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樹屋專訪】極簡風格中的細膩巧思 ── Noma Bar


「這是一場絕佳的『逃亡』,你可以去探索一種獨特的方式,詮釋自己。」
                         ── 小諸樹屋參展藝術家 Noma Bar

 
不會說英文的男孩,對於「語言」的新定義

一隻張牙的猛犬頭部剪影,仔細一看,嘴型是一隻凶狠的貓在叫囂;咖啡杯的握把是一個人形,杯口成了對話框的形狀,在簡單的剪影、符號、標誌中,展開各種有趣多重意義,這就是以色列出生、目前定居於英國倫敦的活躍藝術家 Noma Bar 其作品特色。Noma Bar,無論人與作品,都是需要、值得「定神一看」的存在。


5月23日,長野縣小諸市舉辦了一場一日限定的大自然藝術慶典「自然で楽しむアートフェス」,針對其中「樹屋計畫」的新作品「Birds Eye View」,haveAnice 取得了採訪機會,前往日本長野縣小諸市,與創作者 Noma Bar 暢談他從初闖江湖到最新作品的心路歷程與發想。

Noma Bar 從耶路薩冷的設計學校畢業後,前往英國倫敦發展,並於2012年以為作家 Don DeLilo 系列作品設計的極簡封面,獲得 D&AD 英國設計與藝術指導協會的黃鉛筆獎(Yellow Pencil award),被視為新世代的設計新星。

身處於輝煌的注目中,Noma Bar 初到倫敦時,其實並不順利。當時他英文不流利,試圖推廣自己的作品卻不被了解,於是他開始回歸基本面,畫自己的手、畫一些符號、剪影,漸漸地,他發展出自己的另一種「手語」 ── 用視覺式、圖像式的方式思考並進行創作,漸漸地符號和標誌成為他的字彙,故事從中湧現,讓他充滿衝勁。他的作品風格,並未蓄意使然,而是在困境中自然自然形成。
 

「但要維持『簡單』,是件困難的事」,Noma Bar 指出,若透過很多細節,當然可以很輕易地說一個故事,但要保持簡單,就很困難了,如果想要透過別的方式與一種媒介去把故事說長、說清楚,那「簡單」的背後,就得有更多複雜的事物運作。「這像是一個冒險,我得一直把故事說下去」,因此當有一個想法冒出頭,他便緊抓住,化身成工作狂,一天工作19小時也很正常。

筆者向 Noma Bar 提到,其實自己和他的經驗相似,初來到日本時,也苦於語言無法相通,只能藉由照片來傳達心情與想法。就像與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遇,Noma Bar 深有同感地進一步分享,他最後將這份不安與苦悶轉化成積極的動力,他說,「這是一場絕佳的『逃亡』,探索一種獨特的方式去詮釋自己」,這樣的驅動讓我們進步、進化。Noma Bar 說,如今他當然可以運用英文來創造,但他沒有感覺到其中「角色」的存在,於是他創造了屬於自己的語言,這樣的創作模式仍是他的主軸。

語言的轉換,往往會造成偏誤,Noma Bar 以2013年時,在南非前總統曼德拉的追思會中,美國總統歐巴馬的演說被手語翻譯曲解為例子。雖然當時被視為笑話來看,但這一來一回的播送,造成了多少誤會?又有多少人片面地被塞予訊息?值得思考。



「Things are the same, but not the same.」

問及 Noma Bar 創作動機為何,他皺了一下眉,因為他似乎沒想過這件事,他沉吟了一會,他談起了在他作品中看不太出來的詞語 ──「恐懼」。
Noma Bar 出生以色列,似乎總是煙硝不斷的國度,他說,提起動機,也許可以追溯到他的家族史、民族史,關於那場被納粹的屠殺,也許在追本溯源談論好幾個小時後,會找到一些蛛絲馬跡,但他在內心中隱隱感受到的,是一種必須生存下去的恐懼。生存、活著,就必須不斷思考,不斷製造東西。
動力,被恐懼驅使;靈感,起源生活周遭。Noma Bar 出道以來,持續創作不懈,但這對他來說似乎不是件辛苦的事。「我喜歡我每天的工作。我喜歡起床之後,就能開始尋找新事物、新靈感的感覺」,他說,每個人都有一雙眼睛、一個鼻子、一個嘴巴,但最後都拼湊成不同的長相,「Things are the same, but not the same. Nothing is the same」,就算反覆地畫同一個人,每次的畫像都會不一樣,「我們看著同一個東西,但其實也看見了不同的事物」,每個東西都能夠激發靈感,只要嘗試去想、去觀察。這也是為何他自認代表作是《Cut it out》。
 

《Cut it out》是一台巨大的狗型切割機,放進想要的素材,就能切割出各種 Noma Bar 所設計的模板造型。2011年時於英國倫敦舉辦的展覽「2D:3D」中,會場內即擺設了這台機器,讓來客使用,Noma Bar 說,每個人來到這,都可以製作屬於自己的東西,透過這次的交流,讓他想要做出更多一目了然的作品。

一目了然可說是 Noma Bar 的風格與堅持。他認為,別要求觀眾學習,觀眾只需要觀察,如果必須解讀很多,才能了解一件藝術品,那這件藝術品可能有很大的問題,因為不會有人永遠站在作品的旁邊,向觀眾一一解釋它的來由、歷史、背景資料。像是這次「Birds Eye View」的樹屋作品,觀眾只是前來,也許是在一個無人的冬季,他們看見一間樹屋,攀登而上,享受美景,當他們回頭發現樹屋形狀的巧思,他們會微笑;他們無須理解樹屋的歷史,樹屋坦然地坐在那,它有自己的故事,簡單明瞭,無須贅述便令人會心。 


從樹林間發想出的最新作品 ── Birds Eye View

那是一個靈光一現的早晨。
接獲日清集團的委託,製作安藤百福記念自然體驗活動指導者養成中心園區內的第七座樹屋的 Noma Bar,為了尋找靈感來到小諸市。他在森林間漫步,依循著他既有的創作步調 ── 觀察、體會,接著他和重合的兩片落葉相遇。

他拾起落葉,轉動,接著在某個福至心靈的角度,側面,他發現了鳥的形狀,腦子的一切開始轉動,背面,未重合的地方像是隧道一樣,正適合作為階梯。如獲至寶的他,回到工作室,彷彿要成為「落葉大師」一般,開始進行葉片的各種排列組合,在自然造物中,尋找最適切的形狀與角度,並且反覆模擬登上樹屋時,可以以怎樣的角度來眺望風景。
 

「當樹葉離開樹木時,他們也曾經在空中飛翔......」
考量形體、色澤、視角、在環境中所呈現的整體氛圍,不斷實驗再實驗,最後,Noma Bar 再度運用自己最擅長的極致簡化,兩片變成一枚,去除掉其他多餘的部分,讓樹屋更輕盈,在想像的世界中能更自在地翱翔。
 
 

haveAnice 取得藝術家大量設計原稿,從這一步一步的「演化」,瞥見了設計路程的繁複與細緻。點子起始於自然物,接著試圖在交雜的思緒與概念中理出頭緒,接著單純化,製作出無需太多細節也能令人會心的作品。Noma Bar 最後回歸基本面,將樹葉回歸樹葉,卻又在賦予雙重意義,側看是鳥,若以鳥的角度來俯視這座樹屋的話,卻又變回一片樹葉,讓可愛的鳥兒不至於覺得被「模仿」、被剝奪元祖地位,不喧賓奪主,與大自然繼續和平共處,看似大而化之的設計,仔細一想,那些被包裹住的細節,全都成了有趣而溫柔的存在。

Noma Bar 說,他試想著,當來到這的人們登上樹屋,他們可以眺望了美麗的景緻,感覺快樂,而他們走遠一點,再回頭望時,他們會突然驚覺,啊,原來樹屋本身就是一隻鳥,「這不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嗎?」

站在各種角度揣想,再把想傳達的意念簡化,保留有趣之處,這就是 Noma Bar 的特色。 


看見自己,也被別人看見 

過去,Noma Bar 多以圖像創作為主,雖然也有一些小型工藝品,但這回卻是製作大型樹屋,有何改變?Noma Bar歪著頭想了想,他認為,自己的想法一直都是 2D,他也試圖讓自己保持 2D 思維,平面設計到實務創作的轉換的技術不是重點,遇上問題就嘗試解決,尋找到一個觀點、一個想法才最重要,「就像你買一個手套,並不是要讓手去迎合手套的大小,而是你得找一個適合自己尺寸的手套。更進一步說,其實我更喜歡遇見問題,那讓我激發出更多創意。」

「我的作品不適用特定的語言,反而讓我可以很自然地和其他國家的人們『溝通』,我點開自己的 Facebook,來自世界各地的人告訴我,他們喜歡我的作品,即使他們不懂我說的話」。Noma Bar 保持單純的心境,持續在國際藝術圈間遊歷,和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合作;他說,這並不是他選擇去,而是別人邀請他前往。我做事,然後別人看見了,「我們可以說是在創造另一個世界共通的語言。」

他也認為,當你有了一定的能力,世界會邀請你踏出去,而他坦然接受這樣的挑戰,每次前往一個新的天地,也總能帶給他不同的養分,但他仍堅持的一項因素,創作與溝通不是單靠「語言」,而是透過作品中的符號、標誌來和他人溝通。

關於這次與日本的樹屋計畫,素描本上的每一條線,都化為實際,「我很開心每件事情都能成為可能」,Noma Ba r說,設計出樹屋後,他曾經對這件作品能否完成抱有疑慮,事實證明,日本的職人們使命必達。 


關於這次與日本的樹屋計畫,素描本上的每一條線,都化為實際,「我很開心每件事情都能成為可能」,Noma Bar 說,設計出樹屋後,他曾經對這件作品能否完成抱有疑慮,但事實證明,日本的職人們使命必達。他的亞洲經驗不算多,這次是第二次來到日本,他說,日本人非常安靜、優雅,對彼此抱有尊重,他認為日本人的身上有種特質,讓他們生活的細節變得更美好,英國有點過於忙碌,他十分享受在各種地方體驗與生活。

下一站,往哪走?Noma Bar 沒有特定的計畫,他的心目中沒有 dream job,他認為,只要持續做事,一件就會引領到另一件,也許回到自己的國土創作會是一件有趣的事,又或者去伊斯蘭國家,比如伊朗,即使綜觀歷史種種因素,可能會有些危險與敏感,但他試圖嘗試傳達更多、挑戰更多。

當採訪結束時,筆者向接待者說了一聲「大丈夫」,示意已經問完問題,這時 Noma Bar 重複了一次,說他以為我們說的是「die job」,說完這個有點可愛的冷笑話,他自己吃吃地笑了出來。
 
*This article especially thanks for the invitation of Agent Hamyak.

text/費雯麗

圖片出處 / Noma Bar , 費雯麗

tag / noma bar 極簡風 yellow pencil award cut it out birds eye view


「haveAnice」編輯部,請多指教啦!nice

have310nice give27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haveAnice編輯部'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展覽】兒時夢想成真 打造樹屋的7種觀點(下)
文_費雯麗延續上一篇,位在日本長野縣的小諸市「安藤百福記念自然體驗活動指導者養成中心」中四座精彩樹屋的介紹,最後三座也絕對讓人驚豔。一起抱著玩心來一探究竟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