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世界欠我一個你,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文/《 所有煎熬和孤獨,都成了我走向你的路 》蕊希

當我想起你的時候,還是會覺得生活有點艱難。

我和他,我們沒有故事了。
上一本書裡的梧桐先生,你們還記得嗎?那個我喜歡了好幾年的人,那個對我很好的人,那個我以為我們終於要在一起了的人。
後來,我們沒有在一起。
他還是沒能成為陪我走更遠的路的人。他只是我遙遠的夢想和我等不來的人。他仍然在我觸及不到的地方過著他的理想人生。而我的人生裡,終於,不再有這個人。
薛之謙的演唱會我們沒有去看,已經買好的票我沒有退。演唱會的那天,他在北京,我去了別的城市。從那天開始,我再也沒聽過薛之謙的歌。聽了,就會想起他。所以我選擇,不再想起。

那兩篇文章,他看了。看完之後,我們微信聯繫了,說要一起吃個飯。可是後來,飯又吃了很多頓,但都不是和他一起了。我們很少說話了,甚至連朋友圈的點讚問候都沒有了。我們不再開玩笑了,我們好像也不是朋友了 。
他去了杭州工作,我還是在北京。聽說他偶爾回來過,但卻再也沒有約過我。我呢,去過幾次杭州,但還是忍住沒告訴他。我在杭州買了套房子,真希望有一天他能來家裡坐坐啊。

喜歡他嗎?不喜歡了吧。還想他嗎?偶爾吧。
我們已經很久沒說過話了,我也已經有一年的時間沒見過他了。手機換了新的,聊天紀錄都被我清空了。我再也沒有翻過我們的合照了,我怕看了就會忍不住想念他。
我還是清晰地記得他的樣子,只是不知道他現在是胖了還是瘦了。
眼前偶爾還是會浮現出我們以前在一起時開心的場景,只是我明白,那快樂,以後再難有了。

人生就是這樣啊,沒那麼多的兩情相悅,也沒那麼多的久別重逢。
多的是,愛而不得和再也無法從頭來過。
特別巧,寫這篇文章的時候,看了眼日曆,剛好是你生日的這天。
想跟你說句「生日快樂」,後來想想,還是算了吧。以前想著,真希望有一天能把我自己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你。但現在看來,不可能了。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坐在峇里島的海灘上。我抬起頭朝遠處望去,世界好安靜啊。耳邊除了海浪的聲音,就只有我想念你的聲音了。
嗯,我有點想你了。沒有很多,一點而已。
我不知道大海、藍天和這裡的樹葉有沒有聽到我對你的想念,那你呢?感覺到了嗎?
以前我們都會和彼此分享近況,可是現在,我都不知道你過得怎麼樣。我也有好多工作和生活中的事情想要和你分享,但都覺得不太好開口跟你說話了。
你怎麼樣了,現在的人生是你想要的嗎?你快樂嗎,杭州待得還習慣嗎?有女朋友了嗎,爸媽還催你結婚生孩子嗎?你為什麼不理我了,我們以前不是好好的嗎?接著做回朋友吧,好嗎?
我知道我等不來你的回答,但能這樣問問你,和你說說心裡話,也是好的。我現在身邊有人陪伴,也不會覺得孤單。可當我想起你的時候,我還是會覺得生活有點艱難。
那天我媽問起你,我都不知道該怎麼說了。我對你的近況一無所知,這種和你的關係裡的無力是我不曾想像過的。原來,人和人之間,不是珍惜了就會長久。真遺憾哪,失去你這麼好的朋友。
這本書,你應該不會再看了吧,應該也想不到我還會拿出一篇文章來寫你吧。
一個原因是想給上一本書的讀者們一個交代,我知道你們都很關心這個故事的後續進展。二是真的很久沒跟你說話了,就在這裡說說吧。
和我關係很近的朋友還會偶爾跟我提起你,他們好像比我還要遺憾現在我們之間的關係。還是緣分不夠吧,幾年的時間,幾次機會,都還沒能在一起。
我在上本書裡寫過一句話:「有些人,正是因為得不到才美好、才重視、才彌足珍貴。」
現在看來,真的是這樣了。
對你的感情已經癒合,這篇文章也差不多該結束了。我們在彼此人生中的分量會越來越輕,到只剩下一點零星的記憶。我們會和後來的人有新的故事,然後漸漸忘記了我們之間發生過的那些。
真沒想到,我們也從「無話不說」走到了「無話可說」。真沒想到,繞了一大圈,我們又做回了不再熟悉對方的人。
這應該是我為你寫的最後一篇文章了,還挺難過的。這應該是我為你寫的最後一篇文章了,還挺高興的。我坐在峇里島的海灘上,敲下這行字,抬起頭,目光望向我所能看到的最遠的地方,然後,用力地,把我對你的愛和想念都拋了出去,拋向那裡。
對,那才是它們應該留在的地方。
或許多年之後,當我再次想起,當我再次來到這裡,我還會坐在和此刻相同的位置,尋找那個我拋去了愛和想念的地方。
上一本書,關於你,我用這句話作結:你說,最後的最後,我們會有故事嗎?這一本書,關於你,我用這句話作結:後來,我和他,我們沒有故事了。
我們都曾為一個人莽莽撞撞到視死如歸,最後卻發現,他瀟灑闖蕩,退場得漂亮。不愛我又能奈你何,真實的世界本來就多的是陰錯陽差。我會陪你一起老去,在你看不到的地方。
我們,沒有故事了。再見,我的男孩。
世界欠我一個你,是世界欠的,不是你。
☀新浪微博:@蕊希Erin
☀微信公眾號:蕊希(ruixi709)

圖片出處 /

tag /


have5nice give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三采文化suncolor'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佐野洋子兒時至青春的半自傳散文集:12歲初春 (上)
文/《戀愛論序說》佐野洋子 編按:全球百萬暢銷書《活了100萬次的貓》作者佐野洋子1938年生於北京,6歲回到日本,武藏野美術大學設計科畢業。 描寫兒時至青春的半自傳作品的《戀愛論序說》講的是這段期間身邊印象深刻的人、事,若探究她在著作中到底想要說的是什麼,也許就如同她在後記裡自問自答的:「從摘著小花玩的兒時到真正長大成人,我到底都在做什麼呢?直到最近我才知道,不知不覺中,自己都在上一堂『如何愛人』的課。」叩問人生最大謎題:什麼才是真正重要的事?答案應該是「愛」。   我替妹妹換尿布時,小浩的臉從客廳窗口探了出來。 「來玩嘛!」 「好啊。」 我用尿布的邊邊用力擦著妹妹的屁股。 「很臭耶。」 「有什麼辦法。」 我把尿布包起來,小心不讓大便跑出來。然後用新尿布包住妹妹的屁股。妹妹用力踢著雙腳,一個翻身轉過來,眼看就要往前爬。 我抓住妹妹的屁股。「嘿!」急忙用尿布將她屁股包起來,再讓她穿上內褲。接著我讓妹妹坐在桌上,用揹帶捲在她背上,再轉過身去揹起妹妹。 「接著昨天的玩吧。」 「好啊。」 我從放在鞋櫃的一個罐子裡拿出石筆。變小了呢。 我從玄關走出來時,小浩從後面跑來。「妳看!」 他得意地從口袋掏出一根新的石筆給我看。上面還有薄薄一層粉,畫著斜線,有著凹凸的鋸齒刻痕。 「多少錢啊?」 「多少錢有什麼關係。」 我跟小浩到小屋去。 小屋裡冰冰涼涼,有點霉味。 小屋的水泥地板上還維持著昨天玩到一半的戰局。昨天,小浩寫的「不准碰」、「不准碰」、「不准碰」也都還原封不動。 我們繼續昨天的遊戲。先從我開始。我趴在地上,妹妹會往下滑到我的頭附近。 輪到小浩時,他沒有用新的石筆。他要我把我的石筆借他。 「你用自己的就好啦。」 我急忙抓緊自己的石筆。 「這樣太可惜了。」 「小氣鬼!」 「借我啦。」 小浩抓住我的手。我想揮掉他的手,結果不小心往後跌了一跤。 「哇!」妹妹被夾在我的背後跟水泥地中間,哭了起來。 我爬起來用手拍著妹妹屁股。「乖乖,不哭不哭。」也搖著自己的屁股。 妹妹一開始哭,小浩就不講話了。 我一邊說著「乖乖、不哭」,同時迅速伸手探進小浩口袋,抓出新石筆丟在地上,用鞋子用力地踩。石筆發出啪地響亮一聲,斷成兩截。 我就這樣衝出小屋跑回家。妹妹在我背上一抖一抖的,「嗚、嗚、嗚」地叫著。 身後可以聽到小浩「嗚喔」、「喔」地大吼。 我鎖上玄關的門,安靜待著。 吃晚餐時,聽到玄關有小浩的聲音。 「晚安,請問洋子在嗎?」 說話方式聽起來很客套。 我心裡一驚。 「洋子,我媽媽找妳,請過來一下。」 小浩繼續用那種很客套的聲音,故意說得很大聲。 爸爸媽媽都盯著我看。 我不情不願地來到玄關。 小浩一看到我的臉就咧著嘴笑,小聲地說:「過來!」 小浩走進自己家時,很大聲地說:「我帶她來了!」 我胸口撲通撲通跳得很厲害。 小浩的媽媽正在廚房洗碗。 「聽說妳故意用腳把小浩的新石筆弄斷?如果是故意的,妳得賠一根新的。」 「好。」 我小聲地說。 「女孩子這麼粗魯,以後會嫁不出去的。」 碗盤發出哐啷哐啷的聲音。 我的胸口一直撲通撲通跳。 回家的路上,小浩還跟著,在我身邊跳來跳去,像唱歌一樣地說著:「嫁不出去~~以後會嫁不出去~~」 我瞪著小浩的臉,走進家門。 「明天放學我們去田中屋吧。」 小浩的聲音忽然變得很溫柔。 回家後,媽媽瞪著我。 「妳又惹事了吧。」 從學校回來後,小浩在玄關等我。「走吧。」 書桌抽屜深處有一個貼了千代紙的秘密寶盒,裡面最漂亮的色紙下面放著奶奶給我的十圓鈔票,我拿出這張本來無論如何都不會動用、嶄新硬挺的鈔票。 從田中屋回來時,小浩給了我半根斷掉的石筆。 小浩把手放在我肩膀上,看著我的臉說:「我們用新石筆繼續玩昨天的遊戲吧?」 這時草原裡傳來男生的合唱聲音。 「小浩、小浩~~」 「洋子是小浩的新娘。」 我和小浩像木棒一樣地僵住,無法動彈。 「洋~~子、洋~子」又聽到一句歌聲後,隨著「嘿嘿~~」的聲音,班上男生的光頭一顆顆竄出來,其中有一顆頭是前後齊長的短髮,那是班長山口。 小浩滿臉通紅地衝向草叢那邊。 大家往不同方向跑走。 小浩不知道該追誰才好,跑到一半只能停住。短褲屁股那裡有一塊四角補丁。 看到山口也跟著起鬨開我跟小浩玩笑時,我有種腳踩在柔軟砂子上、不斷下陷的感覺。 我再也不跟小浩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