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一個人吃飯的美學

在日本的大部份餐廳,都可以見到獨自吃飯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有。除了節奏較快的生活步伐使然,或許血型 A 型多達 40% 的日本人,也喜歡享受一個人與食物對話的時間吧,而【孤獨的美食家】便是一部將「獨食」情境刻畫地相當細膩的作品。

原著來自久住昌之(作)、谷口治郎(畫)合著的同名漫畫,最早於 1994~1996 年在《月刊 PANJA》展開連載,1997 年首度發行單行本以及 2000 年的文庫版。文庫版 21 刷、88000 本的絕佳銷售成績,讓本作隨後在 2008 年於《SPA!》連載復活,同年也將 97 年單行本重新發行,2012 年台灣圓神出版社發行繁體中文版。意大利、法國、韓國、巴西、西班牙等地亦作發行,其中意大利更達到 10 萬冊以上的銷售。如此大好評,因而在 2012 年由東京電視台推出了電視劇,第一季推出即獲注目,從第二季起由原本的 30 分鐘延長為 47 分鐘,而目前播映中的為第四季。 
故事主角井之頭五郎(松重豐飾),是個獨自經營進口傢俱雜貨的單身中年男子,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但見如紀錄片般忠實呈現的,便是圍繞著五郎一個人跑遍東京做業務的工作空檔裡,與美食的一段段邂逅。片尾則會由原著作者久住昌之親自現身,帶領觀眾實際享用拍攝店家的美食,是觀賞時的另一享受,而不知道是不是酷愛美酒的久住刻意將五郎設定為滴酒不沾,此刻看著久住將黃湯配佳餚下肚,比起諸多美食節目還更加吸引人呢。

【孤獨的美食家】電視版有著許多與原著不同的特色,其中最能引起觀眾垂涎的,想必是劇中拍攝店家都是真實存在的這件事,試想平時常見、走馬看花的美食節目,一集夯不啷噹塞進好幾家店,還沒知道有哪些招牌菜,卻都被主持人的癟腳演技給弄飽了;而【孤獨的美食家】裡,拜訪完客戶的五郎,從挑選餐廳、入座,到思考「這時候該點什麼呢」開始、等菜來時觀察店面風格與客人,以及上菜時的反應與大快朵頤的過程,細膩描述一個人吃飯時的真實反應,當然也更讓人覺得「好想到這家店品嘗一下啊」。

而事實上,「不希望電視版裡出現的是漫畫裡的餐廳,這樣谷口(原著畫者)用心描繪出的世界就等於崩壞了」是當時洽談改拍電視劇時,久住對於東京電視台方面堅持的一個前提,因此電視劇裡的故事都是全新原創;也因為拍攝實際店家具有推薦性質,原著裡有時讓五郎「踩到地雷」的爛餐廳,在電視版的劇本裡是沒有的。 
為了不影響店家正常營業時間,除了選在店家定休日攝影之外,更多時候劇組是在還沒營業的清晨六點就開拍。由於一大清早還在空腹就要塞下大量食物,飾演五郎的松重豐坦言的確蠻累的:「拍完一話的兩天內幾乎都不太吃東西,只搭配胃藥、整腸劑時少少吃一點,因此還瘦了...。」

幾乎可說【孤獨的美食家】就是松重豐的代表作,也是首度擔綱連續劇的主角。過去雖然經常看到他的配角演出,但是作為主角的處女秀,松重豐在戲裡將內心獨白與用餐情境合而為一,不誇張,這應該會是你看過最真實的吃飯橋段。 
在被媒體問到如何能面對美食發揮如此的演技時,松重豐給的則是更具有「戲魂」的回答:「『死』可以用演的,但吃東西這種來自於『生』的事情則不行,尤其在近距離攝影時會本能的害羞。」吃得要逼真,得先餓肚子,因此松重豐刻意在開拍前晚就不太吃,到了正式來的時候吃下第一口時,「會有一股發自內心的感謝,當然也會全寫在臉上。所以與其說演技,其實我就是專心地吃。」

這部獨白劇的音樂也相當引人入勝,而那也是出自原作者久住昌之(真是相當全能的創作人啊),然而最值得一提的是,久住特別在自己的 Twitter 發了一則公告:「『孤獨的美食家電視劇原聲帶』並未在 JASRAC(社團法人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相當於台灣的 MUST)登錄,全曲著作權是 Free 的。各式影劇宣傳或是翻唱上傳 YouTube 都歡迎使用,但如果能寫個信給我告知一下,我會很高興喔。」對於被視為版權吸血鬼、長期爭議不斷的 JASRAC,久住的做法相當受到支持。 
 話說回來,孤獨的重點,或是最迷人的地方究竟為何呢?如果說是「獨白」、「murmur」,應該也不會不同意。

搭車、行走、閑晃,一個人不管獨自做什麼事,一定會在內心自言自語,更何況是吃飯這種需要品頭論足的事;而其中最微妙之處就在於,那是一個在開放的空間裡,一切人事物流動的同時,自己與自己說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五郎忙完了工作,來到一間初相識的小店,從坐下點餐到謝謝款待,幾乎可以不發一語,但你從頭到尾都聽得見他的聲音;心裡的獨白,五郎只對自己、也對螢幕前的你說。

此刻,每一個餓著肚子的你,也隨著美食下肚帶來的強烈共鳴而成為另一位,孤獨的美食家。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日劇 日劇這樣看 孤獨的美食家 松重豐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3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忘了我是誰
上禮拜大師兄林智勝又被球迷譙譙了,這次不是腥羶色,純粹態度問題。8/9 LAMIGO 對兄弟八局下,LAMIGO 0:1 一分落後。一出局兄弟攻佔滿壘,陳子豪一記一壘強襲平飛,一壘手林智勝第一時間沒接住,只見白球往一壘後方界外區亦彈亦滾地溜去。這時候大師兄怎麼處理呢?這裡我們要先理解一下這 case 狀況,最重要的是「八局下半」以及「0:1 落後」兩件事。棒球打九局,每局分上下而有先後攻之分,因此八局下半兄弟進攻,也就代表兄弟為後攻球隊,若兄弟保持領先至終場,那麼九局下半兄弟仍領先的話,即無須進攻,比賽結束。這裡的重點就是,落後一分的 LAMIGO,「只剩下九局上半的最後進攻機會了」。有比賽經驗的朋友應該能理解在這樣的情況下,從對方有跑者上壘之後,除了防守佈陣要精準,每個野手在心裡更是得抱著「死守」的態度。棒球並不是非常容易得分的運動,因此當你只剩一個半局追回失分的此刻,「多失一分都是無比巨大」。而大師兄就在這個球隊落後一分、敵隊壘上有三名跑者的狀況下,以小慢跑的方式追球、撿球,最後一個慢半拍的傳球更是遭到球迷批評,而此刻猿隊落後差距成為三分。當然,大師兄的傷勢可能會影響場上的態度,如上述的追球速度、傳球反應,然而「防守意識」不該是受到身體影響的才對;對此我所說的是他到定位之後,撿起球的方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