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線的兩端—湊佳苗筆下的死亡,和天真無事的少年少女

文/y.x.

湊佳苗的作品總跟「死亡」脫不了關係。原以為世界上的病態、喪心、扭曲、狂妄只存在於大人傷痕累累的手上,但在湊佳苗的故事裡,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年少女儘管天真無事,卻是雙手染血的共犯。
無暇理會的父母、自私功利的社會、以及無視他們撕心呼救的旁人,是邪惡的主事者。
少年少女受到外在世界強烈的牽引,無論相吸或相斥,與他人產生連結的渴望在他們潮濕溽熱的心叢裡滋生,但連結方法究竟是什麼?學校沒有教、父母也沒說過,於是少年少女被教唆犯罪了,把腦中最直覺的想像投像在真實世界,忙著脫離、忙著霸凌、忙著製造混亂、忙著留下印記,這些都是確認自己之於世界關係的方法。
甚至像湊佳苗《告白》裡的少年AB,和《少女》裡的由紀、敦子一樣,忙著見證死亡。因為死亡也是之一,一種證明自己還好好活著的直接證據。

>《告白》裡的死亡 
《告白》的死亡,從森口老師的女兒死去開始。
森口老師在女兒被謀殺後,生命就像被關上燈一樣陷入永恆的黑暗,殺害女兒的兇手在法律的庇護下毫髮無傷,滿腔的憤怒得不到紓解,只好走向復仇這條路。在黑板用力寫下「命」這個字後,想為學生親身上一堂關於生命價值的課,課堂內容是一段精心縝密的報復計畫,邀請當事人和她一起,體驗這種摯愛生命被擰碎後心碎至極的滋味。
但是復仇結束了,自己卻沒有好過一些。就算兇手重傷,逝者也回不來,全場剩下一片槁木死灰,和多幾個嚐盡痛徹心扉的人。兇手只是13歲的少年,他們幼小的心靈長的奇形怪狀,背負著深不見光的痛苦,為自己殘破的靈魂探詢出路,後果就像個帶刺的循環一樣滾落世界,到處留下傷痕。原來《告白》不是一個犯罪故事,而是一個純然的悲劇故事。

>《少女》裡的死亡
《少女》的死亡,從目睹了他人死去開始。 由紀和敦子從小就是最要好的朋友,曾經偷偷交換著無數的秘密,只是長大以後的秘密,總是比小時候複雜得多,她們各自開始有了不能分享的秘密,互相偽裝身上的傷口和痛苦,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
放暑假的前夕,兩人從轉學生口中聽見目賭死亡這件事。兩人內心的黑暗深處不禁激起了一絲火花,外表有著不同微笑的兩名少女,內心竟擁有一樣的黑暗面。死亡竟讓人如此著迷,因此為了親眼見證真正的死亡,兩人各自展開了秘密計畫,卻引發一連串失控的連鎖效應。
湊佳苗筆下的死亡總是有力的,看完《告白》的心情即使墜落谷底,卻會讓人想要更加仔細的追尋希望。這次湊佳苗第二篇長篇作品《少女》也將登上大螢幕,這個關於死亡的故事又會帶來怎麼樣的力量呢,電影將於11/18(五)上映!

圖片出處 / 天馬行空 提供 , gamebase基地電影院 , 告白 影評 , yahoo電影

tag / 告白 贖罪 少女 日本 電影 湊佳苗 中島哲也 三島由紀子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趨勢】巴黎時裝週的日本新勢力Sacai 、Anrealage(下)
文_多麼每季看到Anrealage的新作,已經不是瞠目結舌可以形容,Anrealage透過服裝帶給大家的不只是一些抒情性的敘事主題,從「○△□」、「凹凸」、「color」、「size」、「shadow」系列名稱,Anrealage經由服裝這個媒介,探討得多為概念性的主題,這或許與主理設計師森永邦彥(Kunihiko Morinaga)不完全是服裝科班出生的背景有所關聯。森永邦彥在早稻田就學期間,經由同為社會科學部的前輩神田惠介(Keisuke Kanda)帶領而進入服裝領域,畢業後至專門學校研習,2003年展開個人品牌之路,其中最廣為人知的系列 「○△□」,突破一般版型結構,將服裝形體緊緊包覆在圓型、三角形及正方形上,而褪下這些固定形狀後,依然是一件有型且實穿的衣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