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紙本】將身體解構重組的刊物《Bite me》

文 / 史比野塔

也許名字不是對雜誌來說最重要的事,但從刊名的確能看出整本雜誌的調性。第一眼看到《Bite me》,如此無畏又帶點挑釁意味確實引起我的注意。運用時尚元素、插畫及評論等,展示一個並非如此嚴肅、從有趣角度觀看的世界。而這介於無禮與幽默之間的拿捏,正是與刊名呼應的藝術。  

 《Bite me》是一本來自香港的獨立雜誌,由 Katrina Tran 及 Jason Schlabach 所創辦,每一期選擇一個身體部位作為主軸,並邀請藝術家、攝影師、設計師等人參與。如同在第一期裡提到,主題「屁股」是如此粗魯又笨拙,這樣子的調性也貫穿整份雜誌。至於選擇由「屁股」打頭陣,創辦人如此說著:「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然而卻受到太少關注。」這不正是絕佳的理由嗎?
因此在《Bite me》的第一期除了可以看到大量的屁股以不同形式登場外,相似的桃子外形也穿梭其中。人們總是笑謔的戲稱「屁眼」,而今屁股真的被畫上眼睛互相欣賞;還有人頭被插畫家擺置在兩腿之間,以及大量裸露的屁股影像依不同大小、數量堆置,成了另一種視覺體驗。
                                                                                                  《Bite me》vol.1 The BUTT Issue

第二期則以「頭髮」為主題,藝術家畫出由頭髮組成的蘋果和單字、攝影師拍下頂樓漂浮的長髮女子;各式顏色花樣的髮圈排滿一個跨頁,或是以頭髮覆蓋住臉,呈現陰鬱的氛圍。令人感到意外的是,即便有如此多樣不同的風格同時被放入雜誌中,也不會感到不和諧。
                                                                                          《Bite me》vol.2 The Issue with HAIR

經過將近一年的醞釀,第三期「大嘴巴」同樣帶來生猛的內容。封面設計上挖有鏤空的洞,頗有「大嘴巴」泄露秘密的意味。從實際生物嘴巴的拍攝,一直到圖像拼貼,還有以口紅畫上唇形印在女人的胸部上,讓「嘴巴」自基本意義到性別文化都有所涉及。而最新一期則以動作「抓」為主題,除了手以外,更聚焦在手部的特定動作上。不過要如何在靜態的平面雜誌上呈現如此動態,絕對是個考驗。或許反其道而行,不必是多麼複雜、帶有深刻意義的創作才能登上檯面?因此可以看到「抓」著海報的女子照片,以及拍攝「抓」著頭髮的樣子,都是最直接的「抓」。
                                                                                                         《Bite me》vol.3 big mouth
                                                                                                             《Bite me》vol.4 GRIPPED

也許有人會擔心,以身體部位為探討主題的雜誌有天會耗盡,不過《Bite me》的創辦人卻完全沒有這樣的顧慮。「當我們做完一輪身體的各個部位,代表我們將有所累積。因此能夠更容易的做出多樣複合的主題。」

圖片出處 / Bite me

tag / zine 紙本 刊物 design photograph 香港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採集日星月,走訪storerooms店主Eden的香港小宇宙
在聖誕節去了一趟香港,以為能享受燈火裡閃耀的歡愉,卻讓腳步和人潮推擠成疲倦,所幸還有一處唐樓裡的靜謐 — 標明著只販售美好的選物生活店 Storerooms。在香港這個大多印象以名牌為掛帥、潮流在此川流不息的地方,Storerooms 店主 Eden 帶著遺世的思想,卻用散盡美好來入世,從揀選 vintage 起家,進而開了設計選物店、製作衣服,還在近期闢了一處販售咖啡、舉辦展覽、創造快樂的空間,看似漸進地順理成章,不過都只是在採集著美好,循著「We sell beautiful things.」的理念在分享。 這次與 Eden 散步在香港喜歡的街區,聊了他自己以及如他分身一般的 Storerooms,他對標準答案所通往的途徑沒有興趣,就是班上那種最聰明、考試分數卻老是會被打手心的鬼靈精,早就跑遠在體制之外,無心去打破,以自己的喜好為使力點,在蒐集與揀選之間,擲出他所學習到的美好眼界,希望用事物來提醒人們注意到生命周遭的小細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