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你說,我們會一直這樣快樂嗎?

文/《 所有煎熬和孤獨,都成了我走向你的路 》蕊希

人,要懂得惜福,因為,幸福不易,幸福難尋。

上海機場,取行李的路上,我們看到了蕭伯納的名字。
男友扭過頭來看著我:「我跟你說過嗎,我很喜歡蕭伯納的一句話。在地球上,大約有兩萬個人適合當你的人生伴侶,就看你先遇到哪一個。」
「那你遇見我遇見得太晚了,等了四十多年才等到。我就幸運了,二十幾年就遇到你了。」我說。
「對啊,我一共有兩萬個機會呢!」他一臉賤賤的表情衝著我說出這句話。
我嘟著嘴看他,假裝滿臉委屈,心想:「切,屁嘞,還兩萬個,你早都歸本姑娘了。哈哈哈。」然後我們就這樣一路打打鬧鬧說笑著走出機場。
喂,能和你在一起,真好啊。謝謝你在人群中望向我,謝謝你把你生命的悲喜歡愉交付給我。謝謝你給了我一場很棒很棒的愛情。
前幾天,他在看電影,我坐在他身邊敲鍵盤,寫著寫著我扭過頭去對他說:「我覺得我寫這本書的時候,我的文字狀態和上一本不太一樣。」

「你更幸福了,文字也跟著幸福了。」他說。聽他說完這句話,我甜滋滋地笑出了聲。
都說人在悲傷的情緒中和低落的狀態下比較容易創作出好的作品,陰鬱的情緒更能刺激內心的表達。就連我的編輯在我開始寫這本書之前也跟我說:「估計你這本書會寫得比較慢,人在幸福的狀態下比較沒有表達的欲望,比較難有多愁善感的情緒引導文字。」
但說真的,我非常期待我將這本書的書稿完成的那天,我也非常期待它能早一點和你們每一位見面。在我的第一本書《願你迷路到我身旁》裡,大多故事都是難過的,那時候的我不快樂,所以那本書裡的文字也沒有太多幸福感可言。我想要你們在這本書裡認識一個不一樣的蕊希,我希望你們看到我這一年的變化,我想和你們分享我當下生活中全部的美好。然後,讓那些美好變成你們人生中的光芒和力量。

之前看過兩部電影,一部叫《請以你的名字呼喚我》,另一部叫《老師,我可以喜歡你嗎?》。兩部電影都是我非常喜歡的作品,看完之後共同的感受是:兩情相悅真的是這個世界上特別特別美好的一件事情,愛能得到回應真的太難也太幸福了。而人,要懂得惜福,因為,幸福不易,幸福難尋。

寫到這裡的時候,我突然想起了一個多月前的一天晚上,我們一起去北京的鼓樓西劇場看戲,劇場外面兩三百米的地方有一家很不起眼的小餐館,很簡陋,東西很便宜,卻好吃極了。每次去那兒看戲我們都會提早半小時到,滿足地吃一餐。



那天晚上,很冷,我穿得很少,沒戴圍巾,露著腳踝。吃完,很飽,走出餐館,他摟住我的肩膀,用力地把我往他的懷裡拉。路燈很暗,身旁沒有其他行人,步調很慢,氣氛很浪漫。雖然我身旁的這個人並沒有很高很壯,但在他的臂彎裡,我感到從未有過的安全。
「我們會一直這樣快樂嗎?」
還沒等我接話,他又說:「我們,要一直像現在這麼快樂,好不好?」
「好。」我好幸福。聽他這麼說,我好幸福。
我抬頭看了看他的臉,那張沒有精緻的五官但卻讓我無比著迷的臉。真帥啊。
說出這個「好」只需要一秒,但我知道這個字和這個問題的分量。
我們很少有類似這樣正經且浪漫的對話,我們都不願在言語上向對方承諾太多,我們的內心都無比清楚地知道我們希望這段感情的去處是哪裡,我們不想總是把「未來」和「以後」掛在嘴上,而是期盼著能真的抵達我們想要的「遠方」。
我暗自想著:「要成熟,要可愛,要值得擁有我身旁這個男人給我的愛,要為他付出更多的愛,並且,永遠不會在付出之後,過分期待。」
常常有人問我:「蕊希,你說真正厲害的愛情是什麼樣子的?」
真正厲害的愛情哪,就是你明明知道這世界上還有一萬九千九百九十九個可能適合當你人生伴侶的人,但你還是堅信此刻陪伴在你身邊的這個人,就是唯一能和你創造最好的愛的人。
真正厲害的愛情是,你們都能在這段關係裡妥善地安置好自己,分開的時候做個大人,在一起的時候變成孩子。
真正厲害的愛情是,你心甘情願地接納對方的瑕疵和傷痕,並始終將他(她)視為上帝給予你生命的恩賜,對你們的相識始終充滿感恩。
真正厲害的愛情是,永遠對你們的感情保持敬畏和初心,你對自己和對方一直懷有信心,兩個懂得如何經營愛情的聰明人一如既往地努力和懂得彼此珍惜,朝著共同的方向步調一致,虔誠而專注。
電影《真愛繞圈圈》裡有句話說:「你應該找一個時時刻刻都愛你的人,一個永遠陪著你的人,一個愛你全部的人,特別是你的缺點。」
這個世界上哪兒有什麼所謂的百分之百完美的另一半,不過都是彼此在完成著一次又一次的打磨和犧牲。
遇見你之後,我把自己打碎,我保留下那些我不可被任何人或事動搖的部分,然後其餘的那些我就通通都交給你來幫我重新組合,變成能和你更加吻合的形狀。
因為我知道,當我遇到一個人,當我愛上這個人,當我決定要將自己的身體和靈魂都交付給這個人,我就不再是從前的那個我了,我只留下一半的自己,甚至更少,其餘的,都歸你。我願意為愛做這樣的改變,它讓我成為真的「我」,它讓我開始完整。
我喜歡和你在一起消磨時間,我喜歡和你在一起天南海北。我喜歡我們各自努力賺錢為了更自由地生活,我喜歡我們相互攙扶走更遠更遠的路。我喜歡你,喜歡說要和我一直像現在這樣快樂的你。我喜歡你,喜歡喜歡著我的你,喜歡從來不給我承諾但我相信不會被辜負的你。
我會更喜歡你,遠遠超過喜歡我自己。
願我們不求結果,無問前程,只求善待相遇,不忘初衷。
願我們生而明亮寬宏,愛得厚重開闊。
願我們把今天當作在一起的第一天,也把今天當作是在一起的最後一天。
願我們熱情,慎重,並且永遠記住相愛的感受。
☀新浪微博:@蕊希Erin
☀微信公眾號:蕊希(ruixi709)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佐野洋子兒時至青春的半自傳散文集:12歲初春 (下)
文/《戀愛論序說》佐野洋子編按:全球百萬暢銷書《活了100萬次的貓》作者佐野洋子1938年生於北京,6歲回到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科畢業。 描寫兒時至青春的半自傳作品的《戀愛論序說》講的是這段期間身邊印象深刻的人、事,若探究她在著作中到底想要說的是什麼,也許就如同她在後記裡自問自答的:「從摘著小花玩的兒時到真正長大成人,我到底都在做什麼呢?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不知不覺中,自己都在上一堂『如何愛人』的課。」叩問人生最大謎題: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事?答案應該是「愛」。 班上來了轉學生。她自己在黑板上寫著「夏目櫻子」。皮膚很白,有大大的眼睛,身材很瘦,穿著粉紅色的洋裝。真的像櫻花一樣。她的手指細到好像快斷掉。老師叫夏目坐在空的位子上。就在山口旁邊。我覺得胸口好像長了刺。山口看起來扭扭捏捏的。小浩的嘴張得大大的。夏目坐在他後面,小浩站在椅子上轉身向後,嘴巴還是張得很大。老師用點名簿用力打了小浩的頭。活該。小浩就算坐下也一直看後面。「她看起來很會唸書耶,對吧?通常轉學生都很會唸書吧?」小浩的手跑到我桌上。「不要越線啦。」我用鉛筆盒的邊邊把小浩的手推回去。「很痛耶!」小浩又轉向後面。 媽媽替我做了新內褲。新內褲很大件。因為裙子變短了,從裙子下緣會看到露出來的內褲。走進教室,小浩一看到我就大聲說:「你們看,洋子的內褲超大超鬆的。這根本是大角褲吧。」我急忙看了山口。山口笑著看我的內褲。夏目也看著我的內褲。她細細的手指併攏遮著嘴巴,哧哧笑著。我一整天都沒有跟小浩講話。 所有男生都開始叫我大角褲。我覺得很討厭,但還是裝作不在意。可是一聽到山口說「大角褲」,我就很想大聲哭出來。但我沒有哭,只是滿臉通紅地咧著嘴笑。我沒有告訴媽媽內褲太大。要是媽媽說:「怎麼會太大?妳現在一直在長高,這樣剛剛好。」我就得告訴她:「因為在學校大家都叫我大角褲。」我不想講。要是自己親口說出大角褲,那我就真的成了大角褲。我總是把內褲鬆緊帶拉高到胸口。 「來玩嘛。」小浩的頭從院子窗戶探進來。「不要。」我揹著妹妹一邊看書一邊在房間裡繞圈子,不看小浩。小浩一邊「嘻嘻嘻」笑著、一邊在我窗前來來去去。我眼角餘光看到小浩正在學我拉高內褲的樣子,一會兒說著「嘻嘻嘻」,一會兒又說「超大內褲大角褲」、「嘻嘻嘻」。我把妹妹放在榻榻米上,讓她靠在牆邊。小浩又開始「嘻嘻嘻」。我光著腳跳下窗戶,揪住小浩。我的嘴巴前就是小浩的手臂,我大口咬了下去。我才不會放開呢。小浩跌倒在地上。這時候,我的嘴巴鬆開了他的手臂,但我還緊揪著小浩,正想著還有哪裡可以咬。我跟小浩在地上滾了好幾圈。我的嘴巴前面就是小浩的嘴巴、鼻子前面就是小浩的鼻子,他哈哈吐出的熱氣直接吹著我的臉。有股腥味。我們的肚子、肩膀都緊緊糾纏在一起,只有腳啪噠啪噠地踩踏著,全身都很熱。小浩的臉離我很近,好像第一次看到小浩的臉。我覺得很噁心。我們好像會一直這樣滾來滾去,永遠不會停。「別鬧了。」小浩聲音低沉地說。那時候小浩的嘴巴碰到了我的嘴巴。我默默走進玄關,用抹布擦了腳。覺得很噁心。我在流理臺洗著嘴巴。 老師把會唸書的人聚集在一起,讓他們放學後一起唸書。我、山口、夏目都在名單裡。另外還有其他三個人。山口總是把筆記本疊在夏目的筆記本上對答案。老師看著我的筆記本說:「大角褲慢慢來就可以,再檢查一次。妳應該都懂。」山口笑了。夏目的字寫得工整又漂亮。老師看著夏目的筆記本說:「夏目同學很喜歡寫字吧,字很漂亮,但是妳沒有看懂問題。再看仔細一點,跟問題沒關係的東西不用寫。」夏目滿臉通紅,快哭出來。這時候,山口會用很悲傷的表情盯著夏目。我知道,悲傷的表情跟溫柔的表情是一樣的。我覺得自己好像一點一點潛進了溫暖的熱水裡。 因為得在學校唸書到傍晚,我不再和小浩一起玩。我從學校回來時,小浩在家門前跟小孩子玩,我一經過,他就叫我「大角褲」。我板著臉傲然走過他面前。媽媽幫我做了新裙子,這件裙子也很大,所以我已經不是大角褲了,但小浩一看到我的臉就說「大角褲」。小浩的妹妹直子跑過來。「媽媽說,洋子不是因為內褲鬆,是因為狡猾,叫大狡褲。」我覺得小浩的媽媽是全世界最討厭的人。我的臉板得更冰冷了。 後來我去考附中。爸爸說:「就算考上了,也不准去上附中,那邊的學生不行,都太自以為是了。這只是讓妳測一測實力。」考試那天,媽媽替我綁了紅色緞帶。我穿上外出用的毛衣和外出用的格子裙,再穿上白襪子跟外出鞋。來到考場,夏目穿著紫紅色連身裙,上面還有紫紅色蕾絲。我沒有看過那麼漂亮的洋裝。考場有很多其他學校的學生,大家看起來都很聰明。山口在夏目身邊,高興地看著夏目的洋裝。我覺得很高興的表情跟很溫柔的表情是一樣的。要是我也穿著那種紫紅色洋裝,山口會用那種表情看我嗎?我覺得自己好像立在廣大原野上的一棵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