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電影】《鬼太鼓座》遺世的島嶼,孕育世界級的藝術表演

離新瀉坐船要一個小時的佐渡島,是日本的第二大離島,別於南方沖繩的悠閒氣息,佐渡島的氣氛有些不同,冬天會下起鋪天蓋地的大雪,過去也曾有流放之島的名號,曾被放逐至此的人,有失去政權的異議份子、也有傳統能劇大師世阿彌,小島的遺世位置,讓這些傳統藝術得以淬煉保留。除了能劇,還是鼓藝團體「鬼太鼓座」的發源地。

「立地而奔、立地而鼓、立地而舞」

1969年在島上成立音樂修行團體「鬼太鼓座」,由一群厭倦都市文明,醉心傳統太鼓藝術的青年樂手組成,跟隨創辦人田耕來到佐渡島。過往是放逐之地,但他們選擇自我流放,在大海與山之間,擊鼓、狂奔、舞動,用肉體鍛鍊,達到物我合一、力與美的極限演出。拋下眾人不解的眼光,儘管行為出世,但追求藝術的純粹力量,吸引到不少人注目,除了日裔指揮家小澤征爾曾邀請共演,拍攝武士浪人電影的泰斗導演加藤泰,更在1981年登島,前往拍攝。
塵封三十六年,導演集大成的遺作

沒有劇本、沒有商業考量、甚至是沒有上映的打算,電影《鬼太鼓座》用不多的口白,但絕美的畫面安排,流暢地紀實表演與訓練日常。導演加藤泰著名的超低鏡位風格,為滂礡有著生命力的演出,添上震撼力。但完成此片不久,導演便過世,直到2016年的百歲冥誕,才經由後代首肯,正式解禁,得以觀賞到日本影史中的傳說之作。

《鬼太鼓座》的幕後團隊更有著一時之選,彼時剛由設計師身份跨入藝術領域的橫尾忠則,作為電影美術 ; 前衛音樂家一柳慧,為慷慨激昂的擊樂,加入電氣聲響,營造出充滿生命哲思的神秘氛圍。
觀影過程,無論是訓練奔跑時的汗水、擊鼓噴發出的汗水,都跟著鼓聲轟轟的傳過來,有著原始的力量。《鬼太鼓座》呈現出的聽覺張力,用電影的視覺語言,把凝結當下的狀態,重現在觀眾的眼前。

★ 加藤泰百年冥誕特別數位修復,世界初院線放映就在台灣
★ 純粹的肉體,純粹的感官,純粹的藝術,純粹的力與美
★ 2016威尼斯影展特別放映,歐洲影人為之驚艷讚嘆
★ 日本激浪派(Fluxus)前衛音樂家一柳慧(Toshi Ichiyanagi)操刀配樂
★「日本安迪沃荷」普普藝術先鋒橫尾忠則操刀美術 《鬼太鼓座》

上映日期:2018/07/20
地點時間:詳見 翻面映畫 / B-side Film

圖片出處 / 翻面映畫

tag / 電影 鬼太鼓座 加藤泰 橫尾忠則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惡童》導演筆記本(節錄)
在把《惡童》電影化之際,導演 Michael Arias 為了把作品的氣氛、規模和概念等傳達給製作人員,而在製作前的 2006 年 1 月 26 日寫下一些筆記,這本書就是把當時的筆記重新編輯而成。 導演的話 電影《惡童》是⋯ 「超級孩子英雄」大戰「惡魔宇宙人」的故事。或許,對一些人來說,這是《搏擊會 Fight Club》的動畫版,而另一些人卻覺得這是像《驚異狂想曲 The City of Lost Children》般純真的幻想故事吧。不過無論從怎樣的角度欣賞這部作品,觀眾都會感受到當中意味深長的主題。 《惡童》講述的,是一些每天都發生在我們身邊的事。孩子失去父母、兄弟姐妹離別、家庭遭受破壞⋯⋯人們有時背叛別人,有時又會被別人背叛⋯⋯純真的人被邪惡的人利用⋯⋯昔日的城市演變成新都市⋯⋯任誰都阻止不了「變化」⋯⋯ 在這之中,人類又為了甚麼不斷地努力,以免被捲進這亂世的漩渦裡呢? 當今,在我們眼前明明就有那麼多不幸和悲慘的事(死亡、戰爭、飢餓、背叛),為什麼人類還是不放棄呢? 是什麼東西在拯救我們呢? 愛。 這是我最想藉《惡童》傳達的最美好的訊息。我想這也是令《惡童》超越了作為一部漫畫或一部動畫,而擁有更為寬廣的吸引力的最大原因。《惡童》的世界不是純潔無瑕的,它充滿著溫暖的「金銀城」裡洋溢著的淡淡鄉愁。頑皮的孤兒小白和小黑、滿是皺紋的鈴木和爺爺、貪得無厭的木村和澤田等等,都是一些讓人感覺親切的登場人物,而各個人物和各種事物都以愛聯繫在一起。 我希望透過這部作品,能夠令觀眾想起愛的力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