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旅行】愛情漫遊-Paris, St Ouen

 每一次到一個地方,我盡可能的在時間內,到當地的跳蚤市場走走.
紐約,LA,英國,義大利,加拿大,澳洲,法國,日本,泰國...
我在腦中拼湊每一個市集的點滴...

那些人和人之間交錯的畫面,那些堅守在我內在並等待竄出的文字.
總是在市集之後,無形的蘊釀成一部部零碎的影片.

也許是某場冗長的會議,也許是幾場無話可說的飯局
在這種適合放空的場合,無聲的在腦中自我放映,
不被誰察覺出我這種有形卻又無形的不存在...

聖圖安(St Ouen)從巴黎市區搭四號地鐵,
到最後一站Porte de Clignancourt,
出了地鐵後,跟著人群走,
先是經過一大片露天的市集,然後再穿過高架橋,
到了Rosiers街口,
便會看見Villede st Ouen-MARCHE MICHELET的招牌,
然後,真正的神秘之旅,才是開始.
如果沒有錯,或許整個巴黎的故事,很久以前的過去或是現在都好,
就像是所有的商品之間,
都有靈性的在每一個世紀分手前各自訂下的某種約定.

也許是在不同時光由不同的擁有者,交易,出手,轉讓,迴流,
然後有默契的匯集於此進行簽到的儀式,
再跟隨不同的主人各自展開不同的故事,
像某種輪迴,像某種重生.
而我之所以著迷,是不是因為這樣的地方太容易說故事?
我想著,如果你問我要不要買些什麼.我也許會這樣回答你...
"我帶走了,它們就無法再回來了."
我是個情感氾濫者,所有和我有過思想或情感牽繫的,我都很難丟捨.
所以整個聖圖安,所有被放置在這裡的物件,
都那麼利落乾脆的等待重生
而,我的婦人之仁,於此相形之下實在可笑.
我們在每一個年紀所迷戀的物件,接連的串起我們完整的人生
某個時期,我專喜歡在跳蚤市場尋找老舊的玩具.
為了和誰之間的約定,相互較勁的在東京市集收集大大小小的玩具.

某個時期,我收集老舊的唱片,明明家中沒有播放器,
卻在紐約的Brooklyn Flea失魂一般的搬了一整疊黑膠唱片回來.
隨後在某一年的搬家打包中,被過份的媽媽偷偷的丟出家門...

而曾經瘋狂喜歡Teddy Bear的那些年,
在英國的Apple market喪失意志力的花了大錢,
抱了幾隻Teddy Bear回台北...
那些被我視為珍寶的收藏品,總在跟情人分手後成為被我遺留的孤兒.
我沒有力氣去拿回,也不願意讓Teddy成為聯繫的藉口,總是瀟灑的說:
" 它和你的愛情. 我   都   不   要   了. "

他後來對我說 : 妳總是該帶上一款能讓妳紀念這次旅程的東西回去.
我沒有回他我本來想好的話語.
他在說完這句之後,仍然一路上為我作紀錄,為我拍照.
很安靜的模樣.
我穿梭在聖圖安巷弄間,
曾經因為他的這句話想買下老舊的皮箱回台北.

只是一邊打量著皮箱的尺寸選擇,一邊開口詢問時...
老闆對我說 : "十分鐘前一位日本東京男客人全買下了..."

他為我失望的表情下了結論 :
所有天地間的相遇甚至於分開,錯過,都是上帝寫好的劇本.
他說,他和我之間的愛情,以及,皮箱和我之間,都是.
聖圖安內這家店內充滿詭譎的氛圍...
我端看著這些怪奇並不知所謂的陳列,也莫名其妙的著迷...
韓國彩妝品牌too cool for school的概念不知是否來自於它.
找不到真正歸屬的風格,
但是卻強烈的讓每一個人不由自主好奇進入店內端詳...

下午的聖圖安,飄起了毛毛細雨...
站在這樣的店內,往店外望出去,奇怪的陰冷感襲擊而來,
但竟然卻有股說不出來的完美氛圍...

我們互相笑鬧著這店的主人到底是哪一種概念設立這樣的店
但也卻一邊像挖寶一樣的發掘店中令人驚喜的陳列.
你說店裡和我散發出來的都是同一種氣息 : 矛盾並奇怪.
而我倒是承認店裡確實是有些詭異的氣息,
他到底是希望客人進來或是離開?
走在我們前方的一對父子將我們才逛過的那家水晶燈買了下來.
我們走在他們後方,感染著幸福感,
想像他們是將重新打造自己的家,或是將為未來的家裝扮.

一場又一場的故事終曲結束在巴黎的聖圖安.
而一批批尋找自己故事的人也都逐一將富有年代的商品帶走,
預備翻起下一頁的開端
我總是一次又一次的在聖圖安,忘記現在是何年何月...
並看見歷史與現今之間的相互穿越.

我始終確信,在聖圖安的某個神秘之處,有個蟲洞存在
這些充滿故事的物件,總是會秘密的先行於這個光點交錯的入口,
在我們不知道的瞬間,相互報到,
並將身上的情愛卸下,在蟲洞洞口重生.
迎接新的生活.

就像我們之間.
也是.

圖片出處 / CoCoJasmine

tag / paris st-ouen


have28nice give12nice nice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Cocojasmine's OTHER ARTICLES

Other Articles

喝茶的國家產高水準的咖啡豆 - araku
想到印度的飲食文化,不外乎是咖哩、烤餅、拉茶等,在台灣也能常見的印度菜,其實印度可是盛產咖啡豆的國家,全國大約有二十五萬人種植這種經濟產物,咖啡適合生長在溫暖的環境,南北迴歸線間稱為咖啡帶 (coffee zone),但怕高溫破壞豆子特性,故多半種植在高海拔區,印度咖啡豆主要產區則是南部山區,雖然雨量較為不足,但設有灌溉設備同樣能產出中高水準的咖啡豆,喜歡喝單品咖啡的愛好者可能知道印度有支特別的豆子「季風馬拉巴 (Monsooned Malabar)」,豆子酸度低含有稻香味,而這支豆子則是刻意經過日曬後而得,在過去交通不便利時,要將印度的豆子載到咖啡飲食文化的歐洲,需要乘船好幾個月,途中海上濕度高、海風大,到歐洲時的豆子體積又大顏色又黃,但也因此獲得不同的口味,現今交通便利減少運送時間,人們只能想其他法子以人造的方式代替自然,咖啡農將豆子平曬在特製的屋子裏,夏天從阿拉伯海岸吹來的季風濕度很高,僅需七周耙個幾次就可裝袋,節省了不少時間就能達到搭船四個月的風漬效果。
×