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壓抑青春的歌詠 - 男孩超級白 Güeros

「青春」這個詞,在世界性的濫用下,很容易讓人忘記它本該帶有的深刻意涵。我們以為青春就是所謂的熱血、腦子裡充滿賦新辭強說愁的憂鬱。

但真正的青春應該是苦悶的,每天面對自身與社會的無力、不知道什麼才是正確的茫然。
同時青春也是人一生中最自由的一段時間,尚未面臨生存壓力、在保護膜內觀看外在世界,擁有成熟思想,追求某些東西、想像自己會成為怎樣的人。
 
墨西哥導演Alonso Ruizpalacios的第一部長片《男孩超級白》,則是近年來少見,有能耐將這些矛盾衝突,清晰的呈現在觀眾面前的作品。導演刻意降低故事性,從「描述」青春,轉為「觀看」,短短的兩小時內,我們再過了一次懵懂少年時,復習某些早已遺忘的層面。


故事背景發生在盛夏的墨西哥,主角湯瑪士成天惹事,被媽媽送到城裡與哥哥同住,原以為會找到新生活的湯瑪士,卻沒想到哥哥的生活更糟。大學罷課、家裡髒亂,與室友整天閑晃,唯一的娛樂就是偷接鄰居的電力聽收音機。

哥哥綽號桑伯(Sombra),在西班牙文裡是陰影的意思,而原文片名《Güeros》為當地俚語,形容如同嫩雞一般皮膚白皙的年輕男子,多為貶義。在片中,湯瑪士以外來者的身份,進入哥哥毫無重點的生活。手邊一卷爸爸留下的卡帶,據說是讓巴布狄倫哭了的傳奇歌手,成為生活中唯一的刺激。某天偷電的事情被發現,逃亡之餘他們得知歌手病危的消息,於是一行人決定去尋找偶像蹤跡......


電影的第一場戲,就為整部片做了很好的訂調。悶熱的夏季,忙著講電話的母親滿頭大汗,身旁的嬰兒尖聲哭叫;這是整部片定義慘淡青春的兩個詞彙:「濕熱」以及「煩躁」。導演用了許多鏡頭強調這兩個意象,不論是開頭那令人膀胱一緊的砸水球畫面,或是一直特寫室友狂抓那永遠不會好的香港腳;學運開會現場的一團混亂;就連四人闖入某個電影上流Party,在漂亮燈飾的噴水池戲水打鬧,下場也是被罵臭頭,又濕漉漉的逃回那狹小的車上。好像整個青春期就是個悲劇,青春痘似的,伴隨的濃稠的渾沌以及隨時可能爆裂的無知精力。


片中有兩個很重要的「消失」。其一是哥哥心儀女孩安娜在他耳邊的耳語,被環境音蓋住,另一個則是傳奇歌手的音樂聲。這兩處對於劇中人物極為重要的聲音,對於觀眾而言卻完全不重要,觀眾不會因為聽到答案、滿足了好奇心後,更理解什麼,導演採用這種方式,保護對於劇中角色最重要的東西。

整部片唯一的故事主線:那位虛構的墨西哥革命的傳奇歌手Epigmenio Cruz,觀眾從頭到尾都聽不到他的音樂。倒是他曾經讓巴布狄倫哭了這句台詞,至少出現了五次之多。每次湯瑪士被問到Epigmenio Cruz是誰,就要把這句台詞再拿出來講一次。甚至在最後終於在小酒館遇到偶像,湯瑪士戰戰兢兢的拿著爸爸留下的卡帶想討簽名,也劈頭就問「你讓巴布狄倫哭了這件事是真的媽?」結果當然被轟出酒館。導演花了很長的篇幅在鋪陳傳奇歌手在這對兄弟心中有多重要,但對於這位傳奇人物的認知僅止於這些外在的名號,最後也只能用這些頭銜可悲的表達自己的喜愛。


片裡片外這類荒謬的反差不勝枚舉,諸如標榜「年輕卻不具革命情操是種矛盾」的學運議會現場,所有人卻如同一盤撒沙,吵鬧叫囂,甚至對領袖安娜做出帶有女性歧視的攻擊;安娜本該最反抗體制,卻也是社會化最徹底的人,她領導學運,又自然地融入電影圈的上流Party;又或者是整個劇組直接在畫面中現身,指控墨西哥電影就是放上黑白色調,搞點社會議題,去歐洲參展得個獎就是藝術片,而《男孩超級白》事實上也真的在柏林影展獲得最佳首部電影獎。


電影的最後一幕極美:四人塞在車陣中,在抗議的人群從旁喧囂而過,安娜下車,隨著人群移動,桑伯追出去,安娜回頭了幾次之後,終於還是往前走沒入人群中。湯瑪士呼喊哥哥,桑伯回頭,湯瑪士拍下哥哥照片的那一刻,鏡頭裡的桑伯露出淡淡的笑容。


戲裡處處可見的對比,在片尾發揮的淋漓儘致。安娜似乎充滿自信,很知道自己要什麼,不過在最後,她依然喊著跟眾人一樣的口號,淹沒在人海中。整部片一直被老虎幻影糾纏的桑伯,他的惴惴不安其實來自於自身面對社會的茫然,而最後他佇立在抗議人潮中,從這一刻開始要用自己的雙腳,去確認世界的真偽,於是我們才知道,這原來是一部關於每個人都曾經有過的「純真」的電影。

圖片出處 / 美昇 , Rotten Tomatoes , vallartadaily

tag / gÜeros 男孩超級白 alonso ruizpalacios


因為對服裝的喜愛而開了一間線上賣場,喜歡長相怪異的東西。

have38nice give26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北北北'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電影】計程人生 - 國際名導在計程車上遇見的伊朗眾生相
文 / 老巫伊朗導演賈法潘納希(Jafar Panahi)電影總取材於社會的爭議與真實,因而在2009的總統大選之際,為拍攝相關紀錄片而獲刑6年,負上「危害國家安全」、「散佈反對伊斯蘭政府的宣傳」的罪名,並禁止他在20年以內從事電影相關的製作及拍攝。這次他突破形式,在計程車裡面拍攝《計程人生》(TAXI),電影用 USB 偷渡出國參展,並獲得柏林影展最高榮譽金熊獎。他說:『我是個電影導演,除了拍電影外,我不會做別的事。電影是我的表達方式,也是我生命的意義。』,金熊獎主席暨《黑天鵝》導演戴倫亞洛諾夫斯基則讚譽此片為:獻給電影的情書。潘納希行駛計程車,將伊朗開到一條為世界所注目的路途。《計程人生》採用偽紀錄片的方式,介於真實與虛構之間,企圖構築出一個屬於伊朗現世的眾生相。導演在一輛計程車上,裝設了多架小型攝影機,自己擔任司機,藉由與每個乘客的對話,反映出不同社會階級間彼此迥異的價值觀,並且也一再探討何謂電影及影像的功能性。這種巧妙的安排也讓觀眾不斷著迷於真假之間,順著導演所安排的路徑一路跟著計程車讓人領略伊朗社會複雜的各種觀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