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活動推薦】你乖不乖?當然乖,嗯其實不太乖!

「在任何學校裏,最重要的是課程的思想政治方向,這完全由教學人員來決定。 」-- 列寧

教育是許多問題的答案,也是許多問題的根本,號稱是地表上最有趣教育展,也是台灣第一個教育理念交流的博覽會,首屆不太乖教育節於5/9、5/10連續兩天在華山東二館四連棟舉辦,以 Pop-Up School 快閃學校的概念策展,超過一百個主動投件而來的個人或團體,透過各種展覽形式呈現多元且創意的教育觀點
不太乖教育節策展團隊由《一日美術館》及前《簡單生活節》的策展人領軍,成員有設計師、老師、社運人、導演、藝術工作者等等。他們發現台灣竟然沒有一個提供教育觀點與內容交流的活動平台,因此決定鼓足勇氣創造一個“大家都會想參與的教育博覽會”,採開放徵件、免費參展與參觀,讓更多體制內外、具實驗精神的教育創意交互衝擊產生化學效應,催化大眾對未來教育的共識和想像。

首屆不太乖教育節募集了超過一百個參展攤位,自願報名參展的參與者包括非常努力顛覆並重新定義教育的老師、覺得自己比大人更懂教育的學生、很亂來的父母、天份被埋沒或忽視的年輕人,以及台灣各領域對教育議題有話想說的路人大眾! 
「教學的藝術不在於傳授本領,而在善於激勵喚醒和鼓舞。」-- 第斯多惠

以pop-up school為概念,主辦單位與所有參與者共同打造一個只存在兩天的快閃學校。
重點參展攤位有:以一支推動臉部平權影片在社群網站上受到大量關注的《陽光基金會》;《真人圖書館》邀請到先前台中一中創校百年來首位變性老師曾愷芯老師及熱血社運猛男公民教師黃益中,到不太乖教育節現場與大眾分享多元性別、學生公民教育的理念;由一群八年級生推動的《台灣第一本具有美感的教科書計畫》將帶到華山活動現場首次曝光;由知名數位創意廣告公司不來梅成員組成的《梅林鬍子實驗室》帶來結合創意、科技與童心的人臉辨識互動裝置Kiosk。
不太乖教育講座—各界獨特教育觀點交流的論壇

同時5/10在華山Legacy Taipei舉辦不太乖教育講堂,邀請到六位講者分享獨特不太乖教育哲學與生活經驗,248農學市集創辦人─楊儒門、拒絕馬雲與百度的網路創業家─林思吾、嘖嘖募資平台創辦人─徐震、暢銷書《寶爺.org》作者,FB粉絲信徒15萬人追隨的幽默老爸─寶爺(梁嘉銘)、不太乖教育節創辦人─蘇仰志、幼稚園裡有孔雀、蟒蛇、以關懷地方屢見於媒體與雜誌的幼稚園長─潘家宜,這保證是一場越聽越有精神的課堂,也是教育、知識交流的盛大派對! 

不太乖教育節有教無類全紀錄—透過群眾募資,讓改變教育成為全民運動在嘖嘖募資平台上架,希望募得資金將首屆不太乖教育節的展覽內容和講堂演講者的精采觀點集結成書,加入各界教育革新者的觀點,遞交給台灣1000位以上有影響力的教育人士,也與大眾分享。
這本不太乖教育節全紀錄不會是一本枯燥的“教科書”,而是一本設計好看、圖文豐富、絕對不會讓你睡著的“教育靈感參考書“。 希望透過此書,讓台灣多元有創意的教育形式與精神,可以影響更多的人,為「因材施教,有教無類」提供更多的可能。不太乖教育節團隊相信,當尊重差異、創造多元真正成為台灣教育的基礎,台灣會成為地球上更有趣的地方。支持這本書,讓你我一起成為改變教育的一份子! 

不太乖教育節FB粉絲專頁 https://www.facebook.com/feexpos
不太乖教育節官方網站 http://www.feexpos.com/

圖片出處 / 不太乖教育節官方網站

tag / feexpos 不太乖 教育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5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也談憂鬱症,韓國明星金楨勳的告白
高二春天時,我突然患了很嚴重的憂鬱症,只要張開眼睛就像置身地獄,必須忍受「自我變得模糊,存在本身變得毫無意義」的痛苦。雖然不清楚憂鬱症發病的原因,但我就如同一天比一天乾枯的樹葉般,心靈也跟著乾涸。  特別是在高二時,我第一次接觸到「物理」,並學習到力的概念、向量*(Vector)等。在那之前,我一直都是用直覺去理解、掌握並應用讀書的方法,但我卻無法用直覺去接受物理概念,甚至感受到自己的悲慘與挫折感。 然而,我只有在從朦朧之中睡醒之際,以及解數學題的時候,才會回到「正常的我」。 即便看著書也覺得毫無意義,上課時聽了老師所說的話也興趣缺缺,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有在解開數學題目時,我才會感到自己精神抖擻、充滿活力。因此,從那之後,我將自修時間都拿來解數學題,即使只是為了讓自己的心平靜下來。 可是,每當自修時間結束後,當我回家時或者不解數學題時,卻又反覆置身於如地獄般的分秒之中。 因此簡單來說,不解數學題的時候,就像進入了「地獄之房」,重新算數學時,則又從「地獄之房」走了出來……那是種令人覺得神奇的奇怪經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