火:三十分鐘的前戲。
鄭:兩者不是第一次的合作,如果只是單純音樂與視覺分開來說,我每天會先做三到五分鐘,給火雞讓他嘗試看看。兩者互不干涉彼此作品。
火:因為不夠帥,所以想找一個夠帥的來做音樂。
鄭:近水樓台先得月,因為火雞的東西,我很喜歡,他是個認真的人,當夥伴是個好選擇。

和平:當你們在嘗試音樂與視覺的連貫的時候 你們腦中是一片空白嗎?或者是在思考下一秒或分鐘的表演現場?
火雞:不是,走一步算一步,忠於當下。
鄭:直覺居多,自己每次對表演的中心思想,只有自己知道的雛形,一種感覺、聲音本生(速度與音色豐富度)的起伏。

和平:你們的表演常被歸類較為藝術、意識流的狀態,你們對此有什麼想法?
火雞:生命就是這樣。
鄭:我覺得還好,任何事情的主觀都有看不懂與看不懂,是比例上的問題,就如同我看少女時代看不懂一樣。
火:你騙人,人要對自己誠實。
鄭:但我也不太懂自己在幹嘛。
火:我也是。

和平:你們的東西使我聯想到宗教、悲慘的歷史 ,然而這是一個大量後設與資訊的年代,對於你們而言,你們希望由自我主導資訊的傳遞,還是更希望讓觀眾能夠透過你們的「表演」重新思考自我意識?
火:個人只有看到個人想看的事物,我希望別人聯想到自己所想到的事情。
鄭:我比較喜歡「每個人有自己的解讀」,我講什麼不重要,別人聽起來是別人的事情。
和平:透過科技支撐著你們的表演。你們有思考過,科技與你們之間的關係嗎?
火:因為道元的音樂在數據中的變化無所謂,就像學習外國人的語言,我寫了一個軟體來解析鄭的音樂,然後我才是那個工具,來排列我自己的圖像。
鄭:雙面刃。單純做聲音來講,其實做越久,越不喜歡在電腦上做,因為,它很簡單同時也很難,它帶給你便利性,便利性並不能夠讓你有別的事。
鄭:他純粹就是讓你很好入門。所以對我來講,我還是比較想要脫離電腦軟體。
和平:可是好像不管怎麼樣都沒法脫離?
鄭:夠有才華的人就可以。就是你沒辦法抵抗科技的誘惑,畢竟他的好處大於壞處。對我來說,便利性會讓你偏離道路,少了一些作品的感情吧!科技的便利性會讓你逐漸偏離作品的溫度。
鄭:它純粹就是讓你很好入門。
火:你會把工具,當作目的,迷失了自己的目標。
鄭:之類的。
鄭:便利性會讓你脫離目標。

和平:你們是兩個人合作表演,是否有擔心或思考,關於視覺與聲音兩者之間的主導權?
鄭:對,我覺得火雞是跟我很像的人吧?
火:那為什麼你有女朋友?(此時彼此停頓了一下)
鄭:我也不能說聲音為主視覺為輔,這樣很不公平,因為vj在演出之中也是很重要的角色,但是老實講,聲音去牽動視覺,是比較直觀且容易的事情吧(吧) 但也是有人是從視覺上先出發,但難度相對提高很多。
火:可是我們做過,我先寫故事,然後鄭去做音樂。 
和平:那火雞你對這件事情有什麼想法嗎?
火:我覺得我們兩個都是要帶觀眾進去一場旅程的人,聲音的話,比較難直接讓人去走這條路(鄭:會嗎?但我覺得比較簡單噎)就像你今天要去宇宙玩,但可能觀眾沒辦法,(鄭:會嗎,閉上眼睛一定比睜開眼睛簡單呀 火:你又怎麼知道,但一般人比較喜歡睜開眼睛呀) 反正這就是一個誘導性的問題。
鄭:這就是為什麼你做視覺我做聲音,因為你的想法就是這樣。
火:但是,我閉著眼睛聽音樂也能進去宇宙。今天視覺的狀況是-我今天給觀眾一艘宇宙船,我帶著他們上宇宙,而他們能看的就是我開給他們的窗戶的外頭。
何(旁人的結論):火雞是傳送人,鄭是宇宙。


和平:燈光與閃爍,對你而言是什麼?
鄭:我想要找一種可以跟我聲音做連結的東西,在現實生活中。那為什麼是燈光跟閃爍,因為大家都在用,好看簡單,cp值高(跟麥當勞一樣,笑場)日光燈日常生活夠常見(一個常見的符號),當他出現在台上,效果會比較好(火:大家共通的語言)。
閃爍,純粹是因為(火:大家也這樣用呀)強烈的視覺效果,個人是喜歡的。
和平:請問畫面的零碎感、被切碎的、被切割的、重複移動,幾乎是快速地在改變著,為什麼鮮少有緩慢的呢?
火:緩慢的移動很難做,所以不想做。硬去用搭配畫面反而無法,破碎一次動少一點就會變成緩慢,所以就不用刻意做緩慢。
火:我想要做出很酷、很厲害,呈現我想要呈現的畫面,會很洩氣,因為無法做出,也不知道為什麼。但我的日常生活就是這些東西,沒有理由作出沒看過的東西,我就會釋懷一點,只要等我的生活到達那樣的層次,我就能做出那樣的東西,我只需要努力做出我現在生活看到的東西就好。
和平:對於今天的表演或其他位表演者,有什麼想要說的嗎?
火:最後的一個表演者很強,(和平:怎麼說?)續戰力很強,他演很久。
鄭:關於這次的表演,即興比較多,一方面也是因為還沒完成,火雞都說他沒新東西,但他的表現與完成度比我高。我覺得自己不夠完整,豐富度或節奏的行徑,有很多的地方可以修改。(0728你可以來,台南那場)
都普樂我之前就認識他,他的東西很屌無話可說,雖然他說今天他有點想要實驗性,很乾淨利落,典型的techno (正統音樂人 樂理很強)
最後一位泰國藝術家,聽不膩、層次很多,(火雞:生命很多故事) 
我也習慣做東西是用疊的,雖然他在表演時也是越疊越多,但是不會糊雜亂無章,音色的挑選敏銳度很高(如果敏銳度不夠,會很容易膩),取樣sample(後續的內容簡介會在kd的介紹中講到)相當多,飽滿的重拳在你面前晃來晃去,跟他本人很像,魁武有力的。
鄭:我覺得子修(主辦人)很辛苦

和平: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火:我們是,無物!0728不見不散!(笑)
下篇預告:初學聆聽聲響藝術 — 都普勒浪潮專訪 無限浪潮之洶湧 (3/5)


撰寫:和平製品 paixpro 
圖片提供:google / WúWù無物 / 表演者個人網站

圖片出處 /

tag /


have27nice give18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和平製品'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用凱吉的概念尋找新聲音 — 林桂如 X 林芳宜對談
Fly Global平台|10月藝術家訪談用凱吉的概念尋找新聲音——林桂如 X 林芳宜談《凱吉一歲》整理|鄒欣寧劇照攝影|陳藝堂英文版原文|http://www.flyglobal.tw/en/article-3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