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青春記憶。停格的美好《橫道世之介》

  文/潔西卡
 
最近瘋狂鼓譟的蟬鳴與悄悄盛開的鳳凰木,突然驚覺已接近畢業季節。

雖然我離「畢業」這個帶著些稚嫩、無懼與熱血純粹的青春詞彙已經有點距離,不過在這樣的夏日季節裡,卻不禁引領我憶起這部,改編自獲得日本芥川賞與每日出版文化賞,由人氣作家吉田修一所寫的小說《橫道世之介》(よこみちよのすけ),其同名電影裡關於青春記憶的片段。

與吉田修一的其他作品如「惡人」(あくにん)、「再見溪谷」(さよなら渓谷)中主角擁有強烈孤獨與疏離感所塑成的角色有所不同,《橫道世之介》這本書中的主人翁,世之介,憑藉著純真、憨直的性格,反述自身在東京這個快速流通,卻又帶著些疏離冷漠城市中的大學生活,與時間交錯20年後大學時代的朋友,偶然想起世之介所回憶起的時光故事。主角出身長崎鄉下與前往就讀東京法政大學的背景原型,讓許多人認為這是作者吉田修一以自身經驗所寫的故事,亦是對過往青春的一種緬懷與悼念。

 
至此,或許有人會誤以為這是部苦澀沉重的青春電影,但實然卻非如此。導演沖田修一本就擅長描繪日常生活及人與人之間的繫絆,透過其精準的改編詮釋,《橫道世之介》與小說有著相同神韻,但卻以更豐富的時代背景去細嚼與回味。青春電影,並不一定要熱血澎湃、慷慨激昂的公式故事,他可以是讓你我會不經意地對照想起曾經擁有的那些青春片段,而不斷地在電影行進中紛紛會心一笑的溫暖小品。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大家也會哭嗎?!」
『 大家想起你來,一定會笑出來吧!』
 
這是電影中段世之介回長崎鄉下奔喪的時候,和高中前女友小櫻在提及死亡時相互應答的一段話,而後接著世之介和朋友在餐廳巧遇一位交際花,在多年後成為電台主持人時所播出的新聞片段;由她緩緩地念出,已成為攝影師的世之介,為了救一位跌落電車軌道的女性而不幸身亡的消息。

不過故事至此仍依舊未著墨於現在,而是繼續讓曾經與世之介認識朋友們,藉由現在的時空來回憶起當年與世之介交際時的種種生活趣事與關於成長的轉變。這時我不禁回想,那些因時間流逝與不得不的成長,隨著環境或時間遷移,似乎已經逐漸遺忘了,專屬青春的稚嫩與純粹。

 
當然,更有那段在年長之後,往往就深藏心底的純純愛戀。

無論是主角世之介與富家千金祥子的初戀故事,或是世之介的朋友加藤無意中說出他喜歡同性的事情,關於愛情的啟蒙、加溫,和在愛情中義無反顧的執著與旁若無人的世界觀,對照於現在,或許顯得太過單純與不經世事,但相反的更有著難得的可愛與勇敢。

 
多年以後,或許我們,如同《橫道世之介》電影中的角色般,已從青澀稚嫩的青春年華中蛻變成不一樣的人;但我想,在緩慢電影步調中所流洩出的,是那些關於內心曾擁有青春的美好,無論是無私的關懷與包容,或者是尚未因時間而改的單純與直率,希望我們都可以隨記憶時間而停格,記起或持續這些美好。

 
在畢業季之前,就以《橫道世之介》這部電影致我們的青春,與未來的日子。


《橫道世之介》預告片
 

圖片出處 / エイガ・ドット・コム , Kinokuniya

tag / 橫道世之介 よこみちよのすけ 吉田修一 畢業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01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電影】名畫的控訴 / 金色風華裡的情感回憶與歷史痕跡
文 / 潔西卡 《名畫的控訴》(Woman in Gold)是一部改編真人真事的電影事件,說的是由維也納畫家古斯塔夫•克林姆(Gustav Klimt)所繪製被譽為奧地利的蒙娜麗莎的「艾蒂兒肖像一號」(Portrait of Adele Bloch-Bauer I)畫作的歸屬權,在藝術界備受注目且喧騰一時奧地利國家美術館和畫作親屬繼承者瑪麗亞•阿爾特曼(Maria Altmann)為了畫作的爭奪角力故事。 「艾蒂兒肖像一號」在二戰納粹勢力入侵之前,原是瑪麗亞家族請大師克林姆為摯愛的姑姑艾蒂兒所畫的肖像。但卻在納粹迫害猶太人的勢力威脅之下,瑪麗亞家族裡的財物、畫作(包含艾蒂兒肖像一號)甚至事業都被納粹強迫接收,為了避免進一步的迫害,瑪麗亞最終不得已離開自己的家人和國家逃到美國,無法忘卻傷痛的瑪麗亞在數十年後得知原來懸掛在奧地利國家美術館已成為鎮館之寶的艾蒂兒肖像一號並非是合理捐贈,進而想將畫作取回,並將以往了歷史透過畫作歸屬的過程當中,攤現在世人面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