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一個人吃飯的美學

在日本的大部份餐廳,都可以見到獨自吃飯的人,無論男女老少都有。除了節奏較快的生活步伐使然,或許血型 A 型多達 40% 的日本人,也喜歡享受一個人與食物對話的時間吧,而【孤獨的美食家】便是一部將「獨食」情境刻畫地相當細膩的作品。

原著來自久住昌之(作)、谷口治郎(畫)合著的同名漫畫,最早於 1994~1996 年在《月刊 PANJA》展開連載,1997 年首度發行單行本以及 2000 年的文庫版。文庫版 21 刷、88000 本的絕佳銷售成績,讓本作隨後在 2008 年於《SPA!》連載復活,同年也將 97 年單行本重新發行,2012 年台灣圓神出版社發行繁體中文版。意大利、法國、韓國、巴西、西班牙等地亦作發行,其中意大利更達到 10 萬冊以上的銷售。如此大好評,因而在 2012 年由東京電視台推出了電視劇,第一季推出即獲注目,從第二季起由原本的 30 分鐘延長為 47 分鐘,而目前播映中的為第四季。 
故事主角井之頭五郎(松重豐飾),是個獨自經營進口傢俱雜貨的單身中年男子,沒有高潮迭起的劇情,但見如紀錄片般忠實呈現的,便是圍繞著五郎一個人跑遍東京做業務的工作空檔裡,與美食的一段段邂逅。片尾則會由原著作者久住昌之親自現身,帶領觀眾實際享用拍攝店家的美食,是觀賞時的另一享受,而不知道是不是酷愛美酒的久住刻意將五郎設定為滴酒不沾,此刻看著久住將黃湯配佳餚下肚,比起諸多美食節目還更加吸引人呢。

【孤獨的美食家】電視版有著許多與原著不同的特色,其中最能引起觀眾垂涎的,想必是劇中拍攝店家都是真實存在的這件事,試想平時常見、走馬看花的美食節目,一集夯不啷噹塞進好幾家店,還沒知道有哪些招牌菜,卻都被主持人的癟腳演技給弄飽了;而【孤獨的美食家】裡,拜訪完客戶的五郎,從挑選餐廳、入座,到思考「這時候該點什麼呢」開始、等菜來時觀察店面風格與客人,以及上菜時的反應與大快朵頤的過程,細膩描述一個人吃飯時的真實反應,當然也更讓人覺得「好想到這家店品嘗一下啊」。

而事實上,「不希望電視版裡出現的是漫畫裡的餐廳,這樣谷口(原著畫者)用心描繪出的世界就等於崩壞了」是當時洽談改拍電視劇時,久住對於東京電視台方面堅持的一個前提,因此電視劇裡的故事都是全新原創;也因為拍攝實際店家具有推薦性質,原著裡有時讓五郎「踩到地雷」的爛餐廳,在電視版的劇本裡是沒有的。 
為了不影響店家正常營業時間,除了選在店家定休日攝影之外,更多時候劇組是在還沒營業的清晨六點就開拍。由於一大清早還在空腹就要塞下大量食物,飾演五郎的松重豐坦言的確蠻累的:「拍完一話的兩天內幾乎都不太吃東西,只搭配胃藥、整腸劑時少少吃一點,因此還瘦了...。」

幾乎可說【孤獨的美食家】就是松重豐的代表作,也是首度擔綱連續劇的主角。過去雖然經常看到他的配角演出,但是作為主角的處女秀,松重豐在戲裡將內心獨白與用餐情境合而為一,不誇張,這應該會是你看過最真實的吃飯橋段。 
在被媒體問到如何能面對美食發揮如此的演技時,松重豐給的則是更具有「戲魂」的回答:「『死』可以用演的,但吃東西這種來自於『生』的事情則不行,尤其在近距離攝影時會本能的害羞。」吃得要逼真,得先餓肚子,因此松重豐刻意在開拍前晚就不太吃,到了正式來的時候吃下第一口時,「會有一股發自內心的感謝,當然也會全寫在臉上。所以與其說演技,其實我就是專心地吃。」

這部獨白劇的音樂也相當引人入勝,而那也是出自原作者久住昌之(真是相當全能的創作人啊),然而最值得一提的是,久住特別在自己的 Twitter 發了一則公告:「『孤獨的美食家電視劇原聲帶』並未在 JASRAC(社團法人日本音樂著作權協會,相當於台灣的 MUST)登錄,全曲著作權是 Free 的。各式影劇宣傳或是翻唱上傳 YouTube 都歡迎使用,但如果能寫個信給我告知一下,我會很高興喔。」對於被視為版權吸血鬼、長期爭議不斷的 JASRAC,久住的做法相當受到支持。 
 話說回來,孤獨的重點,或是最迷人的地方究竟為何呢?如果說是「獨白」、「murmur」,應該也不會不同意。

搭車、行走、閑晃,一個人不管獨自做什麼事,一定會在內心自言自語,更何況是吃飯這種需要品頭論足的事;而其中最微妙之處就在於,那是一個在開放的空間裡,一切人事物流動的同時,自己與自己說著只有自己聽得到的聲音。五郎忙完了工作,來到一間初相識的小店,從坐下點餐到謝謝款待,幾乎可以不發一語,但你從頭到尾都聽得見他的聲音;心裡的獨白,五郎只對自己、也對螢幕前的你說。

此刻,每一個餓著肚子的你,也隨著美食下肚帶來的強烈共鳴而成為另一位,孤獨的美食家。

圖片出處 /

tag / spykee 日劇 日劇這樣看 孤獨的美食家 松重豐


16 歲玩團、20 歲接觸 DJ、27 歲開始辦派對、29 歲結婚、30歲當爸爸。之後找回了更多興趣,現在想寫更多文字。

have53nice give11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Spyke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頭腦體操之時空膠囊
認識多年的好友陳潁,最近發行了個人第一張 EP【頭腦體操】,CD 一打開發現是一個 Time Machine。認識陳潁是在輔大 DJ 社的時候,算起來大概是 11 年前。那時候我正是收集 Drum & Bass 與 Breakbeat 黑膠的瘋狂期,從陳潁那邊聽到不少 Abrstract Hip-Hop 與 Downtempo 的好貨;這些類型即便今日都還是在台灣舞池裡載浮載沈,而十多年前的愛好者們或許也因此更容易惺惺相惜吧。與我比起來,陳潁的話比較少,但是戳到點的時候就會打開了,加上興趣相同,還有一直以來印象很深的是,陳潁這個人從頭到腳都有一種素淨的感覺,所以跟他相處對於我這個處女座 A 型來說其實相當舒服。(自己這樣評價希望當事人不會介意啊哈哈)在輔大 DJ 社認識了不少音樂朋友,如果沒記錯的話,兩位在【頭腦體操】中單曲〈歡迎光臨〉跨刀的大大:參劈小個與好友皮革,就是那時候認識的。當時我們有一場社課,邀請了當時還在經營台北黑膠傳奇店家「大計劃唱片行」、也是饒舌圈史料級前輩的小個老師來當客座講師。你可以想像,在大學生的認知裡面,「DJ」、「黑膠」、「Hip-Hop」加起來,大概就是等同於無止盡的刮碟(scratch),也因此那時候我們社團幹部們的想法,就是希望以長期致力於文化面的小個,能在「饒舌音樂」的本質上給予社員們不一樣的觀念。現在有點印象模糊了,但我依稀記得站在兩台唱盤前的小個,透過他帶來的唱片,將饒舌音樂的發展歷程娓娓道來;我想那天對我這個原本對於 Hip-Hop 不算死忠的人來說真的獲得很多,若是有社員到此刻回想起來能夠對自己造成影響那就更好了。因帥而生的皮革應該也是在那個時候透過陳潁認識的。說起來實在有點失禮,因為認識之後一開始都沒有經常聯絡,以致於後來有段時間我都忘記了皮革的名字,還經常會以「陳潁(或林美花;好好聽星球創辦人)的朋友」跟友人提到他。多年(甚至可說是近年)下來漸漸真正認識才明白,原來皮革在很多時候的直率背後,其實真的很細膩。我也好喜歡皮革那種專注於一件自己熱愛的事然後火力全開的感覺,就像是他會單純地喜歡少女時代,或是在好好聽星球的派對上,因酒精濃度上升而成為風靡全場的 MC。很多時候我都會覺得:真想早點認識皮革這個傢伙。EP 後半還有傳說中的老趙獻上自白曲〈趙子儀〉。我個人沒有真正認識 Hip-Hop 神人老趙,但是曾在黑膠唱片行、以及一些 Hip-Hop 派對裡見過他高瘦而低調的身影。我很高興能夠在這曲以他本人為名的作品中再度見到他,每當能聽見如此誠懇而真實的創作時,往往讓我覺得如果日後真正成為了朋友應該會是很棒的一件事。這首歌裡還有著來自參劈老莫的強大奧援,看見老莫的名字就等同於再開了一條時光交流道,一下子國中時補習的黑板、以前在滾石作為參劈發片宣傳的通告,還有去年專訪老莫時聊聊爸爸經的場景都掠過腦海。一連幾首舞曲節奏,想起開始接觸派對到現在,從小到大一直與美術課程絕緣的我,實在是無比羨慕那些可以自行設計的人才。於是自己第一次嘗試辦活動的一場小小的 Breaks 系派對、當年在 PARTYROOM 某次的萬聖節 Mixtape 封面,以及邀請 Steve Aoki 來台的 DANCE ROCK TAIPEI 處女場 DM,這些視覺都麻煩了陳潁來操刀;甚至,去年初準備成立自己的品牌之前,也因為陳潁而介紹了小凌、阿寶等 DeMarcoLab / Lab Taipei 團隊的好友,在過程中幫了非常大的忙(我真的非常感謝)。但是,其實直到現在,我都不太確定我是不是不擅長經營人際關係,也因此很多時候我很害怕請很久沒聯絡的朋友幫忙;只是陳潁給我的感覺有些不同,有點像是因著信任與認同而存在的一種「好啊,ok」的連結。這次一聽他說要發 EP,我就直接請他到時候出貨給我,雖然他說「你還是先聽聽看啊哈哈」,但我心裡面只覺得「你的東西在我這邊一定會適合啊」。【頭腦體操】裡七首歌都是不同的類型,而合作的對象更不僅僅是驚喜,對我來說好像一個埋在輔大校園裡的時光膠囊,打開之後可以好好檢視一下,這些年來自己交了哪些朋友、做了哪些事、走了哪些路,一路上又聽了哪些音樂。而這麼多年之後,對於自己能夠成為這些朋友的粉絲,實在感到萬分榮幸呢。陳 潁 Chen Yinn on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chenyinntpc本文建議搭配:陳潁 Chen Yinn feat. 趙先生 Mr. Chao【趙子儀 Zhao Zi Y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