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他最喜歡的藍色 也成為分開後的部分回憶

編按:影視暢銷作家肆一推出長篇愛情小說,寫給深深在乎過一個人的你。這次寫的是女孩失去摯愛後,獨自啟程前往「前男友」早為她安排好的、原屬於兩人的旅程。在出發前夕,女孩意外得知男孩不曾告訴她的祕密:他曾深深喜歡過另一個女孩,帶著破碎的心與懸而未解的謎題踏上巴黎。
延續著肆一向來的創作命題~人總要學會收拾,那些傷心、眼淚,以及不甘心。這一次,他用一個長長的故事,讓曾深深愛過、在乎過、又失去過的人們再次相信:「能夠遇見你,真是太好了。」
文/《你在左邊放了一句再見》肆一
時間在他離開的那天,早就已經失去了意義。
日子仍是在走,但卻再不覺得珍貴,無用的東西再多,都只是揮霍而已。
只要出發了,總會抵達一個地方。
葆蒔跟著人潮最多的方向跟著出站,雖然現在不知道在哪裡,但總會的,總會有一個終點的。僅管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但她現在最不缺的也是時間。
時間在季永離開的那天,早就已經失去意義了。日子仍是在走,但卻再不覺得珍貴,無用的東西再多,都只是揮霍而已。

走著、走著,葆蒔感到一陣飢餓襲來,隨意挑了家咖啡館,翻閱菜單時驚喜地發現了鹹派的存在,於是點了一份法式菠菜雞肉鹹派與一杯咖啡。這次沒有熱紅酒。
初計畫到巴黎時,她就希望可以在這裡嚐嚐道地的法式鹹派,現在終於如願。
「口感層次很多,不會單調,怎麼吃都不會膩。」當時季永這樣形容鹹派,
一臉的陶醉樣,就像是小孩吃到心愛食物時的滿足神情。

現在回想起來,或許當初就是因為看到季永這樣單純的表情,她才喜歡上他的吧。
餐點是咖啡先到,之後鹹派跟著上桌。葆蒔把一口鹹派送進口中,菠菜的清爽與雞肉的甜味隨即瀰漫了整個口腔,還有咖啡的香氣。葆蒔不由得閉起眼睛感受,啊,這不就是季永當時的神情嗎?人家說情侶在一起久了,都會越來越像,果然是真的。

用完餐之後,確認了時間才三點多,距離跟辰崴的約還有一點時間。葆蒔又開始漫無目的散著步。直到眼前景象突然開闊了起來,才發現又遇見塞納河了。
只要方向對了,這座城市是離不開這條河的,踱著踱著就會來到她的懷抱。
塞納河畔佇立著成排的舊書報攤。
她拿起這一幅藍色的風信子細看,不均勻的藍,上頭的藍色是水彩暈染開的痕跡,有種手繪的質樸感。
這個藍是季永最喜歡的顏色。

「你知道我最喜歡什麼顏色嗎?」某回她跟季永在書店挑選筆記本時,他突然這樣問。
「藍色。」葆蒔邊說邊把一本米白色的筆記本擺回架上。
「你好厲害,為什麼知道?」季永睜大眼露出喜出望外的表情。
「男生之中十個有九個喜歡藍色或黑色,很好猜啊。」葆蒔倒是一臉的不置可否。
「但你還是猜了藍色。」季永嘻嘻笑笑。
「因為你很少黑色的東西,我不是猜的,是推測啦。」明明是一個高材生,但在她面前還是會展現出小孩子氣的一面。葆蒔想著就笑了。
「不管啦,這是默契,我們的默契。」季永繼續耍賴。
「好好好,你說了算,我們是命中注定。」葆蒔勾著季永的手往前走。
「那你知道是哪種藍嗎?」不死心繼續問。
「藍……?這就有點難倒我了,天空藍嗎?」
「不對,再猜。」
「灰藍色?不然就是寶藍色。」季永應該是比較喜歡成熟一點的色調,葆蒔心想。
「都不對,你三次額度用完了,那我要公布答案了……」季永露出惡作劇般的神情:「是『皇家藍』。」
「皇家藍?」葆蒔懷疑是季永瞎掰的。
「對,就是那種濃郁的藍色,但卻感覺又有點輕飄飄的那種藍。」
「你在說什麼啊?好抽象。」
「那個!」季永突然拉著她往文具區跑,接著拿起一盒四十八色的色鉛筆指著其中一枝說:「大概就是接近這個顏色。」
葆蒔被突如其來的顏色搞得眼花撩亂,貼近看才看到了季永口中所謂的「皇家藍」是什麼顏色,那是一種帶了點紫的藍色,不是加了白或黑的柔和,而是像夜裡花卉香氣般深沉卻又輕巧的顏色。
葆蒔有點懂了季永說的「那種有點濃郁的藍色,又有點輕飄飄的那種藍」是什麼意思。
「哎喔,你要多了解我啦,我是你男朋友耶。」季永嘟著嘴撒嬌。
「好啦,我記住了。」葆蒔像是哄小孩般拍了季永的額頭。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開齋嚕!空姐帶您看見中東日常與信仰
這令人又愛又恨的中東沙漠,對很多人來說一定很陌生。在這裡最有錢的人和最貧困的勞工生活在同一個城市,而他們最大的差別在於:出生的地方是否生產石油。在阿拉伯世界生活,出門只能搭Karwa 計程車,夏天走出門會被熱浪彈回來,就像有人拿吹風機往臉上吹一樣,一秒都沒辦法忍受。雖然熱,那些熱帶國家的短褲短裙卻通通都要收起來,不想被騷擾的話,穿著絕對要保守再保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