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平淡卻溫潤無比的愛 ─《我的母親手記》


文_潔西卡

「我們生命最早的海洋,是母親…」

無意間看到的這句話,思緒引領著我想起了《我的母親手記》(わが母の記)電影裡,兒子洪作揹著年邁的母親在津沼海邊看海的那一幕。 
改編自日本文學家井上靖的半自傳體小說《我的母親》(わが母の記 ─ 花の下・月の光・雪の面),電影描繪作家伊上洪作(役所廣司 飾)從父親彌留過往之後,與年邁開始失智母親(樹木希林 飾)從疏離到與家族一起照顧母親終老,並以季節做為流轉橫跨,述說幾個重要時光片段的故事。


電影從作家伊上洪作小時在暴雨中被母親遺棄而成孤兒的那段記憶畫面開始,即便已是享譽文壇聲名大噪的作家且也擁有美好家庭的洪作,仍然無法釋懷由小妾替代照顧,那段獨缺母愛呵護的童年時光。也因此,對於家庭與三個女兒,洪作十足的掌控與威權,雖不是以激烈的方式展現,但言語動作之間,皆透露出不想與母親有相同的錯誤。


然而,隨著母親的年邁,與智力的日漸退化之下,母親對兒子洪作的愛卻未隨之減少,無論是為了難得回老家兒子清洗所愛吃的新鮮山葵株,或對著孫女琴子(宮崎葵 飾)說的這段對話,都從或許看似日常與細微,但在在地流露出母親對於自己孩子深沉的記憶與愛。 

琴子:「你覺得父親是個怎樣的兒子?」
奶奶說:「他是個找東西的孩子,尋找如小海峽這樣不存在事物。」


許多看似無理的許多舉動,像是母親深夜握著手電筒在家中遊走、在大雨的寺廟中燃燭點燈,更甚者深夜離家到津沼的海邊等,原來才發現,其實洪作的母親也同樣地為了年輕時不得已將自己的孩子交給小妾撫養,因這段記憶而不捨、愧疚與無奈,也受盡了折磨與煎熬。


「雨停了,校園裡出現了很多水塘,
太平洋、地中海、日本海、喜望峰,轉動圓木的影子,
可是,我最喜歡的,是不存在地球上的小小的新海峽,
和媽媽一起渡過的海峽。」 ─ 伊上洪作

電影後段,洪作原本想從母親的口中再次證實當年狠心遺棄的原因,但智力已退化嚴重的母親,早已無法清楚解釋,從口中喃喃而出的卻是兒子洪作在兒時所寫的這首詩,並從懷中取出保存有著童稚字跡已泛黃折損的紙張,細細輕撫。這一刻,真相的解釋似乎不再重要,一直以來困著洪作那遭受遺棄的孤單執念,更隨著母親詩中的喃喃淡化。


刻意不去強調與說明導演原田真人(Masato Harada)的拍攝面相與技巧,以及作家 井上靖(いのうえやすし)的寫作風格與生平,就是純粹的欽佩與感動在這整部電影敘事當中,看似家族的生活日常,以及家族中的每個角色都沒有過於強烈特異的性格,一切的一切就如同你我的尋常日一般,只是故事限縮在更早的時空之前,並藉由作家對自我的觀察而成。所以隨著電影一幕幕地遊走,似乎也帶領著我憶起家族中,那些曾經歷的生離死別,以及其背後的深刻意涵。我想,這或許就是這部電影深深打動著我的地方吧! 


「家族之愛,始於母親。」
如同在書中所看到「我們生命最早的海洋,是母親…」這段話般,母親以愛將我們孕育成心中所想要成為的人,所以羈絆最深,所給予的記憶也最深刻難分。雖然,這些豐沛的情感,始終都在那看似平淡的餐桌與生活日常中,或是聽似叨絮煩擾過於關切的話語舉動間。 

但我相信,看似平淡卻溫潤無比的母愛,是這世上無可比擬與替代的美好。
謹將這部電影與文章獻給每一位母親與孩子。

《我的母親手記》預告片段 
 

圖片出處 / わが母の記

tag / 我的母親手記 井上靖 原田真人 役所廣司 樹木希林 宮崎葵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電影】尚未完成的事 ——《戀戀銅鑼燒》
文_今餓在KANO裡飾演日本教練的永瀨正敏,從5月15日開始在台灣舉辦《Mind's Mirror 心象.永瀨正敏台灣攝影展》,台北場次到這個週末6月7日止,接下來會陸續在高雄、新竹、台中三個城市做展出。作品是當時在台拍攝電影時,同時是攝影家的他用相機所做的記錄,有興趣的你,千萬別錯過了他快門下的台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