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 at 北師美術館

近幾年來逐漸將創作重心移往藝術領域的蔡明亮,宣布「郊遊」將是他的最後一部劇情長片。當好萊塢自2008年第一集「鋼鐵人」(Iron Man)所展開的英雄主義電影世紀,逐漸佔領並改變我們觀影習慣的同時,「郊遊」作為一部自始至終沒有上院線播映的電影,開創了一種全新的映演模式。這種新型態的模式,在台灣乃至於全世界都沒有出現過。「我如何把電影放到美術館?這在別的國家做不到,但我找一個地方來示範,那就是台灣。」今年一月蔡明亮在接受天下雜誌專訪時說到。

電影進入美術館,是蔡明亮導演一直以來收到的呼喚,逐漸地也成為他的自覺行動。蔡明亮:「自電影的誕生到現在,一百多年以來,走到了一個非常主流的價值觀:市場的概念、純粹的商品化。這是來自好萊塢的概念……我非常清楚這一點:電影已失去了創作的自由,電影院已經變成一個Shopping Mall,欣賞電影已成為消費電影。」

而對於美術館而言,它提供給藝術家的,是一個舞台以及對話的場域。
【郊遊】是一部從開拍前就預計進入美術館首映的電影,它為了美術館而生,也將在美術館內展露它的光華。透過展覽,一一剝示出這部電影所蘊含的電影美學,將【郊遊】再創造成一件新的作品。

北師美術館主持人林曼麗:「【郊遊】就如同一個結晶體,把結晶體裡面,一些本來未必看得到、隱含的東西重新抽離、分解出來,在這過程裡面,又發展出新的藝術型態,最終以展覽的方式呈現。……在他的電影裡面,不管是視覺、美學,或者背後更深層的內涵,都很適合在美術館這個場域再創造,釋放出他作品裡獨特的藝術能量。」

對於電影進到美術館,蔡明亮曾經表示,電影作為記錄時間這個工具原本的意義都沒有在做,「我們看到什麼,我們看到劇情沒有看到時間。」
這是一場將時間留予時間、空間留予空間的藝術,而一座美術館,賦予了蔡明亮這位創作者充分的條件,發揮出電影藝術中重要的特質,還原了電影最自由的初衷。

購票詳細資訊,請參考博客來

圖片出處 /

tag / 蔡明亮 電影 郊遊 美術館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惡童》導演筆記本(節錄)
在把《惡童》電影化之際,導演 Michael Arias 為了把作品的氣氛、規模和概念等傳達給製作人員,而在製作前的 2006 年 1 月 26 日寫下一些筆記,這本書就是把當時的筆記重新編輯而成。 導演的話 電影《惡童》是⋯ 「超級孩子英雄」大戰「惡魔宇宙人」的故事。或許,對一些人來說,這是《搏擊會 Fight Club》的動畫版,而另一些人卻覺得這是像《驚異狂想曲 The City of Lost Children》般純真的幻想故事吧。不過無論從怎樣的角度欣賞這部作品,觀眾都會感受到當中意味深長的主題。 《惡童》講述的,是一些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孩子失去父母、兄弟姐妹離別、家庭遭受破壞⋯⋯人們有時背叛別人,有時又會被別人背叛⋯⋯純真的人被邪惡的人利用⋯⋯昔日的城市演變成新都市⋯⋯任誰都阻止不了「變化」⋯⋯ 在這之中,人類又為了甚麼不斷地努力,以免被捲進這亂世的漩渦裡呢? 當今,在我們眼前明明就有那麼多不幸和悲慘的事(死亡、戰爭、飢餓、背叛),為什麼人類還是不放棄呢? 是什麼東西在拯救我們呢? 愛。 這是我最想藉《惡童》傳達的最美好的訊息。我想這也是令《惡童》超越了作為一部漫畫或一部動畫,而擁有更為寬廣的吸引力的最大原因。《惡童》的世界不是純潔無瑕的,它充滿著溫暖的「金銀城」裡洋溢著的淡淡鄉愁。頑皮的孤兒小白和小黑、滿是皺紋的鈴木和爺爺、貪得無厭的木村和澤田等等,都是一些讓人感覺親切的登場人物,而各個人物和各種事物都以愛聯繫在一起。 我希望透過這部作品,能夠令觀眾想起愛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