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 情人共業 】愛在民生社區:四處夫妻共業的店鋪場景

text / 多麼 ; photo/ zichieh & teikoukei

總會有一些店,會特別喜歡去,除了賣的東西很對味,裡頭的人也舒服得很可以,一不小心就又忘了時間,站在店裡天南地北聊上好一會。夫妻共營的店,有時就會是這樣充滿人情味,不一定是制式的歡迎光臨,「好久沒來了!」、「今天也一樣嗎?」,短短的話都讓心有暖烘烘的魔力。

這次在製作 haveAnice...PAPER vol.4 《民生的民生》過程中,發現了這些在民生社區共業的夫妻們,以兩人份的愛為單位,開啟了打拼事業的另一種面向。我們探訪這些就在街頭巷尾中為社區人服務的店鋪,花店、沖洗店、咖啡店與服飾店,不同的產業與年齡結構,對於一同生活和工作,各有什麼看法呢?讓我們一探究竟! 


  ﹏﹏﹏﹏﹏﹏﹏﹏﹏﹏
﹝ 場景一 ﹞ 小天使花苑
  ﹋﹋﹋﹋﹋﹋﹋﹋﹋﹋
男主角:天使老闆 
女主角:天使闆娘
共業30年
民國75年中秋節誕生在民生社區的「小天使花苑」,推測是樂天的O型、眉眉角角都品質好的處女座,然而賺錢不是她來到這世界的使命,為街區裡帶來鬆鬆的綠意才是命定。每次來買花,天使老闆結帳總是算得隨心,深怕他會虧錢 ; 天使闆娘紮起的花束,有著簡單耐看的美麗姿態,視覺年齡不會超過三十五,決不輸給外頭的時髦店舖。
喜歡花是天使闆娘的興趣,師從派系小原流。想開間花店,於是搭上公車來到民生社區找店面,下公車後跟著前方的菜籃一路來到了東忠市場,遇上心儀的所在,先是預繳了一個月的房租、又做了招牌和簡單裝修、再買台50c.c的機車,作為創業準備。開店至今,透早去花市進貨是天使老闆的任務,闆娘先到店裡來開門,小天使大多都是做公司行號的生意,散客不多,處理完當日的訂單,鬆鬆的在店內聊天下午茶。
天使夫婦就住在店的樓上,頂樓有個秘密花園,收容各處來的流浪植物,把他們都當成家人一樣相處與照顧,在花花草草陪伴下泡茶、賞月、看流星,講到這裡實在讓人心癢癢,但不管怎麼央求,始終無緣上樓參觀。但離開的時候,天使夫婦送給我們一人一束花,讓我們都帶著愛回家。
獨家收錄:天使間的可愛對話集

平常都怎麼控制成本?
老闆:「都沒有在記帳的啊~記得銀行存款有多少就好!」
天使闆娘:「沒在控制,我們不受控!」

問店名的由來?
天使闆娘:「小天使名字是我取的,算筆畫也剛剛好。」
老闆:「很厲害!很厲害!」 
天使闆娘:「兩個女兒名字也是我取的啊~」
老闆:「愛嘎伊~兒熱幾勒 (要稱讚她一下) 啦!」

那一起工作好還是不好?
天使闆娘:「你們問錯人了啦!我們兩個感情還蠻好的。」
老闆在旁邊說:「愛領耐~別太有個性啦!」

  ﹏﹏﹏﹏﹏﹏﹏﹏﹏﹏﹏﹏﹏﹏
﹝ 場景二﹞ 金大陽數位影像沖印 
  ﹋﹋﹋﹋﹋﹋﹋﹋﹋﹋﹋﹋﹋﹋
男主角:何秋陽
女主角:葉玫芬
共業25年
在秋天陽明山出生的秋陽,吃冰棒的時候笑得燦爛像個夏日烈陽的小孩,他在民生社區有間照相館名叫「金大陽」,路過的人會念成太陽或大腸,趣味的相似字,讓人有意外的記憶點。 在地屹立三十年餘年,「金大陽」的業務,不只洗出珍藏回憶的畫面,也紀錄著街邊的過往故事。走進店裡的人客,秋陽幾乎都記得,通通收入在他的資料庫,「阿你女兒現在多大了?」、「最近工作怎麼樣?」即使搬離社區的老客人,若想要拍證件照或是洗照片,都還是習慣回來「金大陽」。 
金大陽裡的靈魂人物還有玫芬,約莫午餐過後才能遇見她,她是和秋陽一起工作的夥伴兼人生伴侶。睡得不多的秋陽,早上先起來開門,讓玫芬睡得飽飽的。玫芬說以前的忙是一年365天都沒有休息,三節過年都開店。興盛的時候,隔壁兩旁都是拍婚紗的相館,連起來總共有六間,但隨著歷史演變,留下來的相館僅剩金大陽。
從以前到現在,秋陽負責拍照、玫芬處理修圖,古早時用著鉛筆在底片上塗抹,到近年的數位化則是拖移著滑鼠點擊,說起來也有著時代推進的痕跡,細數共業時間也來到25年,隨口問問夫妻適不適合一起工作?完好的默契卻異口同聲說「不好」。  

「他的24小時,不一定是我的24小時。」每個人都要留時間給自己,秋陽這麼補充說明著。因此空閒之餘,玫芬會去做個指甲鬆一下,秋陽則在夜間巷弄裡散步,為彼此保留點私人空間,也為長久以來的感情保溫。
最後好奇問著,現在還會過情人節嗎?
玫芬幾乎沒有思考,直接回答:「不過節日過日子。」


  ﹏﹏﹏﹏﹏﹏﹏﹏
﹝ 場景三 ﹞ 話咖啡
  ﹋﹋﹋﹋﹋﹋﹋﹋
男主角:Peter
女主角:Yvonne
共業5年
身處民生小巷裡的「話咖啡」,店內最熱門的座位是吧檯前的搖滾座席,除了看得見沖製咖啡的過程,還有隨機開啟相談室的機率,從咖啡與談話中,感受到經營者的溫暖與真誠。

兩位主人Peter 與Yvonne,同屬細膩的人,但關注的細節卻不同,Yvonne觀察走進來客人的習慣,總是在不經意的閒聊中,洞見客人的習性與喜好動見客人的習性與喜好,有默契地告訴把專注於咖啡製作的Peter。長年教授太極拳的Peter,期待人人都獲得健康的心,將這樣的心意運用在咖啡萃取中,手沖咖啡裡講究的穩定,除了技術,還來自製作者的內在心情,穩定的手沖節奏來自於平靜的心與高度的專注,做出一杯健康的好咖啡,是他們一直保持的初衷。 
過去各自在電子業與德商公司服務多年,繁忙的工作狀態下,彼此共有的時間並不多,有了物質卻少了精神、有了生活卻沒了品質。反倒是擁有一間店後,相處的時間變得富足,一同經營店鋪、出門講課、享受生活。
最後請兩人選一種咖啡,來表達心目中對方的模樣? 
他們互相對望了幾秒,淺淺笑之後就有了答案。
Yvonne先說了藍山,「稀有性、特殊、好喝!」藍山特有的沈穩風味,對比Peter的老靈魂,有著不謀而和的氣氛。「因為人生有了她,真的覺得非常美妙。」Peter這麼形容Yvonne給她的感覺,他說藝妓也是如此,獨特的柑橘味讓喝過的人,殘留的味覺記憶在腦袋裡,會很深很深。

藍山與藝妓同屬稀有品項的兩種咖啡,表達出留給對方的獨特位置。愛沒有直接說出來,但用了彼此熟悉的語彙,直達對方的心底。


  ﹏﹏﹏﹏﹏﹏﹏﹏﹏﹏﹏﹏﹏﹏﹏﹏﹏
﹝ 場景四 ﹞ SYNDRO to be continued …
  ﹋﹋﹋﹋﹋﹋ ﹋﹋﹋﹋﹋﹋﹋ ﹋﹋﹋﹋
男主角:Shinway
女主角:Agy
共業3年
前面介紹的共業場景,都是感情沈甕底、開店好些年的組合。但醞釀中的店鋪我們也沒有漏掉。曾在Hotel V裡環遊愛情一周訪問了Agy與Shinway,那時也正好在七夕,一同打理品牌SYNDRO的他們,進入共業第四年,實體店鋪也快要和大家見面。
約在新空間的門外,眼前一看還是帆布,但裡頭的裝修進度約莫70%,雛形己經看得出來,地板鑲入的黑鐵板手,很有Shinway的風格,一樓未來會是店鋪,服裝加上咖啡的展現,但咖啡不一定天天有,那得看你和Agy有沒有相遇的緣份。順著樓梯向下走,是已經進駐的工作區域,正在如火如荼製作下一季。

聊到如何找到這裡也是因緣際會,從小住在社區裡的Agy,現在的家也在不遠處,和Shinway走回爸媽家的晚餐路上,發現正在招租的店面,空間、預算都在範圍內,也因此為SYNDRO開啟下個階段。

把工作場景搬回生活周遭,Agy覺得這裡什麼都有很是方便,Shinway說要是再有個更近的捷運站會更好。SYNDRO的一號店鋪,會是深入民生之處,收集著他們愛的元素,更完整的與大家呈現。
最後,共業三週年給彼此的一句話
Agy:「希望有一天你才可以不會問我什麼東西在這裡?」
Shinway:「謝謝你!你悲劇。」
 
▍金大陽數位影像沖印  
 台北市松山區三民路156號
▍小天使花苑  
 台北市松山區民生東路五段36巷4弄12號1樓
 ▍話咖啡  
 台北市松山區新東街11巷12號  
▍SYNDRO  
 即將公佈,敬請期待

圖片出處 /

tag / 情人共業 民生 咖啡 民生的民生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8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喫茶店之謎vol.1「在LADRIO點杯維也納咖啡」/川口葉子
writting /川口葉子;interpreting / Rinsho充滿魅力的喫茶店咖啡館地上,隨時滾落著不可思議的小秘密。有時會被謎團絆到腳,那麼就試著解開謎團吧!像是隨著創業者逝去,永遠無法得知的店名由來 ; 又或者是店主在十五年的時間之內完全沒有變老的跡象 ; 亦或是再怎麼擁擠的店裡,吧檯永遠空著的角落座位......。雖然事隔了一段時間,在某家人氣店的吧檯角落座位,即使一直都空著,卻有時會有「有人坐在那」的目擊情報。幸好我什麼都沒有看到,但聽說在持續發生幾次靈異事件之後,深感不祥的店主請來了道士驅靈。但在那之後,不知為何地客人們逐漸不登門造訪,而咖啡廳似乎也沉靜於寂寥之中。 「也許生意興隆的咖啡店裡,都有個幽靈亂入於人群之中吧!」告訴我這則故事的友人在飄蕩著些許墨香的房間對著我微笑道。說怪也怪,那位友人既不是書法家,也不是水墨畫畫家,但房間裡確實飄蕩著淡淡的墨水味......。 魅力的な喫茶店の床には、たいてい小さな謎や不思議のひとつやふたつ転がっているもの。ときどき誰がそれにつまづいて、謎解き遊びを試みたりします。たとえば、創業者がすでに亡くなり、誰にも由来がわからなくなった店名の謎。あるいは、店主が15年間まったく歳をとっていないように見える不思議。店内が混雑しているときでも、なぜか誰も座ろうとしないカウンターの端の席。ずいぶん昔の話ですが、とある人気店のカウンターの片隅の席は、空いているにもかかわらず時おり「誰か座っている」という目撃情報がありました。幸いにして私には何も見えませんでしたが、何度かそんなことが続いて薄気味悪くなってきた店主は、お祓いをして店内を清めてもらったそうです。ところがその後、なぜかお客さまの足が遠のいて、お店はずいぶん寂しく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繁盛するお店には、幽霊の一人くらい紛れ込んでるほうがいいのかもね」と、この話をしてくれた友人はいつものように墨汁の香りの中で微笑したのでした。不思議といえばこれも不思議なのですが、その人は書家でも水墨画家でもないのに、部屋にはうっすらと墨の香りが漂っているんです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