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藝術】安東尼.葛姆雷:另一個奇異

文_Nan 
英國當代藝術一直有種別於歐陸的氣質,作品要嘛被愛的一塌糊塗,要嘛就被恨的咬牙切齒,但決不能令人淡然無動於衷。 
YBA藝術家們崛起於90年代,他們大多是60年代出生,畢業於英國倫敦Goldsmith藝術學院。1997年,廣告大亨薩奇舉辦一場名為”Sensation”的展覽,將這些充滿爭議的推向大眾眼底,拜薩奇的行銷天才所賜,他們的作品屢屢在藝術市場上創下佳績。 
2010年,薩奇再度推出新展:”Newspeak: British Art Now”,很可惜人們不再為這些作品買單。 
除了YBA(Young British Artists)中的Damien Hirst和Tracey Emin此類驚世駭俗的;還有Antony Gormley這類能讓我們依舊體會歐洲自文藝復興流傳下來的濃厚人文主義。 
身為「1994年透納獎得主」,Antony Gormley的作品經常強調觀者的主體位置、將作品塑造成人與環境互動的城市樞紐。他的作品其實有一個簡潔易懂的中心思想,即是以作品站立點為圓心,以畫圓圈的方式不停與周遭的環境與人類發生關係。圓周上任何兩點相連的直線被稱為“弦”,這個數學解釋上的“弦”可以說是被Gormley完美轉化成視覺藝術展現出來。 
2009年作品〈領域〉由八段不鏽鋼折疊組成,將人體空間描繪成一個完美矩陣。 
〈孔〉則使用低炭鋼,人體被演譯成由一個一個幾何空間連接而成的樹狀幾何形。 
〈升華〉如其他兩件作品相同,也是以人體為原型由長方形鑄鐵片塊搭建而成,如Gormley所言:“生命是由許多邊緣組成的,如果沒有邊緣就沒有物體,我們需要這些界限來集中注意力;先是我們的皮膚,然後是層層的衣服,建築物,還有認知的視域,天地之間的邊界。我們有沒有可能轉變甚至超越這些邊界的約束呢“?有趣的地方是,Gormley經常將這三件作品分置在不同的展覽樓層,觀眾一層層的往樓上走,作品重量會明顯的越來越輕並隨著地板震動而輕輕搖擺著。 
Gormley最壯觀的作品該數〈另一個奇異〉了。以人體作為一個空間的觀念延伸, 作品由一個複雜龐大的彈力繩網組成;中心部位是一個封閉多面體矩陣,682根繩索放射連接到建築物的牆壁上。 
站在大型扭曲矩陣面前人有如渺小的細胞崇拜著人體中的DNA長鏈。彈力繩索放射到畫廊的每個角落,緊緊拴住牆面卻又充滿彈性,矩陣中的能量似乎不停的在張力中跳躍著。從高處往下看,還能隱約在矩陣中看見一個仰躺的巨大人體敞徉其中。Gormley解釋他的主要概念是把這個整體看成是一個無限的空間而不是一個物體。作品與建築物連接,包容進空間及回歸到一百三十七億年前的宇宙大爆炸中時間與空間的本質。 
1997年,葛姆雷的裝置藝術〈別處〉,創作了100個複製自己的人體塑像,放置在德國Cuxhaven港口淺灘邊,人體有的挺立在沙灘上,有的三分之二身體被沒入海裡,順著地勢高低,潮起潮落,人體也忽隱忽現,對於將雕塑散佈在廣闊場所中,他說:“是你們攜帶著上一件雕塑的記憶,走到下一件那裡去,是你們把男人帶到女人面前,把女人帶到小孩面前“。觀者在沙灘上留下的足跡,也化作作品的一部份,這也是Antony Gormley一直要傳達的,我們每個人都是整個宇宙的一部份。 

圖片出處 / www.antonygormley.com , www.saatchigallery.com

tag / antony gormley art 藝術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跟著大雪山的孩子,做最自然的白日夢-專訪藝術家江鳳娌
Interview / 詹雅婷 Mimy;Photo / 採訪 4samantha、展區 teikoukei「做你的白日夢吧!」這句聽起來像是嘲諷的話,在藝術家江鳳娌的心裡,卻始終是充滿勇氣、不屈不撓的座右銘。從事廣告業十餘年,曾在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廣告公司裡工作,但打從心底,她渴望成為一位藝術家,「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但不能跟我爸說,我要當『藝術家』,他大概會把我的手剁掉吧(笑)。」選擇廣告這一條路,想顧及理想與麵包,既可發揮繪畫創意,又能填飽肚子,只是這樣的生活,還是離自己真正的渴望太過遙遠……。 做藝術家,圓自己的白日夢 一隻台灣黑熊剖開變成了梅花鹿,再劃開變成小女孩,再切開又是台灣獼猴,接著是兔子,再脫去外殼後變成螳螂,最終成為翩翩起舞的蝴蝶。超現實的奇幻劇情,來自於江鳳娌在實踐時尚與媒體研究所的畢業創作〈掙脫後的靈光〉,動畫奪得《Geisai Taiwan3》村上隆評審賞,評審很欣賞作品中的台灣元素,但對她而言,只不過是誠實地畫出自幼生活的一部分,這些動物都是她童年的好朋友,是活生生的鄰居,而非教科書裡的台灣特有種名稱而已。 掙脫後的靈光 The Spontaneous Moment after Struggl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