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他們的音樂殺死法西斯!The Radio Dept.《Running Out Of Love》

文/林貓王

The Radio Dept./Running Out Of Love
無線電站樂團/枯竭的愛

他們的音樂,殺死法西斯!
瑞典花草名團融入大量舞曲元素的野心突破作品
控訴川普與種族主義、鎮暴警察、自家唱片公司的反烏托邦專輯
我們的社會,真的是在進步嗎?當川普宣稱要築牆擋墨西哥人,當瑞典民主黨主張減少移民數量,當種族歧視成為主流民意,當操弄恐懼為求競選勝利。在這極端保守的暗流下,無線電站做出了一張絕望而憤怒的專輯,他們用〈Swedish Guns〉的彈殼槍聲,用〈We Got Game〉的鎮暴警察,提醒我們快要失去愛。
▼ 〈Swedish Guns〉
▼ 〈We Got Game〉
事實上,樂團差點解散。發行完好評不斷的《Clinging to a Scheme》隔年,鍵盤手 Daniel 出走,主唱 Johan 與貝斯手 Martin 兩人將所屬的廠牌 Labrador 告上法院,原因是當年受騙簽下等同賣身契的唱片合約。最終輸錢庭外和解,兩人氣到寫了〈Occupied〉罵老闆 Johan Angergård,形容他「宣稱自己喜愛 SarahRecords」(知名獨立廠牌)卻綁架別人的青春與自由。
因為合約還剩一張專輯得履行,他們決定仿效 Pet Shop Boys 僅有六首歌的舞曲專輯《Introspective》,打算隨便交差了事,但最後卻認真起來,型塑出《Running Out Of Love》的電子舞曲Dub風格。專輯封面照慣例採用人像,是小女孩背著一把槍,俄國社會寫實主義畫家 Gely Korzhev 的作品〈Before a Long Journey〉。
同時,他們深受底特律與芝加哥的Techno、House、Techno Pop 影響,比如Instinct〈A Groove〉,成了〈Occupied〉的主要節拍。〈We Got Game〉向八零電子團 Inner City 的單曲〈Good Life〉致敬,歌詞並提及主唱 Paris Grey 之歌頌「我相信,太陽將會趕走烏雲」,彷彿帶我們回到遊行抗議的現場。
〈This Thing Was Bound To Happen〉寫深感挫敗的左翼份子,而〈Committed To The Cause〉則彈出The Stone Roses的貝斯線,寫道「當個失敗的詩人/也比合法的竊賊好」。這就是我所崇拜的無線電站,毫無畏懼地說出真相,給這個世界,更多愛的可能。

圖片出處 / 映象唱片 , wiki

tag / the radio dept. 音樂 映象唱片 瑞典 樂團 花草 dream pop running out of love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以文字記取這個時代的聽力觀點—《小白兔通訊》
text.photo / 劉秝緁在2002年成立唱片行,又在去年底推出了紙本雜誌《小白兔通訊》,White Wabbit Records 小白兔唱片以世道上最困難與險惡的方式在守護音樂的價值。作為音樂生活誌,《小》並不提供純然音樂資訊,而是要傳遞音樂觀點,發行人葉宛青(kk)希望用觀點呈現一個時代的音樂樣貌,「真正的文化在於看法,是流傳到以後,還能回味之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