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聯名】米力 x 印花樂 — 畫在布上的生活風景

text / 多麼;photo / Anny、印花樂

將時間軸拉回到去年的秋末,在陽明山上的「大好青空」市集,身為市集台北場的主催-插畫家米力,和參與的攤位品牌印花樂,有著說好一起合作的念頭,經過半年的醞釀,擅於產出印花布的 in Blooom 印花樂,將米力筆下的溫柔質樸,印在柔軟的布料上,製成了親近生活的的布織品。作為聯名合作即將與大家見面的時刻,印花樂邀請許久未有公開活動的米力,在華山園區內 Fujin Tree Landmark 談談這次的合作與創作生活。
印花樂立足於大稻埕,米力也住在台北橋附近,兩方都對大稻埕這塊區域很是熟悉,自然而然成為共同創作的根源。和印花樂的合作,是米力主動提起的,「印花樂做過很多關於台灣的題材,大稻埕卻一直沒做過,不如就以這個為主題吧!」

米力最開始因插畫被大家所熟識,但這幾年鑽研工藝品、生活雜貨,笑稱自己是「器皿研究者」,還擁有一間實體店面「溫事」,販售著來自各地的民藝選物,器皿也因而成為米力最喜歡畫的題材。由米力所創作出的大稻埕印花,街道上的台灣生活道具當然不被錯過,鐮刀、竹編籃子、木製的紅龜粿模具,被收藏在插畫裡,而印花樂的設計總監 Ama 也分享大稻埕街邊小吃店傳來香味、中藥、大蒜,對這區域最直接的印象是嗅覺累積下的記憶。生活器具加上食物,成為米力勾勒大稻埕的主要元素。
Ama 收到米力傳來的草圖,除了以器物為題的圖樣,還有飄散在紙上黃澄澄的相思樹,「不是說好主題是大稻埕嗎?怎麼會有這個呢?」Ama 打趣著回想當時的情況。
米力在社群網路上的分享,器皿總是緊扣著植物,什麼樣的姿態搭配著適合的載物,一種渾然天成的存在,會畫出關於相思樹的插畫也就不奇怪了。「當時常去陽明山,總會看到兩株相思樹,我又很喜歡黃色,於是就畫出來了。」作為台灣原生種的相思樹,和原生於台灣、關懷土地的印花樂,有著不謀而合的氣息。
米力繼而談到學習花道這件事,偶然踏入,卻對於自己在如何選擇上有著影響力。「我所學的草月流,講求的是即時選擇的決斷力。」當面前有著一堆花材,要如何從中取捨,選擇自己想要的,推拉至生活或創作中,道理不變,剪下多餘的枝節,米力在溫事裡呈現工藝的生活美學 ; 在插畫裡描繪單純的生活累績,生活的態度,也自然成為創作的事。

除了談起與印花樂的合作,Ama 替好奇的大家詢問「創作路上的生活美學」,米力說了關於美學養成、收藏之癖的歷程,用故事帶我們回到他的兒時記憶。「小時候住在員林鄉下,在稻田間接收不到太多花俏的資訊,把吃完的美麗糖果紙壓平、路邊採集的枯葉、壓花,放在親戚給的,印刷精緻的餅乾盒裡。」分享收集日常裡的生活點滴,是米力從小到現在一直在做的事,小時候是一個餅乾盒、長大是一家店、或是畫筆中的世界,不管是哪個,都讓聽的人著迷不已。
平日晚上的華山,因為印花樂和米力的幽默對話,多了熱鬧、歡笑和很多的啟發,當有著相同溫暖頻率的他們一起合作,延伸出的是貼近生活,天天都會用的布織品。米力說人碰到一個完美的器皿是種緣分,不禁浪漫地聯想著:印花樂用布料裝載著描繪日常的記號,米力則為布料添上最溫柔的姿態。


米力X印花樂2017聯名印花系列限定展
時間:6/8—6/30
地點:Fujin Tree Landmark (華山1914文化創意產業園區內)

圖片出處 / in Blooom 印花樂

tag / in blooom 印花樂 米力 聯名 fujin tree landmark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跟著大雪山的孩子,做最自然的白日夢-專訪藝術家江鳳娌
Interview / 詹雅婷 Mimy;Photo / 採訪 4samantha、展區 teikoukei「做你的白日夢吧!」這句聽起來像是嘲諷的話,在藝術家江鳳娌的心裡,卻始終是充滿勇氣、不屈不撓的座右銘。從事廣告業十餘年,曾在許多人夢寐以求的廣告公司裡工作,但打從心底,她渴望成為一位藝術家,「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但不能跟我爸說,我要當『藝術家』,他大概會把我的手剁掉吧(笑)。」選擇廣告這一條路,想顧及理想與麵包,既可發揮繪畫創意,又能填飽肚子,只是這樣的生活,還是離自己真正的渴望太過遙遠……。 做藝術家,圓自己的白日夢 一隻台灣黑熊剖開變成了梅花鹿,再劃開變成小女孩,再切開又是台灣獼猴,接著是兔子,再脫去外殼後變成螳螂,最終成為翩翩起舞的蝴蝶。超現實的奇幻劇情,來自於江鳳娌在實踐時尚與媒體研究所的畢業創作〈掙脫後的靈光〉,動畫奪得《Geisai Taiwan3》村上隆評審賞,評審很欣賞作品中的台灣元素,但對她而言,只不過是誠實地畫出自幼生活的一部分,這些動物都是她童年的好朋友,是活生生的鄰居,而非教科書裡的台灣特有種名稱而已。 掙脫後的靈光 The Spontaneous Moment after Struggl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