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紙の月 — 無法映照黑暗的仿月


作者名/潔西卡 


「金錢可以是許多東西的外殼,卻不是裡面的果實。」

如果將《紙の月》(Pale Moon)這部電影用來驗證劇作家易卜生的這句話,真是再適切也不過了。

《紙の月》改編直木賞作家角田光代的同名暢銷小說,作品因故事的架構獨特與女性細膩的書寫視角獲得好評,在2014年改編為電視劇與電影版。電影版以《聽說桐島退社了》獲獎無數的知名導演吉田大八執導,結合女主角宮澤理惠與兩位女配角演員小林聰美和大島優子的亮眼演出之下,電影在上映後,除了囊括日本各地電影獎項共20個演員獎項外,飾演《紙の月》電影版的女主角宮澤理惠,更憑藉這部電影角色奪下7個影后獎項,顯示出這部電影的不凡之處。


故事大抵說生活穩定且平凡的主婦梅澤梨花(宮澤理惠 飾),因再就職而成為正式銀行職員,人生看似家庭與事業兼顧圓滿,卻無法獲得丈夫的認同,但她長年無子寂寞的婚姻生活,就在某天巧遇銀行客戶的孫子大學生平林光太(池松壯亮 飾)有了改變。
 
因寂寞而陷入不倫戀情的梨花,不惜鋌而走險挪用客戶帳戶中的金錢,來維持與光太的關係,最終發現所動用的金額已到達不可收拾的地步。


導演吉田大八以擅長女性角色的刻劃,電影裡捨棄角田光代原有故事中的其他兩條故事支線,將主軸聚焦在主角梅澤梨花(宮澤理惠 飾演)身上,並透過幾幕巧妙無語的畫面精采呈現情感。


無論是擁擠電車裡梨花與光太眼神的對望,或梨花在徹夜未歸的清晨用手抹去天空中月亮的魔幻時刻,來表現梨花被燃起的情慾與體認自己所築構的真實,其實是種虛幻。另外,忽而柔焦、忽而明亮的畫面,則彷彿作為現實人生與金錢構築生活的對比,讓很多時候不需要過多的台詞或旁白就可以明白主角的心境轉換,也讓電影中結束後,留下很多能令人不斷回想反芻的時刻。 


「我們每天都在算著別人的錢,當我的手摸到錢的時候,心裡會想著,就借一下下就好,反正他們也不會知道,我很快就會還回去的。」
『我真的很怕我的手會做壞事情,你能幫忙監視我嗎?!』

同為銀行員的相川惠子(大島優子 飾演)在私底下向梨花這樣說著。如同每個人心裡的小惡魔一樣,梨花面對大量金錢時所萌生的慾望,與得知相川惠子幫著銀行次長婚外情對象作假帳等,看著工作或生活都有著不受道德規範的行為,似乎也在默默地壯大梨花心裡的慾望,不時地說著,這樣的事情很常見,只要我最後可以還回去就好,因此一步步沉淪。


「將錢還回去吧!那麼就一切如初。」
『因為幸福而動用客戶的錢,背叛信賴你的人,隨意盜用金錢,這就是你所謂的自由嗎?!』

另一位工作一板一眼、凡事循規蹈矩的隅賴子(小林聰美 飾演),就像是梨花心裡道德天使般勸她及時回頭,或最終直視梨花說,她所擁有的慾望與自由其實是在高中時,因扭曲了「施比受更有福」的價值觀延伸所致。
 

因為寂寞、因為想被需要,所以用金錢不斷地推砌一個看似幸福華美且自由的世界,最終卻發現這樣的世界,構築的不過是自我滿足的另一種空虛,而不是救贖。

如同紙做的月亮,雖然與真的月亮相似般的蒼白明亮,卻終究無法照亮黑暗。

《紙の月》預告片


圖片出處 / kaminotsuki.jp , 映画『紙の月』FB

tag / 紙の月 角田光代 吉田大八 宮澤理惠小林聰美 大島優子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3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海街日記》—餐桌上的人生醍醐味
文 / 潔西卡微潤的微笑淚眼,我想這是在看完《海街日記》後,很多人的情緒表情。 《海街日記》這部電影改編自吉田秋生於2006年在小學館『月刊フラワーズ』連載並獲得「漫畫大賞」的同名漫畫《海街 diary》。敘述住在鎌倉的香田家三姐妹,接到外遇離家多年的父親訃聞後,前往父親再娶後生活的山形參加喪禮,三姐妹對於父親的記憶各不相同,長女腦中猶記外遇鬧離婚的不快、次女對父親的懵懂體會,與三女依稀的父親形象,三人抱著或許陌生、或許複雜心情前往祭弔做為故事的開場。 在喪事中,三姐妹遇到了同父異母的妹妹鈴,因父親後妻的軟弱不可靠,長女看出鈴不得不的懂事早熟而提出同住邀約,而後連載的後續就以同父異母的第四位妹妹鈴為主視角至香田家的生活來延展故事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